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花粉飘扬的营地

    霍驰点点头道:“嗯,我特意留了半盒,这些花粉的毒性能保持很久呢。”

    秦朗也明白了,他冰冷的脸上浮现出笑意,那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笑容:“哈哈!太好了!霍驰,快把草药给我。”

    大家都将解除麻痹草药塞进了嘴里,其实苏青青是有些嫌弃这些草药的,主要是吃了之后嘴巴里一整天都是那个味道。

    不过,这是唯一逃出这里的方法,她两眼一闭,塞了一大把草药在嘴里,赌气一般狠狠地咀嚼起来。

    “好,大家收拾好行装,行动!”霍驰摸了一下嘴,一张口,浓烈的葱味散发了出来。他站起身来,走到门边,稍稍打开了一条缝,把拳头伸了出去。

    “唉?你要干吗?”守卫正被风吹得有些寒凉,正打算去取一件衣服的时候,发现门开了,他心里懊恼,这些探险队员是怎么挣脱捆缚的?他拎起冲锋枪就准备用枪托砸霍驰。

    霍驰微微一笑,将手打开,一阵风吹来,一蓬黄色的粉状物散发出来,守卫立即中招。

    他吸入了这些黄色的粉末,咽喉立即被麻痹了,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继而全身都失去了知觉,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另一名守卫发现异状赶紧端起霰弹枪,然而风所过之处,皆是麻痹花粉,他的手没了立即知觉,紧接着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

    霍驰一把接着一把地扬着花粉,心情大好。看着那些暗处的守卫也一个个地倒了下来,这真是太痛快啦!

    不过他现在还不敢出去,哨塔有些高,上面的狙击手不一定会中招,不过地面上的这些就算是歇了,出来一个倒一个。

    魔宫玫瑰的花粉毒性很强,即便是少量吸入也一样麻痹,就在这时候,营地的人,包括那些会员也都冲了出来,不过他们还没跑到霍驰这里,就都纷纷倒下了。

    风啊!吹吧!把这些疯子都给放倒吧!霍驰开心极了,他探出头来,高举起拳头,然后松开了手,又是一些花粉随风飘散。

    “啪!”枪声袭来,霍驰一缩脖子退回了木屋,坏了!狙击手还没中招?看来真是太高了!风刮不上去?

    “霍驰快回来,我来对付狙击手!”苏青青趴在了窗边,她打碎了一小块玻璃,将狙击枪的枪口伸了出去。

    霍驰道:“没事,我这角度他打不到,我再逗他一下,你就给他一枪!”

    他说着又伸出半个头,那哨塔之上的狙击手见状又是一枪,这次子弹是擦着霍驰的头皮过去的,一下子将他的头皮划出了一道红印。霍驰吓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小子差点打中我!

    与此同时,苏青青开枪了,那哨塔上的狙击手一下就被她击中了,狙击枪都从塔上掉了下来。

    苏青青摇了摇头道:“他死了!”她看起来淡定,其实手都是颤抖的,这是她作为狙击手以来击毙的第一个人类。

    就在这时候,霍驰走了过来,他发现苏青青的手似乎在颤抖,他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握住苏青青的手道:“这些人疯了,你做得对。”

    苏青青感受着霍驰传递给自己的温暖和信心,她点了点头,不再去想刚才的事,而是继续端起枪,和大家小心地出了屋子。

    霍驰一边向大门移动,一边还撒着花粉,营地此时已经全是躺倒的人了。霍驰坏笑着,经过哨塔的时候使劲地向上撒了一些花粉,那些缩着头藏在哨塔里的狙击手终于还是中招了!

    雪豹队的众人,终于推开了大门。大门边横七竖八倒着几名守卫,霍驰一眼就看到那个丑狗。

    他怒从心中起,走到那个已经不能动弹的犬型亚人边上,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那丑狗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意识,他瞪着霍驰,却完全不能动,霍驰见状对着他又是几脚:“你以后别让我看见,见你一次就这样踢你一回!”

    霍驰将那丑狗揍得更丑之后才算是解气了,他和大家一起出了营地,然而营地之外还是一片狼藉,那几名白鹰秃鹫队的人死状可怖,让人不忍直视。

    傅泽突然问道:“霍驰,花粉能作用多久?”

    霍驰道:“能作用很久呢,我再撒点加强一下功效啊。”他说着又顺着风向撒了一把。

    傅泽见状点点头,摸出了自己工兵铲道:“肖健,秦朗,咱们去那边给他们掩埋了吧。霍驰和青青警戒。”

    “好!”肖健和秦朗心情沉重地拎着工兵铲走到了林边,三个人挖好了坑后,便将这些秃鹫队的队员就地掩埋了。

    傅泽在埋葬他们之前,取下了他们脖子上的探险军牌,然后将这些已经被染红的牌子小心地收了起来。

    安葬好了这些人,他们看了一眼这个令人恐怖的营地,便准备离开了。霍驰看着那只唯一被杀死的剃刀野猪,心里却提不起去解剖的兴趣,这是第一次他看到食材却不想吃。

    “霍驰,快去弄些猪肉!”阿布感受到了霍驰心里的抵触情绪,连忙提醒道:“要想不再这么被动,唯有升级!”

    霍驰听了阿布的话,心里犹豫,就在这时候,寂静的营地里却发出了一声怒吼!

    大家心里一惊,听出了这吼声是来自那头熊的!

    “是金队长!他怎么还没倒下?”傅泽震惊地看着门外冲过来的那头熊型亚人。

    金队长的上身只是草草地套着一件衬衫,显然是匆忙穿上的,连衣服扣子都没对齐。

    “霍驰!你小子找死!”他大吼着冲向了霍驰。

    霍驰毫不犹豫地伸手扬了一把花粉,那团黄色的花粉烟雾直接洒在了金队长的熊头上。

    他一下子僵住了,但是他努力地伸手拍了拍胸口,大吼一声,就又能活动了。什么鬼?他分明是受到花粉影响了,为什么拍拍胸口就可以解除麻痹了呢?

    霍驰发现花粉对这头熊用处不大,只得抓起突击步枪,对着大熊的胸口连开几枪。

    金队长的眼睛又冒出了红光,虽然不像夜晚时候看起来那么诡异,但是依旧让霍驰觉得不妙。

    金队长用熊掌拍了一下胸口,令霍驰有些绝望的是,那些突击步枪的子弹竟然掉落了下来。

    其他雪豹队员见状立即对着金队长进行了猛烈的射击,金队长连续大吼几声,这阵枪林弹雨之后,金队长抖了抖身体,然后将那件已经成了破成渔网的衬衫撤下来扔到了地上。

    子弹叮叮当当地掉落在地,金队长却依旧站立在那,看起来毫发无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