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并不是嘴硬

    “他的嘴很硬,一晚上什么都没招。我们碍于他的身份,又不敢用别的手段,还真是不好办。”拉赫曼望着嫌犯说道。

    雪豹队的众人望着对面的那名青年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让他开口,他们是探险队的人,又不是审讯官。

    不过,秦朗还是好奇此人的身份,便询问道:“将军,他的身份方便告知吗?”

    “他是伯拜占在亚新非官方的商务使团副团长,上周刚刚抵达亚新,入城时我们对伯拜占的人都取了指纹,昨天狙击枪上的指纹比对结果,竟然是他。”拉赫曼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他在事发当日的有不在场证明吗?”秦朗问道。

    “没有,据说他身体不适,一直没出房门。但也正因为如此,一天都没人见到他,所以他实在是脱不开干系。”拉赫曼道。

    “那就是他了呗。”肖健道:“又有指纹,又没有不在场证明。”

    “问题是,据熟悉他的人说,他的枪法奇差,根本不可能击中目标。”拉赫曼又道:“难道,伯拜占想利用他被关押来做开战的理由?”

    “不过,他自己交代,曾经和人搏斗过,当时有两个蒙面人袭击他,其中一个人拿着狙击枪,他奋力反抗,可能是在那时候留下了指纹。”拉赫曼道

    “这么巧就是那把枪吗?”傅泽觉得这事怎么听怎么蹊跷。

    “说的就是啊,所以他的嫌疑很大,只是万一确定是他袭击了陈越,哈克恐怕要碍于面子与伯拜占交涉。可是伯拜占一直对哈克态度傲慢,这样下去,战争似乎是难以避免了。”

    拉赫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真不希望是他啊,哪怕再给我点其他的嫌疑人也好啊。”

    霍驰闻言,猛然想起了在屋顶发现的红毛,便小心地拉了拉队长,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一撮红毛来。

    傅泽看在眼里,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点了点头同意了。

    霍驰便走到拉赫曼身边道:“将军,我昨天在屋顶看到了这个,当时忘记给你们了。”他递出了那团绒毛。

    拉赫曼接过红毛,只觉得灵光乍现,他并没有责怪霍驰,只是询问道:“是在狙击枪附近发现的吗?”

    霍驰道:“屋檐边缘发现的。”

    “嗯。”拉赫曼若有所思:“我知道了,好了,你们先去找陈越,那些人应该不会阻拦,下午过来拿通行证。”

    将军下了逐客令,大家便识趣的离开了。到了中心医院,守卫果然未阻拦他们。霍驰进了病房,发现那扇破碎的玻璃已经安装上了新的,他们动作还挺快。

    秦朗上前,将魔境的事说了一番,只不过小心地隐去了苏青玉的事。

    陈越思考良久道:“这个消息过于奇怪了,你们只是道听途说,就要去魔境冒险,我觉得实在是太鲁莽了。”

    “不能说是道听途说,真实性很高,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去看一下。不过,我也希望探险军部能多派出一些人,如果能让军方也行动起来就更好了。”秦朗道。

    陈越不置可否:“我试试吧,这事没有根据,很难让他们信服,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些人。”

    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其他人又道:“你们的装备还是探险队的标准配置吗?”

    “嗯,不过我们还有几把突击步枪。”秦朗如实回答。

    “这样吧,我有一万多积分,反正也用不掉,你们拿去换点好一些的装备。”陈越对一个卫兵招了招手:“你带他们去联合军部领物资去。”

    “是!”卫兵一个立正。

    “多加小心啊。”陈越担忧的望着秦朗,却没有再劝阻,他知道这个探险队员有多固执,只能暗自祈祷他平安归来。

    “谢谢你,我会的。”秦朗站起身来,向陈越行了个军礼,便和其他人一起跟着卫兵走出了们。

    陈越叹了一口气,这个老朋友真是变了,以前他做事谨慎,很少涉足险境,现在居然主动去魔境那种地方,真是不可思议。

    很快,雪豹队的众人驱车到了探险军部。在军需官处反复思索后,傅泽将目前的普通光学瞄准镜换成了红点瞄准镜,又换了两幅夜视镜和五个防毒面具,再加上肩扛式火箭炮及五枚炮弹。

    “积分不够了。。。”傅泽发现陈越将军给的一万多积分,分分钟就没了,不得不又使用了雪豹队的积分,这才将装备提升了一个台阶。

    现在除了肖健有手雷外,其他人也装备了几枚。傅泽又忍痛换了一挺重机枪,打算安在圆冰008上,外加两把微冲,现在的雪豹队武力值上升了一个台阶,只是积分就寥寥无几了。

    就在雪豹队兑换装备的同时,拉赫曼将军派出的全城搜查队敲响了一户普通人家的大门:“开门!开门!例行检查!”

    隔了一会时间,大门才打开,一位女性的狐型亚人探出了头来。这位女性亚人是人型亚人,相貌姣好可人,一对火红的耳朵立在头顶,真是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快让开!”士兵嘴上语气不善,动作却轻了些,他推开房门和另外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她浅浅地一笑:“抱歉啊,军爷,刚才没听见呢。”

    士兵见她十分配合,便也没再说什么,现在这些士兵全城大搜查,已经快一天一夜没睡觉了,还真没时间和她调侃。

    屋子里陈设十分简单,一共三间房子,他们来回仔细搜查只发现了一个狐型小女孩,既然没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他们便准备离开了。

    “砰砰。”一个士兵停了下来,突然觉得地面声音有些异样,他弯下腰仔细查看,发现木地板似乎有些缝隙。

    “哎!你过来,看看这。”他站起身来让另一个人仔细查看,那士兵摘下手套,伸手去拨弄地面。

    他来回按压,木地板竟然翘起了一条边来!士兵将这块地板掀起,伸头向下一看,发现下面竟然是个黑洞洞的地下室。

    “这底下是什么?”士兵立即询问道。

    狐型亚人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下面,只是储藏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