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寂静的驿站

    霍驰点了点头,却觉得有些疑惑,明明是有规定不能放魔物食材的,为什么圆冰的压缩饼干里敢放呢?也不知圆冰放的是什么魔物食材,好在他们吃了没什么不良的反应。

    午饭就这样简简单单地结束了,皮卡稳稳地在道路上行驶,再没有遇到刚才那样敢于劫道的人了。

    时间快到傍晚的时候,雪豹队终于能远远地看到那片军绿色的驿站了。

    驿站的外围是混凝土的高墙,高墙之上还有铁丝网保护,雪豹队的皮卡停在了驿站的大铁门之外。

    “奇怪,守卫在那发什么呆呢?怎么不过来检查咱们啊?”肖健发动着车子,等了一会,却发现驿站门口站岗的那几名武装士兵完全没有理会他们,。

    “喂!”肖健将头探出了车窗外,冲着士兵喊道:“你们要是不检查就把门开开吧,我们都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

    然而这些士兵在肖健的喊声中依旧是纹丝不动,肖健皱着眉头,将车子开到了士兵的身边,这些士兵竟然还是不来检查,甚至都不看雪豹队的车子一眼。

    肖健觉得奇怪,便要打开车门下去。

    “等一下!”傅泽连忙阻止了肖健:“不对头,有问题,你们都呆在车上,我下去看看,青青和秦朗拿出武器戒备!”

    原本应该十分热闹的驿站,此时却是一片寂静。傍晚来临,夕阳的红色将绿色的驿站染成了橘红色,原本令人感到安心的颜色,此时却显得格外危险。

    苏青青在后排座位架上了狙击枪,而秦朗则将突击步枪上膛,肖健和霍驰也拿出了手枪,傅泽端着突击步枪小心地走下了皮卡。

    他来到了站岗的士兵面前,发现这位士兵站得笔直,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就连傅泽在他面前走动,这个士兵也完全不为所动。

    “下士?下士?”傅泽不知道士兵的名字,直接喊他的军衔,然而士兵还是毫无反应,最让人升起莫名恐惧的是,这些执勤的士兵全都直直地站在那里,好像假人一般。

    傅泽左看右看发现这些士兵都不理自己,便大胆地推了一下面前的这名士兵。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名士兵被自己一推,便要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傅泽手疾眼快地抱住了士兵,却惊骇地发现,这名士兵身体僵硬,似乎没了生机。

    他小心地放倒了士兵,用手探了探士兵的鼻息,发现士兵似乎还有微弱的呼吸,便稍稍送了一口气。

    傅泽走到其他士兵旁,小心地一一检查,发现他们皆是与之前的那名士兵一样,全都是浑身僵硬,呼吸微弱。

    “队长?”肖健实在忍不住了,他打开车门小声地问道:“他们怎么啦?”

    傅泽将食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这才回到了车上。

    “他们怎么啦?怎么看起来,看起来好像僵尸一样?”苏青青到底是个姑娘家,她用狙击枪的瞄准镜看着那些士兵,心里开始打起鼓来。

    傅泽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知道是中毒还是什么情况,他们全都身体僵硬,不过他们似乎还活着,他们的心跳、脉搏、呼吸虽然极其微弱,但是仔细听还是有的。”

    “不会真的是僵尸吧?”苏青青闻言一点都没有觉得心里舒服些,反而更加害怕了。

    肖健安慰道:“哪里来的僵尸啊?肯定是魔物造成的,就像麻痹什么的。”

    苏青青反驳道:“麻痹了呼吸心跳也是正常的啊,而且麻痹了身体是软的,你看这些人,身体僵硬,看起来都像蜡人一样,好恐怖。”

    “队长,咱们离开这吧,太古怪了。”冷面男秦朗觉得目前情况不明,还是不要呆在这比较秒。

    傅泽皱着眉头道:“离开这里在荒野中呆一晚也不是什么好方法,这地方之所以有驿站,就是因为这里的野外已经非常危险了。”

    傅泽现在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离开这里在野外过夜非常不现实,可是进入全是活死人的驿站,显然也不明智。

    他望着这些一动不动的士兵,思考了好一会,这才道:“大门反正开着呢,咱们小心的把车开进去,找一个角落安静地呆一晚,天亮咱们就离开这。”

    权衡再三,傅泽依旧觉得这里的高墙能保护好队员们,比起荒野,这个诡异寂静的驿站仍旧是更好的选择,便下达了进入驿站的指令。

    肖健将皮卡驶入了驿站,他连油门都没有踩,只是让车怠速滑行,这样车子的声音能小一些。

    雪豹队进入驿站后,觉得这地方愈发地诡异,驿站里还有不少人,除了驻扎在这里的军士外,还有几队探险队员以及一些路过的旅人。但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和大门外的士兵一样,全都好似僵尸一般,一动不动的。

    肖健将皮卡停在了大门附近,走下车来,傅泽看了看驿站内的情况道:“秦朗,你和我把外面的人搬进来,天快黑了,把他们扔在在面太危险了。”

    秦朗便和傅泽两人一同将外面执勤的士兵小心地抬了进来,十几个僵硬的士兵抬完之后,傅泽和秦朗两个人累得气喘吁吁。

    肖健见门外已经没人了,便小心地将驿站的大铁门关上了,虽然驿站里除了雪豹队外都是僵尸一般的人,但是关上铁门之后,众人还是稍感安心了一些。

    天色渐渐变暗了,傅泽带着大家在靠近大门附近屋子里住了下来,万一有什么情况,也能迅速离开。

    “今天就先这样吧,大家吃些压缩饼干就休息吧,现在情况不明,咱们不要点灯,也不要生火,秦朗值前半夜,我值后半夜,其他人好好休息,天亮咱们就离开这。”

    傅泽说着,给每人发了一块圆冰压缩饼干,大家安静地将饼干吃掉后,便休息的休息,值夜的值夜。

    夜晚来临,安静的驿站里,雪豹队的众人,除了值夜秦朗外,全都沉沉地睡去了。js3v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