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被当红女明星挖墙脚(一)

    写下完结感言,点击将最后一章发表之后,颜昭便将小说的状态从“连载中”改为“已完结”,连载了半年的《长生》就此划上句号。

    颜昭是个作者,笔名长醉不复醒。不同于其他作者,她笔下的小说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而是做梦梦到的。她清楚的记得梦里发生的所有事,醒来后稍加整理,就变成了一本本的小说。

    《长生》完结后的当天晚上,她早早便入睡了。同以往一样,她又做梦了,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是结局却跟以往不一样,她醒来后看到的不是熟悉的房间,而是漫天星辰。

    颜昭穿越了,穿到自己梦里的世界,变成梦里的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名字跟她一样,也叫颜昭。

    时值盛夏,夜空中星子明灭,天边高挂的一轮弯月,洒下一层银色的光芒,笼罩大地。虫鸣声此起彼伏。

    颜昭正躺在悬崖底下的杂草丛里发呆。

    从身体里残留的记忆中得知,大概是在不久之前,原主开车经过此地,运气不好遇上路面滚石,连人带车从盘山公路上滚下来,当场丧命。她死了,灵魂却意外穿越到异世,附身于一个同名同姓,甚至就连样貌都一模一样的少女身上。

    那是一个修真世界,宗门与世家分占大陆,海域与十万大山则是妖修的地盘。原主穿越之初恰逢上清宗在陈留仙郡广收门徒,她测出了水木双系灵根,不多时便被闻讯赶来的青云峰首座江离收入门下。

    原主在修真界里挣扎了几百年,终于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唯物主义者修到了元婴期大圆满,准备冲击化神。她在游历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一座练虚期大能留下的秘境,历经千辛万苦破开禁制,眼看前辈留下的宝贝就要到手,却不知为何秘境内突生剧变,顷刻间崩塌。

    她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瞬间失去了意识。

    秘境崩塌产生的时空乱流将原主带回到原来的世界,但是她的灵魂在穿越时空的时候消散了,只留下一具身体,被穿越而来的颜昭占据。

    这里是导致原主穿越的那场车祸的现场,身边不远处躺着的是原主穿越之前的那具身体,还未僵硬。

    颜昭根据原主记忆中的方法,尝试了几次,才成功查探出这具身体的状况,一身修为倒是还在,并没有因为穿越时空而消失,只是从原本的元婴期大圆满跌落至金丹初期,且境界还有些不稳,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不过现世虽然也有天地灵气,但是稀薄得可怜,在这样的条件下,她想要稳固境界,没有个三年五载简直想都不要想。

    她正考虑着这些有的没的,原本只有虫鸣声的草丛里忽然亮起一片,伴随着一段陌生的钢琴曲。铃声连着响了三遍,颜昭才回过神来,站起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在杂草丛中找到再次响起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管家婆。

    “管家婆?”颜昭下意识的念了出来,却想不起来是谁。现世也许才过了几个小时,她占据的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却是在异界实打实的过了几百年,从前的记忆几乎都忘光了,若不是醒来后就看到自己的尸体,她大概都想不到这里会是曾经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

    她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看着它亮起又黑下去,反复几次之后,当屏幕再一次亮起时,她才滑动屏幕,将手机凑到耳边。

    “喂。”

    话音方才落下,听筒里就传出男人焦急的声音,“颜昭,你怎么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这个声音给颜昭一种熟悉的感觉,一时却想不起来,于是便问道,“你……是谁?”

    闻言,那头的人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语气也轻松了一些,“你别生气了,刚才是我错了,喜欢谁是你的自由,我不该拦着你。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该回来休息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好吗?熬夜第二天会冒出黑眼圈来的。”

    颜昭沉默片刻,又问,“你是谁?”

    她的语气很平静,并不像是赌气,那人轻笑一声,回道,“我是颜聿,你一个人的颜聿。好了乖,快回来吧,我在家等你。”

    久远的记忆里,的确有这么一个人,身姿挺拔眉眼风流。

    颜昭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星空,回道,“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的语气不可抑制的带了一些伤感。为自己,也为原主。从原主有限的记忆里,也能知道这不是她所在的世界,她大概再也回不了。至于原主,连灵魂都不复存在,又何谈归家。

    电话那头,颜聿又变得紧张起来,“颜昭你在哪儿,出什么事了?”

    颜昭略微思索了一下,答道,“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开车出来出了点意外,如今正在山崖底下。”

    “你有没有受伤?”颜聿追问。

    颜昭低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尸体,“我……没事,你来接我好不好?”

