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被当红女明星挖墙角(二)

    颜聿想得很好,然而下一刻,就听颜昭的手机响了起来。从他站的方向,刚好能看见屏幕中间来电人的名字——阿越,也就是颜昭的男朋友沈越文。

    瞧,男朋友的备注是阿越,而他的却是诸如讨厌鬼烦人精之类的,最近又变成了管家婆。颜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他早已过了冲动的年纪,悲欢喜乐都掩藏得很好,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副面瘫的表情,唯有面对颜昭时,情绪才会有一些波动,却也大多都是无奈与生气。

    他就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颜昭接通了电话,语气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平静,“喂。”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颜昭的表情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沉默着听了一会儿之后,才淡淡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后抬起头来看他,“哥哥,我明天要出门一趟。”

    颜昭的长相继承了父母的所有优点,远山眉秋水眸,鼻梁挺直,肌肤白皙细腻如上好的羊脂白玉,即便是隔得这么近,依然看不到任何瑕疵。在如玉的肌肤衬托下,唇色艳若三月盛开的桃花,教人忍不住想去亲吻。

    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看着她从天真可爱的孩童,一点点抽条,变成身姿曼妙的少女。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即便看了很多年,依然会觉得惊艳。

    “是去见沈越文?”明明刚才还在想该放手了,可是听了她的话,他还是忍不住。

    颜昭点点头,“嗯。”

    “之前说要给他的那个角色,你跟唐泽说一下,他会去安排。”他到底还是妥协了。

    颜昭的反应看起来似乎并不高兴,倒是有些可有可无的感觉,“也好。”

    颜聿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

    房间门被轻轻合上,发出的声音低得可以忽略不计,而颜昭又在阳台上,隔了这么远,理论上来说是听不到的。可她偏偏就听到了,甚至比这更细微的声音,比如屋后花园里蝴蝶煽动翅膀的声音,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以这具身体金丹初期的修为,感知范围内,便是微风拂过,吹得草叶摆动,她也能感觉得到。而这些只是最基本的,诸如御剑腾空之类的法术,也不在话下。

    颜昭倒是有心想试一试,但是现代社会不同于修真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太空里还有卫星,若是不小心暴露了,少不得要有一堆麻烦。且她刚接手身体,很多东西只停留在理论上,实际操作估计要练很久。

    不过她一点也不急,不出意外的话,她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修道从来都是与长生挂钩的,原主本是元婴期大圆满的境界,寿元已增至千岁有余,如今境界虽然跌落到金丹初期,却不会影响到寿元,哪怕受限于稀薄的天地灵气,再活个几百年也不在话下。

    且容颜永驻,青春不老!

    穿越之前的二十五年里,颜昭曾梦见过许多陌生离奇的片段,梦醒之后将它们补齐,就变成了长醉不复醒笔名下,发表的一部又一部畅销小说。后来这些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游戏,基本都是收益口碑双丰收。颜昭就算靠着这些作品带来的收益,都能过得很好,更何况她还有着良好的家世。

    然而人心都是贪婪的,她过着绝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却只觉得平淡又无聊。她一手缔造的笔下世界,大多数读者给的评价都是真实,还有不少打趣的留言,问她是不是真的穿越过。却不知道,那也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而现在,梦想成真!

    虽然再也回不去修真界,记忆中的世家宗门、十万大山与无尽海域,不能亲眼所见亲身游历,至少还有一身修为神通供她研习。

    该知足了。

    至于其他人?颜聿到底是这具身体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不管。而剩下的,比如刚才电话里的男朋友,不管从前有多少感情,几百年的时间过去后,都已忘得一干二净,就算是原主自己回来,也不可能继续这段感情。

    而颜昭也无意接手,之所以答应明天的见面,只是想提分手而已。

    一夜的时间过去。

    跟沈越文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在金水湾的心悦咖啡见面。

    颜昭睡到快十点才懒洋洋的爬起来。其实理论上来说,她现在的这具身体根本不需要睡觉,甚至连饭也不需要吃。凡修行结丹者,餐霞练气,吸风饮露,鲜少有人会贪图人世间的口腹之欲。不过她本质上还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睡觉吃饭一样不误。但也只是一种习惯,谈不上好坏与感受。

