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不必失望

    下午的时候,大家都回到了营地,那女子情况好转,也不需要日夜看护了,苏青青和傅泽可以回来好好休息了。

    但是雪豹队的众人却都陷入了另一种失望的情绪中,本来以为找到了苏青玉,结果却再次不知所踪。

    队长傅泽已经在联合军部更新了寻人任务,可是为什么苏青玉的军牌会在那女子身上呢?众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真是太奇怪了,明明咱们一路跟着青玉,怎么她会出现在哨岗那边,从咱们这里去哨岗速度快也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到啊。”傅泽站起身来,拿出地图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也不尽然,别忘记邻国伯拜占可是有军用机场的,如果能买到机票,那就能大大缩短进入哨岗的时间。”秦朗用手在地图上一指。

    肖健却摇头道:“那机票有钱都买不到,更何况坐飞机去哨岗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市,越靠近那边,天空中的魔物就越多,稍有不慎就是机毁人亡。”

    “是啊,姐姐不可能坐飞机去的,我觉得这事真的好蹊跷。”苏青青表示赞同。

    众人在一起讨论,唯有霍驰在一边插不上话只好作壁上观,就在这时候,傅泽又道:“唉!按说青玉应该还在这里,或者前往了边境才对,要是能再找到那辆香料车就好了。”

    霍驰闻言却是心中一动,他之前和肖健在亚新的市场买食材的时候,看到了某些街道的角落里竟然有摄像头。

    “队长,我倒是有个想法。”霍驰小声说道。

    傅泽抬起头望着这个炊事兵道:“你说说看。”

    “我刚才发现亚新市内有不少摄像头,如果这些摄像头都管用的话,咱们去看看录像应该就能知道香料车是不是还在亚新了。”霍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来。

    “对呀!我真是急糊涂了!”傅泽一拍大腿:“亚新因为是哈克的粮食主产区,一直是最高戒备等级,这地方的摄像头全都是能用的。”

    “可是城防军不一定会让咱们看录像。”秦朗有些担心。

    “去试试看,咱们虽然只是半职业的编制,他们也应该能通融一下的吧?”傅泽现在像是抓到饿了救命稻草一般,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去趟联合军部,让陈越中校给咱们开个证明吧。”秦朗道。

    “联合军部和城防军关系其实很一般,其实咱们自己去也一样,这样吧,咱们先去看看,不行再麻烦你那位朋友吧。”傅泽不想给秦朗添麻烦。

    秦朗思考了一下点头道:“好吧。”

    有了新的主意,雪豹队集体出动,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位于内城的城防军办公室。

    霍驰跟着大家下了车,抬眼一看,面前的城防军驻地看起来气氛森严,完全不同于其他城市的城防军。

    这里的士兵不但装备更精良,执勤士兵的数量也是其他城市的数倍,办公室外墙上还放着两层铁丝网,看来这里还真是被哈克格外重视。

    “站住!请说明来意。”雪豹队刚刚靠近大门,这里的士兵便直接将手中的突击步枪对准了他们。

    “我们是华夏探险队的,想求见城防军负责监控的负责人。”傅泽连忙说道。

    “监控?你稍等一下。”那士兵闻言向岗亭里走去,他打了一个电话后又走了出来。

    “我们能进去了吗?”傅泽见那士兵表情严肃,心里有些打鼓。

    就在这时候,霍驰突然听到身后也传来了一身急促的脚步声,他连忙回头一看,十多个城防军士兵拿着枪对准了他们。

    “你们要干什么?”秦朗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老实点,把手放在我们能看见的地方!”那哨兵严厉地说道。

    雪豹队被十多把枪对着,他们只能举起了手,几个士兵上来道:“把武器都交出来!”

    “又要举起手,又要拿枪,这动作到底该怎么做?”肖健不仅抱怨起来,但还是不得不把武器全都交了出来。

    “走!”士兵拿枪向里面一指。

    雪豹队只能跟着他们走了进去,到门口又被搜了一遍身,幸好这些城防军总算是有所顾忌,专门叫了个女兵给苏青青搜身,不然霍驰真想咬死他们。

    “没关系的。”苏青青看出了霍驰的情绪,冲他微笑了一下。

    “进去!”还没等霍驰冲苏青青笑回去,他就被推进了一个小房间,其他人也是如此,雪豹队一共五人,都分别被关进了城防军的禁闭室!

    禁闭室没有窗户,四周都是混凝土的灰墙,在霍驰的头顶上方,有一个被钢筋牢牢悍住的吸顶灯,明亮而又刺眼。

    屋子里只有一个马桶,此外便什么都没有了。霍驰站在这个窄小的房间里,发现连躺下来的地方都没有。

    站了一会,霍驰听到了肖健的喊声:“你们搞什么鬼!我们是探险队的注册队员!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安静点!”有人严厉地呵斥,同时还用某种硬物敲击着禁闭室的大铁门。

    肖健的声音消失了,秦朗的声音却传来:“我们真的是探险队的注册队员,你们可以用我们的编号去查一下,联合军部的陈越中校可以为我们作保。”

    “陈越?你不知道他刚刚遇刺了吗?”一个男子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遇刺了?我前几天还刚和他见过面,怎么会遇刺的?”秦朗难以置信,觉得这个人在诈他。

    “就在一小时前,有目击证人说,袭击者正是穿着华夏探险军服的某个小队,在第二层围墙的地方行刺的,他们描述袭击者的样子,我看倒是和你们很吻合。”那男子道。

    “中校他真的遇刺了?”秦朗只感觉有些头晕目眩起来,不会吧?怎么可能啊?他身手那么好,怎么会在城内被人刺杀?

    秦朗越想越感到不对劲,陈越这个人人缘好是出了名的,根本就没有仇家啊,谁会刺杀他呢?

    “中校他怎么样了?”秦朗询问道。

    “现在还在抢救呢,你们就祈祷他不要死了吧。”男子说完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