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麻痹的乐园

    苏青青觉得这地方总是令人毛骨悚然,她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

    “恐怖是对的,这地方早就成了魔物的乐园了。”肖健拿出了手枪道:“经过这地方要多加小心,障碍物太多了,视野不好,特容易被魔物盯上还察觉不出来。”

    冷面男秦朗掏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翻看了一会道:“目前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是从鬼屋那边绕过去,然后从摩天轮下穿过。”

    霍驰这才发信,原来他的笔记本除了记录怎么烹饪魔物外,还记录了这些有用的东西。

    队长傅泽低声道:“进入戒备状态,子弹上膛。咱们动静小一些,最好不要惊动这里的魔物。”

    大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霍驰边走边注意着乐园里的各种游乐设施,在这些生锈破败的设施后面,似乎总有什么在盯着自己,还真是有种莫名的恐怖感。

    众人刚刚绕过鬼屋,就在这时候,傅泽突然举起了拳头,这是让大家立即原地不动的信号。

    “前面似乎有几个人躺在地上。”他紧张地说道:“生死未知,身份不明,大家小心。”

    秦朗点点头道:“嗯,曾经有探险队在这里被亚人族强盗袭击,他们躺在地上或许是为了麻痹咱们。”

    霍驰现在眼神好,他仔细一看,却差点乐出声来,他低声道:“队长,我觉得躺在地上那几位,是咱们的老熟人。”

    傅泽闻言拿出望远镜仔细一看,却也是哭笑不得:“居然是猛虎队的几位,咱们还是小心些,走,希望他们还活着。”

    苏青青低声道:“安浩他们装备比咱们好太多了,怎么躺这了?”她有些迷惑不解,乐园虽然危险,但是正规的探险队在这地方只要小心谨慎就不会有事。安浩的猛虎队可是花大价钱武装起来的,与基本都是制式装备的雪豹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们都躺在那了,自己还是多加小心才好,没准乐园里有了特别的魔物呢。

    安浩的猛虎队有六位成员,除了从小就接受训练的混血儿安浩,其他人也都是特种兵出身,身手还是很厉害的。

    傅泽小心地蹲下身,用手探了探安浩的鼻息,然后又试了试其他人的,他送了一口气道:“都还活着,虽然气息微弱,但是暂时没有问题。”

    “我觉得没法开口说话的安浩,看起来还是挺英俊的。”苏青青见这几位还活着便忍不住道:“队长,你能看出他们是怎么倒在这里的吗?”

    傅泽摇了摇头道:“暂时看不出来,秦朗,你检查一下。”

    秦朗是雪豹队的军师兼队医,他有一定的外科知识。他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这几位躺在地上呼吸均匀,表情安详,似乎只是睡着了,可是他们却醒不过来,真是很蹊跷。

    秦朗细细地检查着安浩,很快发现了奇怪的地方,在这个英俊的混血男子的手臂上,有两个小洞,似乎是某种生物的齿痕。再翻看其他人,也都在不同的部位发现了类似的小洞。

    “队长你看这里,他们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咬了。”秦朗指着那两个小洞说道。

    傅泽一看,皱着眉道:“这可比较麻烦了,咱们距离r市还有大半天的路程,等咱们到军部求援,军部再派人来救他们,一来一去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把他们扔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如果能知道是什么咬了他们就好了。”秦朗站起身来道:“看他们的情况,像是中毒,如果知道魔物种类,或许还能用我带的血清救他们。”

    “你们看,他们带着卫星电话呢。”肖健在大块头的手中拿出了一部黑色的电话来。

    “看看能不能用?”傅泽连忙道。

    肖健摆弄了半天电话,摇了摇头道:“唉,也不行,自打十几年前大多数卫星失去联系后,卫星电话也不靠谱了,看他们的样子,估计是想用卫星电话求援来着。”

    冷面男秦朗敲了敲额头道:“倒在这地方真麻烦!队长,如果咱们想救他们,只能退出乐园,等待一天,看看能不能遇到其他探险队。”

    傅泽无奈道:“只能如此了。走,咱们退出去。”

    探险队的行程虽然不是固定的,但是军部给补给却是按天来的,在路途中每耽误一天,就意味之后探险更充满不确定性。

    好在雪豹队目前仍旧在人类的居住地中,遇到其他探险队的可能性很高,队长傅泽不忍心扔下安浩他们,便只能回到大路上等待其他探险队经过了。

    “沙沙”、“沙沙”。一种细碎的声音传入霍驰的耳际,他的听觉已经被系统略微强化过,因此这种令人难以察觉的声音,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大家小心,有什么东西过来了!”随着这些声音越来越近,霍驰心中警铃大作,这声音并不是四周那些破旧设施被风吹动的声音,绝对不正常!

    “什么。。。”傅泽话音未落,却被一条雪白的丝线捆住了握枪的右手,他使劲一拽,却发手被牢牢地捆住无法发力。

    “小心!是猎魔蛛!”霍驰终于看见了声音的主人,几只足有犬类大小的绿色蜘蛛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蜘蛛的上方一行亮字显示出了它们的品种。

    这几只蜘蛛都长着细长的獠牙,霍驰心中了然,地上躺的这几位肯定是被这些几个蜘蛛咬的,怪不得他们陷入沉睡,根本就是被猎魔蛛毒牙咬了之后,陷入了深度的麻痹。

    霍驰想到这里,赶紧伸手摸出了之前在河边收集的解除麻痹草药,他塞了一根到嘴里然后道:“大家每人来一根,提前吃上,省的被麻痹了啊。”

    苏青青最是信得过霍驰,她距离霍驰近,直接握着霍驰的手,朱唇轻启,从他手中咬下了一根。

    霍驰只觉得苏青青的嘴唇碰到了自己的手,温热柔软,不由得心神一荡。不过大敌当前,他还是知道轻重的,立即将剩下的草药分给了其他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