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大家都是大料味

    对了!霍驰看到了自己的那口铁锅,被巴西利克斯的目光照射的铁锅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应该还能用。

    他走到一旁的空地上,搭锅起灶,在锅里倒入清水,然后放入了一些古树人苔藓。随着锅里的水渐渐沸腾,一锅散发着浓浓大料味道的汤被熬制了出来。

    霍驰熄灭了灶火,拿出一个碗,装了满满一碗的苔藓汤,稍稍等汤变得凉了一些,这才走到苏青青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小心地用勺子舀了一勺汤,一点一点将汤滴在她的唇上。

    苏青青的嘴巴依旧闭得很紧,霍驰不知道自己这样能给苏青青灌进去多少,只能不停地给苏青青喂汤。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霍驰几乎感到绝望的时候,苏青青的嘴突然微微张开了。

    “青青?!”霍驰赶紧放下了手里的碗,抱起了苏青青:“你恢复知觉了吗?”

    “嗯。。。”苏青青点了点头,躺在霍驰的怀里,她感觉安心了许多:“鸡蛇死了?”她还记得刚才她去刺鸡蛇,而鸡蛇却发出了光芒,她因为担心而喊了霍驰,却被光芒一下子照在了身上。

    霍驰点点头道:“嗯,死了,没事了。”

    “我还担心你的铁锅不行呢,太好了。”苏青青听到鸡蛇已经死了,一下子安心了许多,她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霍驰的怀里,真想时间就这样停止。

    苏青青加入探险队只有短短一年,却经历了许多场战斗,这些战斗经历使她从家里的乖乖女变成了令人敬佩的女战士。可是,她是多想自己依旧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不用每天这样打打杀杀,过平静的生活。

    霍驰能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姑娘此时格外的柔弱,他知道她是因为刚才的战斗而导致的情绪波动。

    他小心地抱着苏青青,心中对她十分怜惜,这个世界真是太艰难了,魔物入侵导致像青青这样的姑娘不得不扛着枪,和男子一样与魔物战斗。

    时间缓缓地流逝,霍驰和青青两个人默默地坐在那,过了好一会,苏青青才低声说道:“队长他们呢?”

    “还石化着呢。”霍驰想起了傅泽他们,唉!虽然他还想就这样和青青静静地呆一会,但是其他人还石化着,必须给他们解除才行。

    他只好说道:“汤还有很多,青青,咱们一起去解除他们的石化吧。”

    “嗯!”苏青青的倔强似乎重新回来了,霍驰帮她站了起来,两个人便用霍驰的苔藓汤,一个一个地帮大家解除石化。

    天色渐渐变亮了,新的一天即将来临,原本死气沉沉的驿站,终于渐渐地恢复了生机。

    雪豹队的其他人是最先解除石化状态的,这是因为他们被石化的时间还很短,解除起来比较容易。

    而驿站里的其他人解除起来就缓慢得多了,当他们给所有人都灌下有着浓浓大料味的苔藓汤后,霍驰拿起刀走到了巴西利克斯旁边。

    “霍驰?你想把鸡蛇分解了?”肖健此时已经完全活动自如了,他见霍驰磨刀霍霍走向了巴西利克斯,便好奇起来。

    霍驰点点头道:“不管怎么说,这家伙就是一只鸡和一条蛇的组合,都是不错的食材呢,这么大个扔了多可惜啊。”

    肖健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巴西利克斯,狠狠地说道:“md,这个东西太可恶了,根本不给你和它战斗的机会,一下子就把你石化了,太耍赖皮了。”

    他说着,拿出匕首道:“我和你一起分解它!顺便解解气。”

    霍驰看着已经开始给巴西利克斯拔鸡毛的肖健,忍不住乐了,不过霍驰还记得被鸡蛇的目光照射时候的感觉,那种面对强力魔物却僵硬了的感觉可真是让人绝望。

    想到这里,霍驰忍不住问阿布:“阿布,石化这种能力,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魔物能让人石化呢?难道是什么魔法?”

    阿布笑了:“哈哈,什么魔法?所谓的石化,不过就是鸡蛇的一种攻击,才不是什么魔法呢。”

    “不是魔法?那是什么呢?”霍驰见阿布愿意回答,便继续询问。

    阿布道:“巴西利克斯双目发出的光线能够刺激生物的神经,被照射生物的神经会产生错误的信息,使得全身的肌肉组织逐渐僵硬,就产生了所谓的石化现象。”

    霍驰又道:“那为什么苔藓能解除呢?”

    阿布回答道:“因为苔藓里的气味因子可以重新激活神经的正常反射,所以只要气味足够,这种石化就能解除了。”

    哦!原来是这样,霍驰大概明白了石化和解除石化的原理,现在驿站的空气里都是大料的香味,而每个人的身上也都是这种气味,原来大料香味还能有这样的妙用!

    “阿布,大料香味能解除石化,那么普通的大料能有这种作用吗?”霍驰问道。

    阿布道:“不能,虽然气味相似,但是组成气味的因子却是完全不同的。”

    霍驰听了阿布的回答,觉得苔藓愈发地珍贵起来,以后遇到古树人,一定要再多弄一些苔藓才行。

    肖健和霍驰二人分解巴西利克斯的时候,驿站里的士兵和探险队员的石化也慢慢解除了,这些人陆陆续续地围到雪豹队的四周,惊叹地望着已经被分解成一块一块的巴西利克斯。

    一名上尉走到了傅泽身边,他的军衔比傅泽高一阶,傅泽赶紧对他行了一个军礼,那上尉赶紧回礼道:“中尉,不用向我行礼,我要代表驿站的全体人员向你和你的探险队员致敬!”

    他说着非常真诚地向傅泽行了军礼,然后才说道:“中尉,幸亏你们将大家都解救了,我们已经被这个魔物石化了两天两夜了!如果不是你们的来到,我们或许还要继续石化下去,甚至在石化的时候遭遇其他魔物!”

    傅泽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已经石化两天两夜了?”

    上尉点点头道:“没错!两天前我们被石化的,因为事发突然,我们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抗,中尉!谢谢你们!”

    傅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是我的功劳,是那边那位列兵的功劳,多亏他,我们才解除了石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