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队长傅泽的小算盘

    “这些花瓣好香啊,霍驰,你要我收集这些,难道是要拿它们做点什么?”

    霍驰故作神秘地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嘿嘿。”

    “现在就告诉我嘛!”苏青青见霍驰卖起了关子,更加好奇了。

    霍驰道:“嗯,好吧,我可以给你点提示,我会用花瓣做一种甜点,保证你爱吃。”

    “真的?!”苏青青开始了各种脑补,却一时半会也弄不清霍驰究竟会做出什么来。

    霍驰见苏青青在那瞎猜,便问道:“你不是不爱吃魔物的吗?为什么这么期待魔宫玫瑰呢?这也是魔物啊。”

    苏青青正拿着一片花瓣把玩着,听霍驰这么问便回答道:“这是花呢,花我不反感。”

    好吧,霍驰接受了苏青青的说法,女孩子就是喜欢花,就算是魔物花,她们估计也喜欢吧?

    “你们?你们是谁?”被傅泽和秦朗拖到一边,整齐地躺在地上的白鹰探险队员在草药的作用下,慢慢转醒了过来。

    不过他们在花粉雾里呆了不知多久,身上的血也被吸了很多,因此,这些人醒是醒了,却一个个浑身酸软,坐都坐不起来。

    傅泽见这帮人陆陆续续地醒过来了,很是高兴,知道是和他们要酬劳的时候了。

    他来到了军衔最高的探险队员旁边说道:“少尉,我们路过这里发现你们被魔宫玫瑰袭击了,费了很大劲才把你们救了下来,还给你们吃了解除麻痹的药,不然你们也不会这么快醒过来。”

    “呃,你们的药味道太怪了!”金发碧眼的稍微操着不太流利的华夏语道:“不过还是谢谢你们。”

    傅泽点了点头道:“口头感谢就免了,你们打算给我们什么呀?”

    那人吃力地撑起上身,然后摇了摇头道:“什么都没有,我们的装备你也看到了,不是损坏,就是不能用了。”

    傅泽瞥了瞥嘴道:“不要你们的装备,给我们压缩饼干就行啦。”

    “呃,好吧,唉!你们看看,咱们还剩下多少压缩饼干。”他向其他队员询问,这些人便开始掏口袋的摸背包的摸背包,好半天才弄出来三四块压缩饼干来。

    “就这些啦,东西实在是不多啦。”这个老外倒也实在,将这些饼干全数给了傅泽。

    傅泽有些气恼:“你们怎么就带了这么点东西?路上怎么够吃啊?”

    老外耸了耸肩道:“太沉啦,你要是觉得少,我可以到了n市再给你一些。”

    傅泽道:“没我们你们就死定了,一人两块压缩饼干吧,减掉这四块,你还欠我六块呢啊。”

    面对救命恩人,那人可比安浩强多了,他点点头道:“我会给探险军部留话的,到了n市,你来白鹰探险军部的分部,和前台说一下,就说是秃鹫队的朋友,他们就会给你剩下的饼干了。”

    他说完,身子一软,又躺了下去,傅泽这才满意地离开了。一旁的霍驰见到傅泽如此讨价还价,真是惊得目瞪口呆。

    “队长。。。咱们把他们的压缩饼干都拿走了,他们。。。”霍驰欲言又止,他知道探险队之间互相救助应该给予施救的队伍补偿,可是刚才救下的这些白鹰队员明显特别凄惨,队长居然还是狠心地要了酬劳。

    傅泽将饼干小心地装好,这才转过身十分坦然地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呢,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虽然他们看起来挺惨的,但是也没有理由破坏规矩,如果我们这次给他们免费了,那么以后呢?”

    “以后?”霍驰没有想那么多。

    傅泽瞥了一眼那些半坐起身的白鹰队员道:“以后如果有人再收他们酬劳,他们会不会心生抱怨呢?以后他们还会不会帮助其他的探险队呢?探险队之间免费救助是绝对不能做的,虽然救了他们还要收钱看起来有些贪财,但这是为了所有探险队都能心平气和地互相救助所必须做的。”

    霍驰点了点头,他明白了,傅泽的小算盘看起来斤斤计较,但是为了继续维持这种互助,收费救助的意义却远远高于收费本身。

    雪豹队打扫完了战场,便准备离开了。傅泽在临走之前,再次去看了看白鹰探险队的人,觉得他们尚能自保之后,才和大家离开了。

    “这是什么?”霍驰他们走在sn镇的小道上,小道残破不堪,很多地方都长满了荒草。霍驰走着走着,在草丛中看到了什么东西。

    他弯下腰去捡,发现竟然是一块碎花的手帕,手帕完好无损,看起来也没有风雨的痕迹,显然是刚刚被人丢下的。

    苏青青看到霍驰捡起了什么,凑过来一看,却是脸色一变。

    霍驰注意到了苏青青深色的变化,他关心地问道:“青青,你怎么啦?”

    苏青青声音略带颤抖:“霍驰,你把手帕给我看看。”

    霍驰随手将这块碎花手帕递给了苏青青,这姑娘接过手帕仔细地查看,然后低低地惊呼呃一声:“天啊!”

    其他人立即注意到了苏青青,都停下了脚步,带着疑问望着她。苏青青喃喃道:“这,这是我姐姐的手帕?”

    傅泽闻言一个箭步跨到了苏青青前面,从她手中将手帕借了过来,仔细查看,然后问道:“你确定?”

    苏青青点点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条同样的碎花手帕道:“这手帕我和姐姐一人一条,因为样式一模一样,我俩为了区分,分别在手帕上秀了不同的记号。我姐姐的是一朵花,我的是小星星。”

    傅泽闻言翻过手帕来一看,在手帕的一角,果然有一朵小小花。

    “真的是青玉的!看来青玉真的从这里经过了,这手帕是她故意留下的吗?”傅泽激动起来,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真正地触摸到了青玉的线索,这是她的手帕,那个让自己心醉神迷的青玉的手帕啊!

    “我姐姐到底是怎么啦?她真的是被那些亚人限制了行动吧?不然为什么会留下这条手帕?”苏青青现在更加笃定,她的姐姐是被亚人抓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