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熊口脱险的方法

    雪豹队被守卫押回了房间,几名守卫先是对他们一顿拳打脚踢,霍驰和其他男队员都尽力地护住苏青青,不让她挨打。即便是如此,苏青青还是捱了几下。

    之后守卫们将霍驰他们他们五花大绑起来,这才扬长而去。

    “md!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这些魔保会的疯子!”肖健躺在地上,嘴倒是没有被堵上,他气得不行,可是又动弹不得。

    “呜!呜!”霍驰嘴里的布还在,根本没法说话,他是急的不行,再这样下去,他们就算不被同化,也会被折磨死的!

    “青青,你怎么样?”傅泽看着躺在地上的苏青青,心里很不是滋味。苏家的这两位姑娘,都跟着我受罪啊!

    秦朗冷冷地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咱们必须逃走,再不逃走就晚了!”

    傅泽叹了一口气道:“谈何容易!他们盯咱们盯得这么紧,根本没有机会。”

    “呜!呜!”霍驰想说话,无奈嘴巴里那块破布就是弄不出来。

    一直没说话的苏青青这时候看到了霍驰着急的样子,她与霍驰正好面对面呆着,苏青青咬了一下嘴唇道:“霍驰,你闭上眼睛!”

    霍驰望着苏青青,一时间没明白她要做什么:“呜?呜?”

    苏青青见霍驰瞪着眼睛,一脸茫然,便嗔道:“让你闭上眼睛,怎么反倒是瞪起眼睛啦?”

    “呜!呜!”霍驰见姑娘急了,赶紧闭上了眼睛。

    突然间,霍驰感到自己的嘴唇似乎碰到了什么,那种柔软的触感是什么?霍驰猛地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原来苏青青正用自己的嘴使劲地咬着他嘴里的那块布。

    我的天啊!三十年纯酿单身狗,顿时觉得自己嘴里塞了块破布简直是太值了!丑狗!你塞给我这块布的行为我不计较了,不过你打了苏青青,我绝对会连本带利给讨回来的!

    霍驰嘴里的布终于被苏青青咬了下来,她将布吐到了一边,转过头来才发现霍驰正愣愣地望着自己。

    苏青青脸上一红,大窘道:“你看什么看啊?有什么好看的?”

    霍驰干咳了两声道:“呃,那个,那个,谢谢你,青青。”

    “这倒是好办法,队长,你转一下,我试试咬你的绳子!”秦朗倒是深受启发,队长傅泽正好背对着他,他伸长脖子使劲地啃起队长上手的绳子来。

    “唉,那个什么,青青,你挪一下,我给你把绳子咬开吧。”肖健也想如法炮制。

    苏青青闻言并没有动,而是低声说道:“不用,等队长解脱了就行了。”

    肖健见苏青青拒绝了自己,倒也没在意,他晃着头道:“我想开了,只要能出去,让我干什么都行,这地方实在不是人呆的!”

    霍驰并没有说话,他默默地望着苏青青,黑漆漆的屋子里,他仍旧能很清楚地看见她的眼睛、她的唇。

    一时间,霍驰觉得身上的绳子、周围的人和现在的窘境完全不存在了一样,他望着青青,感到了说不出的自由和畅快。我要保护好她,绝对不让她再受伤了!霍驰的胸中燃烧起熊熊的烈火。

    苏青青不用看也知道霍驰正盯着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道:“霍驰,你别发愣了,赶快想想办法,这些人太可怕了。”

    “青青,你别急,我会想出办法的!”霍驰开始思考起对策来。而那边的傅泽终于在秦朗的帮助下挣脱了手上的绳索。

    他小心地在地上匍匐着拿出了匕首,将身上的绳子割开,继而又将其他人身上的绳子全都割开了。

    傅泽压低声音道:“都给我想办法,好好地想!”

    所有人都不做声了,他们坐在地上,细细地思考起来。屋子外面夜风渐起,风声夹带着树叶的哗哗声让人心里格外的烦躁起来。

    我该怎么才能出去?该怎么办?从刚才的脱逃就知道,那只熊不但在明处安排了守卫,还安排了一些在暗处的眼线。

    我们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他的注视下,若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脱逃,似乎是太难了。

    我们有五个人,4把突击步枪和1把狙击枪,但是对方有几十个守卫,不但有冲锋枪、霰弹枪,还有哨塔上的狙击枪。

    如果硬闯,那多半是死路一条,该怎么办呢?霍驰冥思苦想,却始终没有想出全身而退的方法。

    天色渐亮,风也更大了,呼呼的风刮得起劲,却没有给大家刮来什么好主意。

    “阿布,你有什么好办法吗?”霍驰走投无路,再次想起了阿布。

    阿布没好气地说道:“唉!我觉得你智力1都不够,应该智力10000才是。”

    霍驰闻言一阵无语,他道:“阿布,你只要给我个好主意,随你怎么说。”

    阿布道:“我不能对宿主做出过多干涉的。”

    霍驰道:“那难道你想看着我被他们同化?或者再跑出去的时候被狙击枪打中死掉?”

    阿布沉默了片刻,终于又道:“好吧,我提醒你一下,这应该不算是干涉吧?”

    霍驰闻言大喜:“快说,快说,提醒我什么?”

    阿布道:“你看,外面风这么大,你想想自己的资源,有什么能加以利用的吗?”

    霍驰沉思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你是说我那大半盒魔宫玫瑰花粉吗?”

    阿布道:“用一句华夏老话来说,你还真是孺子可教也。”

    霍驰有了主意,安心了许多,他压低声音道:“大家快过来,我有办法啦。”

    雪豹队的众人赶紧凑了过来,霍驰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了一些解除麻痹草药道:“你们先把这些草药吃了,然后我用这些把他们都放倒。”

    他说着拿出了那半盒花粉来,接着清晨的微光,大家都看清楚了霍驰手里的花粉。

    “这些还都有毒性?”傅泽一下子明白了霍驰的主意,外面正刮风呢,而他们屋子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上风,如果撒上一些这种令人麻痹的花粉,那营地里肯定会变得十分有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