第185章 金灿灿的秘密酒窖

    霍驰手中端着突击步枪,小心地跟在肖健身后,他望着早就被各种建筑碎块和黄沙遮盖的道路,感觉这废墟真的比鬼城还要破败。

    “等一下,我看看啊,d,之前做的标记都哪去了?”肖健趴在旁边的各种建筑物上寻找,然后又仔细回忆。

    “应该是这边。”肖健绕到了移动已经几乎要倒塌的楼后面,指着一个前面道:“就是这了。”

    黄沙已经将大楼入口处完全堵上了,玻璃幕墙散落一地,沙子甚至进入了大厅。霍驰他们钻入废墟,躲开黄沙,终于来到了一处向下的扶梯前。

    扶梯早就坏了,上面的阶梯已经断裂,霍驰和肖健不得不手脚并用地慢慢爬下去。

    “我靠!”肖健的手戴着手套,却仍旧被一小段钢筋戳到了,他看了看手掌,发现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

    下到地下一层,由于有地上一层的遮挡,这里的黄沙稍少。霍驰这才发现,这地方以前应该是个购物中心,装饰风格很现代,这和现在他见到的城市很不一样,反倒和他原来的世界十分相似呢。

    原本琳琅满目的橱窗早就破裂,货架上几乎空无一物,看来这地方早就被洗劫一空了,这里真的能有酒吗?霍驰有些怀疑。

    “别发呆啦,来这边。”肖健走到了一处已经有些变形的防火门前:“这下面就是酒窖。”

    矮个子说着便努力地从变形的防火门之间钻了过去,霍驰连忙跟了上去,钻过去之后,眼前便是一片漆黑。

    “啪!”肖健打开了手电筒,在走廊里走了一小段,然后道:“找到了,哈哈!这地方早就被搬空了,偏偏剩下了酒。”

    霍驰赶了过去,这才发现,这地方原本是个厕所。侧面的墙上破了一个大洞,肖健小心地钻了进去。

    跟上肖健,他们二人在管道井里走了走了一小会,霍驰发现不远处有些反光。

    “那是?”霍驰有些惊讶,在这满是生锈铁管的地方是什么在反光?

    “咱们到啦。”肖健弯下腰举起了一个瓶子,霍驰这才发现,在这个几乎封闭没有空气流通的地方,竟然放着几十箱酒!

    酒瓶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刚才反光的就是这些酒,若是没有灰尘,反光可能更明显呢。

    “肖哥,这地方也太隐蔽了吧?你们是怎么发现的?”霍驰望着手中的葡萄酒,借着手电筒的光芒,霍驰发现手里这酒足有200年的历史了,这么古老的葡萄酒已经没什么喝的意义了。

    “还不是被魔物追赶进来的,那瓶别拿,我上次带了几瓶,里面都是沉淀物,一点酒味没有别提多难喝了。”肖健的话印证了霍驰的猜测。

    他放下了葡萄酒,在这里仔细翻看,又发现了不少的高度数的威士忌和龙舌兰。

    这两种酒的度数较高,只要不开封一般能放置很多年的,霍驰一样拿了几瓶,扔进了背包。

    “嗯?”霍驰突然发现几瓶没有标签的不透明酒瓶子,他有些好奇便问道:“肖哥,这里面是什么?”

    “不知道,我看没有任何标签说明,没敢拿。”肖健也在自己包里塞了好几瓶酒。

    “那我打开看看啊。”霍驰将瓶封撕开,旋转瓶塞用力拔了下来,一股悠长醇香的淡淡酒味传来,这味道,和原来世界的茅x酒何其相似!

    霍驰二话不说,将这些没有标签的酒全都装进了背包,这样一来,他们也拿不动什么。

    “肖哥,我装不下了。”霍驰真想将这里的酒都带走,可是营地还有两个雇佣兵呢,让他们发现了这个秘密,这些酒就保不住了。

    “走吧,以后有机会再来拿,反正这地方除了雪豹队没人知道。”肖健站起身,将背包重新背上了。

    好吧,反正这地方没有阳光,温度恒定,那些葡萄酒可能不行,但是烈酒却还能再放很久,想到这里,霍驰便跟着肖健准备出去了。

    咔嚓

    咔嚓,声音再次传来。

    霍驰一把拉住了肖健。

    “怎么啦?”肖健不明白霍驰要做什么。

    “嘘!有动静!”霍驰感到身后有奇怪的声音细细碎碎地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近了。

    望着漆黑一片的通道霍驰低声问道:“那边通向那里?”

    肖健道:“那边已经塌陷了,是一条死路。”

    “奇怪了!”霍驰正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了,却突然看到远处的通道里隐约有些什么东西过来了,在它们的上方飘过好几行亮字:黄金甲虫!

    “是黄金甲虫!肖哥,快跑!”霍驰终于知道那边是什么了,他和肖健拔腿便跑。他们穿过通道、挤过防火门、爬到了一层。然而他们身后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了。

    霍驰一边和肖健向楼外跑,一边回头观看,这一看不要紧,霍驰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至少几百只的黄金甲虫跟着。

    这些甲虫个头都有狗大,浑身金灿灿的,它们聚集在一起迅速地向霍驰他们移动而来。

    眼看虫子越来越近,肖健大声喊着,他从腰间摸出了手雷道:“小心!”

    手雷扔进了虫群,一下子炸开了,肖健和霍驰扑倒在地,尘埃落定他俩回头一看,虫子们被炸开后又开始聚集。

    “跑!”肖健知道他们两人没法对付这么多的虫子,便只得和霍驰继续向营地跑去。

    霍驰心疼地看着手雷的炸开的地方,那正好是他们进出那栋危楼的唯一通道,现在通道完全堵上了,要想再进入那个珍贵的酒窖恐怕难度大大增加了。

    傅泽他们听到了爆炸声,立即拿着枪向声音的方向跑来,正好迎面看到霍驰和肖健,自然也看到了那一大群金灿灿的甲虫。

    “霍驰,他们的弱点是什么?”傅泽大声喊着。

    “柔软的腹部!”霍驰喊道。

    傅泽闻言无奈地笑了,这算什么弱点?如果是一只两只也就罢了,偏偏有那么多,甲虫都是贴着地面爬行的,肚子轻易露不出来不出来。

    “来这个边!”傅泽喊道,他们跑到了一处天然的壕沟边,肖健又扔出去了几个手雷。

    伴随着手雷的爆炸,甲虫们前进的速度减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