    颜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又安慰她别怕,让她别挂电话,他这就过来接她。颜昭嗯了声答应下来,听到电话里颜聿叫了一个叫唐泽的人的名字,交代了一些事之后,才又继续跟她说话。

    不过与其说是两人在说话,不如说是颜聿在说而颜昭在听,她一边听着,时不时回应一声,手上却忙着处理尸体。

    亲手处理自己的尸体,估计对谁来说都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奇怪体验。

    修真者逆天而行,有无数莫测的神通,处理一具尸体再简单不过了。不过她毕竟不是原主,不可能用得那么得心应手,在尸体旁边蹲下,先探查了一下具体情况,接着前后试了几次,才顺利将伤势复制了一部分到自己身上,而后伸手去触碰已经变得冰凉的肌肤,手指所及之处,骨肉顷刻之间化为粉末,被呼啸而来的夜风吹散。

    将尸体处理好后,她就坐在原地等着颜聿来找她,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她就听到空中传来声响,抬头就看见一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

    “颜昭!颜昭!你在哪儿?”有人喊她。

    颜昭站起身来,唤醒手机屏幕挥舞着,“我在这儿。”

    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着。

    直升机朝着她所在的方向飞来,慢慢降低,螺旋桨掀起的气流吹得地面上的草丛弯了腰,强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有一道人影从上面落了下来,奔跑着来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还好你没事,还好……”

    颜昭愣了愣,小声应道,“嗯,我没事。”

    -

    一转眼就过去了两天,这期间颜昭几乎都是躺在床上渡过的。医生替她上药包扎,颜聿就坐在床边看着,吃喝也全是他亲自喂的,只有在她睡着后,他才会离开。这么尽心尽力的照看,整个就是二十四孝好哥哥。不过他大概是有些生气了,至始至终都是冷着一张脸。

    给颜昭包扎的时候,医生还感叹她真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不仅小命健在,甚至都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基本全是皮外伤。

    医生叫李弈,星国top级的医科大学毕业,因为跟颜聿有交情,兼职做了颜家的家庭医生,一做就是好几年。颜昭只依稀记得这些信息,更多的就想不起来了。

    颜昭安静的听他说话,也不回答。她之前往自己身上弄这些伤,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毕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人又在车里,毫发无伤的话未免有些太过离谱。

    之后颜昭又演了两天重度伤残人士。直到李弈再三保证她已经好了,绝对没有任何后遗症的之后,颜聿终于肯放过她。不过只是把活动范围从房间的床上扩大了到了整个半山别墅。

    “虽然李弈说你的伤基本没问题了,但是伤口到底没完全愈合,要是不小心留疤了,你又要难过很久,所以尽量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吧,反正开学也还早。当然,你要是不……”颜聿话未说完,就见原本窝在阳台沙发上玩手机的女孩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应道,“嗯。”

    颜聿一怔,看向颜昭的眼神难免有些惊讶。她今年十八岁,还在叛逆的年纪,小时候的乖巧可爱不复存在,总是喜欢与他对着来。他说不许逃课,她就一周不见人,他说晚上十点以前要回家,她就夜不归宿,他说不许谈恋爱,她就找了一个男朋友,或者说包养了一个。至于是真的喜欢又或者只是为了气他,颜聿不得而知。

    若是以往,他提出这种要求,她根本就不会听。

    有时他远远的看着颜昭,将她与记忆中的人对比,偶尔会冒出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他想了很久,才找到一个看似合理,却也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解释:人是一种善变的生物,或许颜昭早就忘记从前说过的话,他却固守在回忆里走不出来。

    几天前的那次争吵,就是因为颜昭的男朋友生日快到了,而她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阳光影业正在筹备的电影《星光》的男主,把这个很多线上小生都想要的角色,给一个选秀出道才入圈的新人。她想捧人没什么,他只是觉得没必一下子给这么好的资源,除了电影以外,阳光旗下还有待拍的电视剧,挑一个戏份多的配角,先磨练一下演技,一步步慢慢来。

    颜昭不乐意,跟他争吵了几句,便气得摔门而去。

    当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硬撑着没妥协。后来电话打了几遍都无人接通,他的心里担忧到了极点,就怕她出什么意外。结果预感真的应验了。虽然颜昭运气好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他还是为此自责了很久,不停的想如果当时他叫住了她,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电话里的对话。

    只要她安好,只要她开心。

    他总不能一辈子沉浸在回忆里,也该走出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