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哦,这是我养家养的鸡

    然而现实已经不允许方游在破口大骂,因为这个时候,那只叫大大鸟的鸡我呸!作者自己都写不下去了。那只大大鸟已经冲了过来,并且以零点五秒的速度冲到了方游的面前。

    四肢不勤的方游大盆友愣愣的不知道作何反应,脚程了得的苏莞大小姐再快也跑不过比她大了两级的红名bss,铁蛋和小白目那纯粹是拖累。

    这一拖家带口的,方游他们能跑得了就怪了。

    无法,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方游也只能站在原地不动。看着面前那个作势要攻击的雕。心中透着一股郁气,出门不顺做个支线都心塞。

    一旁的白目很单纯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手点着小嘴巴,呆萌萌的看着大雕,似乎很疑惑为什么一直很乖的大大鸟突然目露凶光。

    方游叫苦不迭,撒开铁蛋的手翻转就拿出来一门暗器:暴雨梨花针。

    想都没想就突突突过去,一滴血没见着,那大雕的眼睛却是凶光阵阵了。

    能够对20级的怪造成300伤害的方游独家自创的暴雨梨花针,在大雕的身上竟然只能打出一个个ss。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方游欲哭无泪。

    但是俗话说的话,有些时候就是这么的巧合,老天让你死,游戏偏不让你死。

    就在方游等人面临绝境的时候,自沼泽深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哨声。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大雕就显示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忽然冲天而起。在方游等人的视线中缓缓的降落到了一旁的悬崖峭壁上,而与此同时,耳边却是穿来一阵破风声,紧接着,方游就感觉到一个硬硬的凉凉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耳边是一个男人清晰的呼吸声。

    “人,人我带来了,你们可以放了我奶奶了吧?”一旁的小白目眼神游移,看着方游,或者说方游身后的男人说道。

    方游感觉到绑架自己的那名男子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口气,口气略显轻蔑的开口道:“你这带来的是个什么?书生?弱鸡?这连给我们塞牙缝的都不够。”

    一旁的小白目吓得直掉眼泪,虽说这个小萝莉是利用了自己,但是这一看智商不足的小家伙方游也就没有啥戒心了。

    所以,方游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便是开口道:“我不知道阁下是什么意思,但是您也看到了,我不过是一介草民,如果您想要打劫咱的话”

    方游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来,身后挟持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方游竟然就这么直接转过来,不由大惊,正想要下杀手。

    却是被后者突然而来的一番话给雷了个外焦里透。

    “大哥,咱也是身无分文啊,这年头日子不好过啊,不如你让小弟入伙吧!”方游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那挟持之人,就差鼻涕横流了。

    那人有些尴尬,手上的兵器竟然是不知不觉间就放了下来,挠了挠头,一张脸上竟然带着几分呆憨。

    “我,我不是大当家的,我作不了主啊。”

    大概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来到这里,不喊救命喊入伙的奇怪家伙,这位np先生有些程序错乱了。

    而就在方游打算继续忽悠这位可怜的路人甲的时候,忽然身旁的大雕一声鸣叫。

    这位np先生立刻就恢复了神智,只不过比起刚刚的凶神恶煞来说,已经恢复淡然,如果不是为了不崩坏自己的人物方游简直都是想要大喊一声。你搞事情啊!

    不过就算如此,这位np先生对待方游等人的态度莫名奇妙的好了些。

    在得到自由的下一秒,苏莞就拉住了方游的胳膊,一双眼中满是关心,很显然刚刚对于方游的那一场劫持,大家基本毫无还手之力。

    一定要变强,这是苏莞之后定下来的第二个目标。保护好恩公!

    不知道苏莞大小姐脑洞突破天际的方游只是觉得对方是担心他的安慰,安抚好苏莞,又把一旁的铁蛋拉到怀里,默默地把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两把小刀收起来。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歪的,为什么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我带你们去见大当家的。你们小心些,这些沼泽和山晰都是凶毒之物。碰上了就要玩儿完了,请务必小心。”

    听着这位np小哥的提醒,方游表情严肃的点点头,跟在他后面一步步路走着。

    越往后鼻翼间的腥臭味就越浓,苏莞的脸色已经是有些不好看了,地方到处都是泥沼,一旦踩下去会把皮肤腐蚀,痛不欲生。

    那些巨大的蜥蜴在悬崖峭壁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看上去很是危险。

    不过,方游叹了一口气。游戏就是游戏,有些时候还是认清虚拟与现实的。

    于是,这个时候的方游腿不软了,眼不斜了,走起路来那是分外有劲儿。

    一旁的苏莞看着方游突然间变好的脸色,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不愧是恩公,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想好了对策,自己这个策略家还真是羞愧。

    随着周围的沼泽与动物减少,那只大雕也落了地,方游在终于看到了在峡谷深处上的内有乾坤。

    高高的阁楼上面带着一丝丝灰色的雾气,看上去有些阴森,木系的建筑看上去有些发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沼泽之地空气潮湿的缘故。

    但是很显而易见的,这个地方是一处要塞,即使他看上去好像并不那么牢固。

    “白目乖孙?!你可算是回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方游等人抬眼看去,却是看见了一位身着暗色绫罗,手执榆木手杖的斑白老人。

    此刻后者正笑盈盈的看着小白目,一双眯起的眼睛里带着惊喜和宽慰。

    “额,凌老太太。我们”那位np想要上前说些什么。

    却是被那老人睁眼一瞪,竟是讪讪的不说话了。让方游大感惊奇。

    “哼!你们把我乖孙拐走让她去骗人害人,好还没出事故,怎的我这把老骨头也该给你们松松筋骨!”老人狠狠用手杖敲打着地面,恨声道。

    那位np小喽啰被训的完全不敢开口,只是低声喃喃道:“我们这不是没人有您孙女这么大的神经么。好骗又呆!”

    见那老大瞪大眼就是想要冲过来打自己,小喽啰也只能大喊道:“凌老太太我们错了,我还要带着他们去见大当家,您放了我吧。”

    老太冷哼一声,忽然嘴里发出一声口哨,之间天空猛然一黑,在眨眼看去,老太身后竟然多了一只大雕。

    “那个,老奶奶,这是您的”方游咽了口口水,突然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太老神在在的摸了摸大雕,斜了方游一眼,慢慢答道:“哦,这是老身养的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