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众人拾柴好做饭

    苏青青把毛巾用溪水浸湿,然后帮着霍驰把脸擦拭了一下,她心疼地望着霍驰,却又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霍驰知道苏青青现在心里不好受,便想着该如何让她开心起来。就在这时,傅泽走了过来,他对霍驰道:“咱们就将就着吃压缩饼干吧,饼干挺有营养的。”

    他怕霍驰不吃,还特意说道:“我看你还带着些米呢,要不我去熬点粥?”

    霍驰却道:“队长,咱们必须把那些内脏吃掉才行,天气这么热,我怕走到n市,那些内脏就不行了。你们就把内脏做了就好,肉表面抹上一些盐,还能坚持几天。”

    他知道内脏容易坏,实在舍不得糟蹋了这么好的食材,不得不提出了这个要求,不过他现在是做不了饭了,只能让他们来了。好在还有许多的剃刀野猪肉,到时候自己好些了,就能用它们升级了。

    傅泽闻言有些犹豫:“我,我怕我做不好啊。”

    霍驰见傅泽并没有说不做,赶紧道:“内脏洗干净后,切片,然后全都用树枝穿好,直接在火堆旁烤熟就行。”

    肖健闻言立即道:“队长,让我来吧,我以前经常烤鱼,这烤内脏应该也差不多!”他自然不想吃压缩饼干,正在发愁怎么对付午饭呢,听到霍驰的话,连忙自告奋勇来了。

    傅泽见肖健毛遂自荐要做午饭,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也不想吃压缩饼干,无奈厨艺基本为零,根本不敢碰那些内脏啊。

    肖健得到了傅泽的同意,立即拿出那些内脏清洗起来,霍驰连忙对苏青青道:“青青,你帮我把背包拿来,我拿点调料,一会烤肉时候撒上,味道会很好。”

    苏青青连忙将霍驰沉重的大背包拖来,然后道:“你说在哪,我去找。”

    霍驰道:“我的包里可乱了,东西只有我知道在哪,你把包打开,我伸手摸就是了。”他的不少调料都在系统里呢,当然不能让青青来找啦。

    他忍着疼,装模作样地将盐、糖、醋、酱油、孜然、小茴香、油和研磨器摸了出来,然后又拿出了菜板和菜刀,这才喘了一口气躺回了担架。

    苏青青见霍驰疼得厉害,连忙道:“真是的,让我找又不麻烦,疼了吧,你别动了,告诉我怎么弄这些调料。”

    霍驰道:“拿个白瓷碗,把孜然、小茴香放进碗里用研磨器研磨。”

    苏青青赶紧从霍驰的大包里拿出了碗,然后问道:“这个是研磨器吗?”

    霍驰看了一眼,这姑娘真聪明,确实拿对了,他道:“对,把小茴香和孜然放进碗里,慢慢研磨成颗粒状就行。”

    秦朗走了过来,他稍微检查了一下霍驰,感觉他情况还不错刚要离开,却被霍驰拉住了道:“调一下调料吧。”

    秦朗站在那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道:“你说怎么弄吧。”

    霍驰道:“拿个碗,在里面放上盐、糖、酱油、少量的醋搅拌均匀就可以了,唉,对了,我的包里还有一瓶葡萄酒呢,也稍微倒一点进去就行。”

    秦朗照做,不过他不知道应该放多少,便一个一个地问霍驰,直到霍驰表示可以了,他才开始搅拌起来。

    他一边搅拌,一边看着霍驰的盐瓶,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那瓶盐看起来也没多大,里面的盐为什么用了不见少呢?霍驰的东西看着普通,可是仔细一想,还真有些怪异。

    就在这时候,肖健拎着一堆内脏跑了过来,他炫耀地说道:“看,我都洗得干干净净的!”

    苏青青看着这一大堆下水,心里有些恶心,她稍微侧了侧身,似乎不太想吃的样子。

    霍驰看在眼里,心里又有了其他的注意,他对肖健道:“肖哥,你把小肠的肠衣弄下来,回头我给大家灌香肠啊。”

    肖健为难地说道:“我不会弄啊。”

    霍驰道:“简单,你把小肠从里到外翻过来,然后用咱们筷子有棱角的地方来回刮擦几下,肠衣就下来啦,小心些,不要弄破就行。”

    肖健闻言十分无语,我可是特种兵啊,可这是要干什么嘛!但是他还是听话得坐了下来,细心地按照霍驰的嘱咐,将肠衣弄了下来。

    霍驰见状又道:“肖哥你去从猪肉那切一些肥瘦相间的肉来,多一些肥的不要紧,然后剁成馅,加入盐、酱油、少量的糖和一些小茴香。”

    他喘了口气继续道:“然后再放少量的解除麻痹草药和一点点火焰蜥蜴的火囊粉,搅拌均匀后将馅料灌入肠衣,扎好口后放在火边慢慢烤干,香肠就做好啦。”

    他突然想起什么,赶紧补充道:“记得烤之前,在香肠表面扎一些眼,以免一会加热后,肠衣爆裂。”

    霍驰叽里呱啦说了一番,肖健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上了贼船,洗下水就废了好半天功夫,现在又要做什么香肠,听起来好复杂啊。

    “队长,队长,您过来和我一起弄吧!”肖健喊来傅泽,俩人一同弄起了这些小肠来。

    苏青青在一旁看得毛骨悚然,她没有吃过什么下水,更没有见人处理过,她现在强忍着作呕的感觉,使劲地磨着手里香料。幸好这些香料香气扑鼻,缓解了她的恶心感。

    秦朗已经调好了调料,霍驰一看,不能让他闲着,就把切内脏的工作交给了他。秦朗是拿过手术刀人,倒是并不太在意切割这些内脏。

    “哎呀,你的刀工还真不赖呢,没想到!”霍驰见秦朗切得每片都差不多薄厚,赶紧拍了拍他的马屁。

    秦朗这人平时总是冷着脸,其实内心是很渴望其他人的表扬的,听到霍驰这么一说,便故作冷静地说道:“这算什么,我可是参加过外科手术培训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炫耀般地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将这些内脏整齐地切好了。

    霍驰见状,觉得找他切内脏真是找对人了,既然秦朗已经切好菜了,就让他试试做吧!反正他那么喜欢记菜谱,为了加深印象,亲自操作是必不可少的。

    霍驰暗笑着对秦朗说:“秦哥,那个,你把那些内脏切片放入调料碗里腌制上,哦,对了,留下一些肝和大肠一会做别的。对对!留这么多就行。”

    令霍驰没想到的是,秦朗切完内脏,倒真是认真地按照霍驰的指点操作起来,看他的样子,似乎不觉得麻烦,反而还乐在其中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