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秦朗将内脏切片放进了碗里,然后问道:“现在做什么呢?”

    霍驰看秦朗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便道:“找一些细树枝,剥皮后将这些穿上,然后放在火边慢慢地烤。”

    秦朗明白了,这个他会,最开始加入探险队的时候,野外的动物很多,他们经常能抓啦兔子之类的野物大大牙祭,可惜随着魔物增多,原本的生态发生了变化,这些小动物已经很难找到了。

    他捡拾来树枝,耐心地将这些散发着调料香味内脏穿了起来,然后放在了火边。

    弄完这些,他又问道:“霍驰,那些肝和大肠怎么办?”

    霍驰道:“我想做炒肝,就怕你做不来。”

    秦朗正色道:“你说说看,不说怎么知道我做不来?是不是就把它们放在锅里炒啊?”

    霍驰一看他上钩了,便道:“不是,虽然叫炒肝,但是不炒。应该这样做。”

    “等一下”秦朗掏出了自己的小本子道:“你说吧。”

    霍驰见状真想笑,可是他不敢,现在他喘气还疼呢,要是笑估计真能要命了。

    他只好忍住笑道:“先烧一锅开水,利用烧开水的时间将解除麻痹草药切碎,然后分别把肝和大肠焯水,记得肝只要稍稍焯一下就好,大肠要稍微多焯一下。焯好后备用,将这锅水倒掉,洗净铁锅,烧干厚放入一些油。。。”

    “等一下,等一下,说得太快啦!”秦朗使劲地记着。

    霍驰等他记好了,这才继续说道:“放油加热后将解除麻痹草药放进去稍稍煸炒,唉,可惜没有蒜和姜,凑活吧。”

    他知道在野外弄的炒肝由于调料不大对,味道也会不同,希望不要难吃就好。

    霍驰继续说道:“炒出香味之后加入适量的盐和酱油,唉,这里没有豆瓣酱,好可惜。”

    霍驰一边感叹一边道:“稍稍炒一下后加入清水烧开,再放入猪大肠煮三五分钟,然后用冷水调和一些面粉吧,唉!这里没有淀粉!只好用面粉凑活了!”

    秦朗惊异地望着霍驰,心中多了几分佩服,也不知这个年轻人是如何记得这些做法的,每一步都不简单呢。

    还有他总在感叹没有什么,那些东西他有的听说过,有的却闻所未闻,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霍驰见秦朗记好了又道:“调好勾芡用的汁后将猪肝倒入,煮两分钟后再放入一些解除麻痹草药碎,然后加入勾芡汁,慢慢搅动直到芡汁变透明后,炒肝就做好啦。”

    秦朗擦了擦汗,细细地看了一边后道:“我去试试,你看着点,有问题及时提醒。”

    秦朗那边去做炒肝,傅泽和肖健的香肠总算是灌好了,没有工具,这俩就凭借筷子和手,还真是难为他们了。

    他们将香肠扎眼后穿好,也放在火边,这时候,苏青青早就研磨好了自然和小茴香,她觉得干坐着有些不好意思,便问道:“霍驰,你让我弄的这些做什么用呢?”

    霍驰道:“你拿着这些香料,在所有的烤内脏上都均匀地撒上一些,就行啦。”

    苏青青的工作最简单,她挨个将那些内脏串都撒上了香料。火焰伴随着热度,将这些营养丰富的内脏,渐渐地烤熟了。内脏的香气与香辛料的气味散发出来,就连不想吃内脏的苏青青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呃,真难啊!没想到做菜这么难!”秦朗手忙脚乱地却也最终完成了缺少调料版的炒肝。

    不过,他掌握量的能力全无,一下子做了一大锅,好在大家都很饿了,肖健赶紧给每个人都装了一碗,自己迫不及待地就喝了一口。

    “好淡!”肖健看着秦朗道:“你放盐了吗?”秦朗将那个神奇的盐瓶递给了肖健道:“不够自己放,你可真是口重。”

    “哪里是口重,分明是盐放得太少。”他接过了盐瓶,嘴里嘟嘟囔囔的,心里觉得同样的食材,霍驰做得才叫真正的美味。

    放了盐之后,炒肝的味道变得好多了,肖健顾不上烫嘴,连喝两大口:“嗯,嗯,内脏还能这么做,好吃!”

    苏青青端着碗稍微尝了尝,也加了一些盐,这才来到霍驰身边,小心地将霍驰上半身垫高,拿着一个小勺子,想给霍驰喂饭。

    霍驰面上一红道:“我能自己来。”他说着就想自己拿碗来吃,没想到双臂一动,胸口立即疼得撕心裂肺,他一下没忍住,一碗炒肝差点扔了出去。

    苏青青见状赶紧拿过了碗,然后心疼地说道:“你还是好好靠着,我喂你吧。”

    霍驰心知此时不是逞强的时候,既然佳人对自己如此厚爱,那就不可辜负,好好张嘴吃吧。

    一勺炒肝入口,咸鲜的芡汁令霍驰精神为之一震,嗯,秦朗虽然咸淡没掌握好,但是芡汁却调和得很不错,没有淀粉用面粉替代,口感尚可。

    肥肠口感富含胶质颇有韧性,而肝脏鲜嫩适口,与肥肠截然不同,一口下去三种口感,真是享受!只是吞咽的时候,胸口会略受影响,疼痛感会加深,这可真是痛并美味着啊!

    “霍驰,多吃点,多吃就能更快地恢复!”阿布感受到能量一丝丝的传来,担心霍驰因为太疼会吃得太少,连忙提醒。

    霍驰回答道:“放心,作为职业吃货,我同样也是不会辜负美食的!”

    霍驰说道做到,他忍着疼,一口接着一口将苏青青给自己炒肝吃了下去。

    苏青青见霍驰吃得很香,心里稍稍安心下来,她从霍驰胸口的青紫能看出来,霍驰伤得不轻。

    不过他现在既然能开心的吃饭,那就说明这伤没怎么影响他的胃口,这也从侧面说明,霍驰的内脏应该没什么问题。

    肖健他们此时已经围坐在了炉火旁,内脏烤串和烤香肠散发出的油脂与肉的香气,又有谁能抵挡呢?

    肖健和傅泽二人费了好大的劲弄了香肠,自然首先就要尝尝香肠啦。他拿起一根烤得滋滋冒油的香肠,使劲地吹了吹,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哇!太好吃啦!啊!好烫!呼呼!太好吃啦!自己做的就是美味!”肖健烫得不断地呼出热气,但是还是一口接着,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