    颜聿明明吃过了早餐,但是她起来的时候,又坐下陪她一起。他只简单喝了半碗粥,颜昭亦是。他见此,便微微皱起眉头,“怎么就吃这么点?猫都比你吃得多!女孩子还是要丰腴一些才漂亮,你不必学着别人减肥。”

    倒是真有两分管家婆的样子。

    颜昭思及此,不由得笑了起来。

    对面的颜聿则是看得愣住了。十八岁本就是最好的年纪,这个岁数的女孩子,不需要太多的装饰,浑身洋溢着青春的美感。而颜昭样貌本就招人,这一笑,像是冰雪消融后百花争相绽放,美得勾人心魂,她说东,就绝不会往西。而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是因为颜聿已经很久没看到她笑了,或者说是对他笑。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连相安无事都很难,最终都会演变成争执,再以她带着怒气离开收尾。

    过了许久,他才收敛好情绪,似无意问道,“你笑什么?”

    “笑你像管家婆。”颜昭并未隐瞒,如实回答。

    颜聿觉得自己大概是中毒太深了。明明之前那么讨厌管家婆这个词,可是现在听她用带笑的语气说出来,心情竟也变得雀跃起来。

    不过这份好心情并未持续太久,因为颜昭要出门去见男朋友了。

    颜昭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对着楼梯的方向,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旁边摆了一台笔记本,看样子像是在办公,实则注意力都落在她身上。

    不用刻意盛装打扮,简单的白色连衣裙,亦能让人眼前一亮。

    视线余光里,女孩迈着悠闲的步伐往门口走去。司机早已等在外面,从他所在的方向,能透过落地窗看见女孩弯腰坐进了车里,佣人替她关上车门后,汽车缓缓驶离别墅。

    -

    颜昭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刚好两点差一分。

    沈越文订的包间临金水湖,阳光穿过窗外茂盛的树叶,在桌面上洒下细碎的光影。一个穿着休闲装的青年坐在进门右手边的位置,视线原本看向窗外,听到开门声这才转过头来。样貌倒是还不错,只是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对,像是在犹豫什么事。

    “颜颜,你来了。”

    “嗯。”颜昭点点头,走到对面坐下后,开口道,“我有事要跟你说。”

    不过没等她把剩下的话说完,就听对方回道,“对不起颜颜,我们分手吧!”

    “哦。”颜昭闻言,倒是来了一点兴趣。毕竟主动提分手,跟被人甩是两回事。而且从原主有限的记忆里,她对这个男朋友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对方选秀出身,虽然也有一定的实力,但是那一届可不缺关系户,最后能拿全国冠军,还是她在背后帮了他一把。出事之前跟哥哥的那一次争吵,也是为了给他一个角色。虽然这些都没有跟他说过,但是平日里对他也不差,吃穿用度都是一手包办,全是最好的。不过由于时间过去了太久,无从寻找当初的心情,也就无法分辨是真爱,还是……无聊包个小明星玩养成游戏,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为什么?”颜昭问,语气淡淡的。

    沈越文有些意外,他之前甚至做好了颜昭可能会非常难过哭着求他不要分手的准备,却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虽然追问了原因,表情看起来却像是事不关己一般。

    但意外归意外,并不影响他把余下的话说完。甚至对他而言,这样的结果还是比较好的,不必担心颜昭以后对他纠缠不休。

    “我……又遇到她了。”沈越文说道。

    这里的她,指的是他的前女友。

    沈越文遇到颜昭的时候,已经是大学毕业两年了,有一份工资不错前途看起来也不错的工作。他样貌生得很好,再加上有一副好嗓子,吉他弹得很好,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校草级别的人物。大学四年,追他的女生不计其数,不过正式交往过的,只有两任,都是谈了不到一年就分手了。但这两任女友,都不是他嘴里说的那个人。在她们之前,他还有一个女朋友,同时也是他的初恋女友。

    虽然最后分手了,但是男人对于初恋总是有着特殊情节的,更何况那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时隔多年再见初恋,而对方似乎也对他余情未了,沈越文的心一下子就躁动起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