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奇异的交涉

    霍驰疯了一般玩命地砸着头狼,终于,这只头狼被霍驰干趴下了,霍驰在一分钟内也不知挥了多少拳,这只沙狼的双眼已经被他砸得睁不开了。

    头狼发出败犬的声音,企图逃窜,霍驰哪里肯让它走。砸核桃一级即将消失,他干脆将突击步枪从狼嘴里抽了出来,又玩命地刺向沙狼。

    “嗷呜”沙狼连连后退,那两个跟进来的沙狼见头狼居然退却了,它们互相看了一眼,突然长啸一声向霍驰袭来。

    “霍驰!”苏青青正好看到两狼扑向霍驰的恐怖场景,她再也顾不上防御前面的沙狼了,这姑娘直接转身,拿起狙击枪对着其中一只狼连开数枪。

    狙击枪强大的力量令那只狼连退好几步,霍驰获得了一定的喘息,他的超级匕首也不是吃素的!

    就在屋里形势变得略有些缓和的时候,苏青青刚想转身继续射击窗外的魔物,却被窜上来的沙狼扑倒在地。

    沙狼的大口伸向了她的脖子,苏青青用尽全力将狙击枪举起抵挡沙狼。

    “青青!”霍驰见状就地一滚想要帮助她,却被旁边的沙狼狠狠地拍了一爪子,鲜血立即从他身后飞扬而起。

    傅泽、秦朗和肖健想要过来支援,但是在他们面前,许许多多的沙狼已经涌了上来,这个小小的加油站已经完全被沙狼占据了!

    “青青!”霍驰忍着背后的疼痛向苏青青爬去。

    “别过来!”苏青青吃力地举着狙击枪,沙狼的血盆大口就在眼前,这个姑娘虽然快精疲力竭了却并没有放弃。

    “兄弟们!拼了!”肖健绝望地拿出了手雷。

    “杀啊!”秦朗抱着一直沙狼玩命地掐着它的脖子。

    傅泽手里举着工兵铲,使劲地抵着一只沙狼,他无奈地看着角落里的两个少年:“对不住了,我们的任务没能完成!”

    “霍驰。”阿布突然发声道:“我的能量尚未恢复到之前的水平,但是我还是能救下你的。”

    霍驰没有回答,全队已经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候,他现在突然逃跑,就算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阿布见霍驰不吭声,头脑里全是如何突围,便不再作声。

    雪豹队眼看就要全都进了狼腹,傅泽却突然瞪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小亚人伊本。

    伊本见沙狼数量太多以至于屋子里的人快要抵挡不住了,他突然松开了杨乐站起身来。

    伊本深吸了一口气,他的两眼渐渐地放出红光来,伊本本来就是犬型的亚人,他的头颅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小狗样子,现在他却两眼冒着红光,看起来有些骇人。

    在伊本两眼放红光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沙狼都停止了进一步的攻击,它们用幽绿色的眸子直视着伊本,发出了呜呜声。

    “请你们停手!不要再攻击他们了!”伊本缓慢而又有力的说道。

    那只两眼几乎被霍驰打爆的沙狼,此时终于能看清楚屋子里的情景了,它呜呜的叫了几声,那几只刚才攻击雪豹队的沙狼立即回到了它的身边。

    “很好,请停手。”伊本向前走了一步,两眼红光骇人。

    霍驰望着伊本,突然间想起了金队长,那个魔用会的家伙不也是如此的吗,难道眼中能冒出红光的亚人可以和魔物交流?

    “嗷呜”头狼再次发出了嚎叫。

    伊本却摇了摇头:“他们虽然是可恶的人类,但是,他们也是救我的恩人,你们若是执意不退,我只能强行让你们走了!”小亚人眼中的红光更甚。

    见他步步紧逼,头狼的两只耳朵都背在了后面,它似乎十分恐惧,又十分为难。

    “你们走不走?!”伊本伸手指向了头狼,红色的眼眸像是快要冒出火光一般。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头狼低下了头低吟了一声,它转身走向了窗口,回望了伊本一眼,纵身向外跳去。其他狼见状,也跟着跳了出去。

    群狼如潮水般褪去,逐渐消失不见了。寂静的沙漠中,只留下了废弃加油站里的众人。

    伊本眼中的红光渐渐退去,他突然脚下不稳跌坐在了地上。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霍驰冲了过去,蹲下身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伊本勉强睁开眼睛,却看到苏青青将一杯清水递了过来。

    “喝吧。”苏青青杯子放在了他嘴边。

    “嗯。”伊本接过杯子,慢慢地喝了起来。

    “你!你是那种亚人!你不能跟着我们了!”那雇佣兵却突然跳了起来。

    “嘘!别叫!”秦朗皱着眉蹲在那被咬伤了雇佣兵身边,他手里拿着急救包,小心地处理着这个壮汉的脖子:“还好气管没事,你可是保住了一条命啊。”

    雇佣兵狠狠地瞪了伊本一眼,来到那人身边,帮助秦朗一起包扎他队友的伤口。

    苏青青却立即想起了霍驰的伤势来:“霍驰,我给你看看你后背。”

    “哦,应该没什么事,我觉得不那么疼了。”霍驰有自愈1的系统加持,伤口的血已经基本不流了。他怕苏青青看出什么异样来,因此侧过身不想让她看。

    “别动!”苏青青一把拉住了霍驰,脸上略带愠怒:“受伤还乱动,快给我看看!”

    苏青青说得坚决,霍驰无奈,只得不动了。苏青青有些害怕地拉开霍驰的军服,用手电筒照亮了伤口,然后松了一口气道:“真是吓死我了,刚才看你留那么多血还以为受伤多严重呢。”

    “我看看。”秦朗处理了重伤员,赶紧走到了霍驰背后。

    他仔细看了看后从急救包里拿出一瓶碘酒道:“伤口还是有点深的,为了防止你感染,我给你消毒一下,会有点疼啊。”他说着用棉签蘸着碘酒给霍驰涂抹了起来。

    呵呵!根本不是有点疼好不好?霍驰感觉秦朗的棉签所过之处都好似刀割,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只好忍着了。

    “哈哈!让你刚才不让我救你。”阿布突然幸灾乐祸地说道:“看看,受伤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