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帝都的暗流

    “郎呀骑那个竹马来呀过膝赛那个玉郎呐啊是谁啊放心喲过招摇呀啊”

    轻声哼唱着小调,方游的心情无比平静,他坐在晃荡不已的马车上,尽情的享受着胃里那翻腾不已的抗议。

    “呕!”方游趴在车窗边吐的天昏地暗,小小的马车停了下来,一双握着书卷手轻轻拍着方游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安慰着,带着些许的鼻音。

    “方游大人,请您在忍耐一下,马夫说就快要到了,您要不要喝些水压压腥气?”苏莞面色担忧的看着他的恩公,想了片刻,终究是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转而拿起了铁蛋贴心递过来的水袋。

    “大人,您先喝些水。”苏莞皱着眉头说道。

    方游无力地摆摆手,坐直了身体,虚弱的说道:“不用了,叫马夫开车吧,我还能撑。”

    “可是”苏莞眉头皱的更紧,看着方游苍白的脸色,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后者打断了去。

    “没什么,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再过两天人就多了,必须合理利用一切资源。”方游轻声说着,并且缓和着自己的呼吸,他自己倒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晕马车,这是游戏吧?就算是做的在逼真也不至于把他这种毛病给带出来。

    “这位小哥,我们走慢些。”苏莞见方游坚持,也就只能嘱咐马夫慢些开了。

    小小的马车又开始慢慢走动,方游看着外面的风景,一眼望去没有丝毫有人烟的迹象,但是越是这样方游心中却越是安心。

    马车系统是在地图上短距离行走的工具,虽然符合了这个时代的标准,但是方游晕车啊!晕车是什么概念!他骑马都比坐马车来的安稳。

    不过坐马车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怕被野外仇杀或者p了。对于休闲类玩家来说,也算是一种福利吧。

    方游叹息了一声,封测的玩家还是太少了,她现在见到的玩家除了总共就那么几个,说上话的加上好友的也就只有一战成魔一个人而已,而这个犯了事儿的人现在也不会把局势给自己一个没什么野心的家伙说清楚,因此,方游对于这个游戏的玩家情况和战地分析,近乎于一无所知。

    这种完全是抓瞎一般的玩儿法,几乎是等同于废了的。

    但是方游却不是个愿意屈尊的。

    顶着自己村长的头衔,他其实有一定的支配权利,虽然只仅限于平民np和玩家,但是头顶的10级光环看上去也应该是挺吓人的吧?

    方游摸着下巴思考到。

    现在他带着铁蛋和苏莞,就是要去刷下一个地点:枫香镇。就是不知道会有谁什么任务给自己了。

    昨天晚上方游破天荒的熬了夜刷了论坛,才大致的明白过来自己的等级在玩家中也算是属于中等的,特别是休闲类玩家,也算是大神了。只是

    方游点开榜单,看着自己的名字在第763名的排位上,很狠的皱了皱眉,这真的是大神的水平?封测玩家不一直只有1000个人么。

    方游不太明白,但是根据论坛和一战成魔的言论,也没有理会骗自己。

    那么说起来,就是这个榜单我自己看的有问题了?

    方游关了面板,继续着自己的颠簸之旅。

    而在遥远的另一边,一场阴谋在悄然的进行当中。

    “太子殿下,我们已经准备完毕了,只要没有意外,这次就是老天爷来了都保不下他了。”一位隐藏在暗处的人走了出来,身着两仪藏青色长袍,腰别一把白云扇,头带三尺白脂玉。按照方游的话来讲就是,整个人骚包到不行。

    更何况此人的头顶上还明晃晃的盯着一个图标和一小撮白兮兮的名字。

    “好,那么两日后按计划行事。”太子殿下一脸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便是挥手让此人退下。

    后者似乎有些不甘心,还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在触及到太子面无表情的脸色之后,识趣的没有在开口。

    就在他将要退出这扇门的时候,太子忽然又叫住了他。

    “等等。”

    “太子有何吩咐!”那人赶忙拱手问道。

    “孤不希望孤的父王能够在看到第三天的太阳,你应该明白孤的意思。”太子转过身来,一身气宇轩昂,唯有一双眼睛透着几抹阴狠。

    “太子放心,一切皆准备就绪。”那人会意的笑了笑,便是转身告辞。

    徒留下太子一人面对空旷的房间,低声喃喃道:“父王,这都您逼儿臣的。”

    那人一出来,背也不弓了,腿也利索了,走起路来吊儿郎当的,没个正行。

    一个身着草皮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人从一旁高的围墙上跳了下来,竟然没有丝毫人询问。

    那人直接来到这位大臣身边,踢了他一脚就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嘿嘿,我这个丞相一出马还能跑了啥?后天保准乱套。”

    “好家伙我们几个还真是幸运,这领地任务竟然能够做到乱世任务,也是运气了。”这位官至宰相的玩家感叹道。

    “那有啥的,后天就公测了,我看就是游戏小组给我们下的套,咱们几个人幸好当时职业都离帝都不远,有早早出了新手村,要不然还不一定隔得远到十里八乡去了。”

    “说的也是,这乱世剧情应该就是公测的剧情了吧,所以说我们这群人走的就是序章?”丞相显然很是心有不满。

    “你知足吧。”那人踢了他一下,又说道:“我看这够人性的了,你要是一开始就在乱世剧情你试试你这丞相能玩几天?”

    果然,此人在一想,顿时就不说话。

    “行了,你继续带着吧,我去给老大报告,让他早做准备。”那人拍了拍丞相的肩膀,便是转身翻墙消失了。

    看着这巍峨的建筑,丞相只能叹息一声,便匆匆离去,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早做准备为好。

    而帝都发生的一切,远在十里八乡的方游自然是完全不知道。

    现在的他,正在面临一项艰巨的考验。

    马的嘶鸣声响起,车身一阵晃动,最终停下来。

    “方游大人,那个,外面有个小姑娘好像受伤了。”

    车子里的方游猛然睁开眼睛,支线任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