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的五章 双方的谈判

    叩响房门,听着屋内传来小白目天真的声音,方游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应道:“是我,方游,有事情想要向凌老太太商量。”

    方游说完,便是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来,小白目冲着他咧嘴一笑,便是转身回了屋子。

    方游跟了进去,这个地方倒是比他们暂住的地方雅致很多,比如说黑色过漆的原木桌子,再比如说床榻之上铺着的鲜艳被褥。无不再说这位凌老太太与这土匪头子的关系匪浅。

    “你是叫方游吧,我听小白目说过你,请坐。”凌老太太正经端坐在桌旁,平淡的开口道。

    方游小心翼翼的坐过去,不是他怂,只是因为这位凌老太的气势实在是强盛,让他隐隐间有种压迫感。

    咽了口口水,方游说道:“凌老太太安好,其实我这次来只是想要跟您商量一下,能不能即可动身。”

    “你是指的什么事情?”凌老太太一眼望过来,带着明显得疑惑。

    方游一愣,方才记起凌老太太并不知道自己的打算,但是在刚刚要开口的时候,却是被凌老太太打断了去。

    “说起来这次乖孙丢了是我的失职,那群人只想着要保下老身的命,对乖孙并没有过多的看管,才让他被一些人利用了。要是让老身知道那些人是谁,老身定不会放过他们!”说罢,老太太猛的放下茶盏,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额”方游有些反应不及,因为凌老太太很明显并不是想要让他来说的话题。只是刚刚那一番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叮!支线任务:帮助峡谷土匪找出叛徒限时两个小时,线索提供:伤口

    又是一个支线任务?还是限时的?这让方游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只有两个小时,所幸有提示,说道伤口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小白目手臂上的口子,虽然不长,却很深,如若不是划在了手臂上,恐怕就要隔断脉了,但即使如此,还是流了很多的血。

    以此看来,此人虽然没打算要小白目的命,却也狠的下手。

    心中一动,方游便是对凌老太太开口道:“凌老太太,我虽然不清楚这里的情况,但是很明显,伤害小白目和拐走小白母的人肯定与山寨中的人有所关联”

    “不可能是大当家,他的人我是知道的,你不必说了。”凌老太太干脆利落的回绝了方游的话,竟是一点机会都不打算给,老神在在的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

    但是方游却再接再厉,看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小白目,接着说道:“难道您就不想知道其中的内鬼是谁吗?”

    “这其中的事情,老身心中有数,自然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参与。”话说到这里,已经是相当不客气了。

    话里的意思来看,好似她很胸有成竹。

    “但是您也不想一直呆在这里吧?您有什么办法能够把内鬼找出来吗?万一小白目在被人利用了该怎么办?”方游依旧不肯放弃的游说着。

    砰的一声响,是老太太狠狠的敲了下拐杖,眉目间满是不耐。“我凌家的事情,不用你一个黄口小儿来操心!”

    “时候不早了,还是请回吧!”

    听到凌老太太已经下了逐客令,方游也只能不甘的退了下去。

    只是他并不想就此放弃,既然凌老太太不太想要插手这事,而他有需要急着走。那么也就知道速战速决了。

    没有什么是不能用暴力来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忽悠吧。

    说干就干,方游毫不犹豫的下了线,还好对于玩家的突然下线,游戏中都会有所应对,因此并不会担心被游戏中的np误解。

    睁开眼,还不等到眼前那细微的眩晕感散去,方游便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自己的破旧书柜,从里面翻出了一本本味道浓重的书籍。

    因为隔的时间太久,整个书柜里都散发着一种霉味儿,让方游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找了半响未果,方游直接一个光脑就打给了梁君。

    两分钟后,梁君的怒吼声穿来。

    “方游我叉叉个咒你!老子正在做任务啊你知不知道,支线任务啊!老子的儿子还在副本里啊!国家太子要是死了你赔啊!!”

    听着梁君中气十足的怒吼,方游套了掏耳朵,说道:“嗯,有件事情需要问你一下。”

    “快问!老子忙着呢!”梁君显然还在被迫下线的阴影当中。

    方游摸了摸下巴,说道:“你记不记得你从我这儿借走了一本医药学啊?”

    “干啥?你没事儿要那东西干啥?”梁君没好气的问道。

    随后紧接着就拔高了声音。“你这小子别告诉我你要考研?!考中医?!你竟然不带我!”语罢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滚你小子的!老实问你一句,在不在你那儿?!别逼我停你的餐饮费!”方游揉了揉眉头,无奈的威胁道

    “没劲,那本书没在我这儿,我记得你前几年不是往家寄了不少嘛?是不是顺便就寄过去了?”

    听到这句话,方游也是想起来三年前好像是寄过去一箱子书,或许真的是顺道寄过去了吧。“行,那你玩儿吧,挂了。”

    迅速切断通讯,在不挂这小子能掘地三尺的问你。

    不过既然没有的话,那也就只能

    打开页,搜索羊踯躅。

    看着上面呈现的图片,方游缓缓勾起了一抹笑容。

    大当家的觉得这几天过的很憋屈,先是前几天抢人抢了一尊大佛回来,时时刻刻供着不说,还要照看一个小姑娘。虽然这小姑娘长得水灵,但是却是大佛罩着的,他们自然不敢亏待。

    但是谁知道手下兄弟竟然有人不识好歹,伤了那小姑娘,幸好是回来了,要是回不来

    大当家的咂了咂嘴,到底也没把提到嗓子眼里的恐惧说出来。

    你说他这大当家要是想要惩戒背叛的兄弟,都是理所应当的,但是谁知道这个兄弟还不好动,那可是拜了把子的不说,在寨子里的威望不比他低,他要是真的动了这人,自己还要掂量掂量。

    但是又不能给那尊大佛一个交代,这让他进退两难,愁的头发都要白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却是传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