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被当红女明星挖墙角(十)

    颜聿从小到大都是无神论者,可是在科学的活了二十几年后,他的身边一下子就变得不科学起来。

    如果说之前颜昭的情况还可以强行用双重人格来代替夺舍重生进行解释的话,现在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就真的是天方夜谭了,让人觉得难以置信,但偏偏又有铁一般的证据来证明那些都是真的。

    他亲眼看到颜昭掌心凭空变出一粒种子,接着种子生根发芽,冒出嫩绿的幼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抽条,最后结出两个花苞。他依稀听到两声轻微的声响,那是花朵绽开时发出的声音。

    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亲眼见证了从种子到花开的过程。哪怕潜意识里不愿意接受这一离谱的现象,但是理智告诉他,颜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苗头指向这一事实。比如那场车祸,连人带车摔下那么高的悬崖,最后车身都摔得面目全非,颜昭却只受了一点皮肉伤。又比如他亲身经历的这场车祸,事后有专业的团队对那场事故进行分析,而且不止一支队伍,都是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权威专家,但是无论哪一支队伍分析出来的结论,都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生还的几率。不止是他,那场连环车祸的受害者,按照事实进行推算,得出的结果,伤亡率要比真实情况高出一倍有余。

    这让几支事故推算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专家团队一度怀疑人生。之后一群人又拿了同期发生的车祸进行推算,最终得出的结果,都与事实基本相符。

    这就说明,不是专家团队搞错了,而是颜聿这事本身就有古怪。一群人在加班加点把前因后果及所有资料重新翻了几遍后,终于找出不对的地方,一切线索都指向颜昭。

    颜聿只能终止调查,并销毁所有相关资料。而这个时候,他其实都还抱着侥幸心理的。

    但是现在颜昭跟他摊牌了,用铁一般的事实将他的所有希望粉碎得一干二净,甚至颠覆了他的科学世界观。哪怕心里不愿意接受,他也无法否认颜昭说的那句话,就算回来的是他的妹妹,他的爱情也不会有结果。人的一生不过百年的时间,能献给爱情的时间就更少了,可是他的妹妹却穿越到一个修真大陆,在那边修炼了几百年,之前十八年的记忆早已忘得差不多,对她来说,这个世界可能才是陌生的,他这个连血缘关系的哥哥自然也是陌生的。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颜聿跟颜昭在花园里坐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余晖染红了大片的天空,这才起身回屋里。

    颜昭像是来时一样,很自然的伸手去推轮椅,而颜聿也没什么反应,表情一如初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颜昭推着轮椅行走在花园的小径上,远远看去两人之前的气氛很和谐,甚至透露出一股宁静美好的感觉。但是两个人都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

    颜聿养伤期间,颜昭一直都待在家里,一日三餐两人照常一起吃,闲暇时也都待在客厅,一人占据一个角落,颜昭上网看新闻看电视,颜聿身残志坚处理受伤期间堆积的事情。

    如果说之前颜昭还略微有些顾忌的话,在摊牌以后,她直接放飞自我了。修真者的神通,完全超乎信奉科学的人的想象。比如颜聿觉得渴了,想要伸手去拿放在旁边的水杯,他才刚冒出这个念头,视线落到杯子上,还没来得及伸手,下一秒就见原本好好放在桌子上的水杯缓缓飘了起来,而后移动到他嘴边,杯盖自己揭开,杯身微微倾斜凑到他唇边。

    颜聿面无表情的张嘴喝水。

    仿佛知道他心里所想,当他觉得够了的时候,杯子自动离开他的唇,杯盖盖上,又飘回到刚才那个位置,不差分毫,像是根本不曾移动过的样子。

    颜聿侧过头看向颜昭,她一身休闲的打扮,一头长发扎成丸子顶在头上,整个人窝在沙发里,像是某种小动物一样蜷缩成一团。似乎是一早就知道他会看她,他的视线移过去,正好与她对上。女孩的脸精致而又美丽,或许是因为住了另一个灵魂,给他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她一手托腮,唇角微微向上弯起,勾勒出愉悦的弧度,唇色嫣红莹润,艳如三月盛开的桃花。

    “谢谢。”颜聿说道。

    “不客气。”颜昭笑着回他。

    哪怕明知道这具身体里住着的只是一个名字相同的陌生人,可是颜聿竟然觉得这样相处,也不是不能接受。不过有个问题,“虽然现在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但是万一有人进来,看见了怎么办?”

    “不会有问题的。”颜昭给出肯定的答案,“整个半山别墅都在我的感知范围内,就是地下的蚂蚁爬过,我也能感觉得到,更何况是人。而且就算真的有人进来了也没关系,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就能解决。”

    颜聿习惯了以科学的眼光去看待事情,听颜昭这么说,下意识就问道,“理论知识跟亲自动手实践差别应该很大吧,你才……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完全掌握了吗?”

    颜昭想了想,回道,“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不顺利,练习了一段时间就好了。本来觉得没什么问题,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有些太顺利了。她花了上百年的时间修行的结果,我却只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就掌握,要知道在她的记忆中,她可是属于天赋卓绝的那一类人。”

    这里的她,指的是原来的颜昭。

    颜聿没有立即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问,“你跟她之间,会不会有某种关系?”

    颜昭疑惑的看他,“怎么会这么问?”

    “你跟我说过她在修真界的经历,你现在的身体,最初是属于修真界的颜昭,被她穿越过去占据,一样的名字,一样的长相……再加上你说过的关于你自己的事,你不觉得太过巧合了吗?”

    颜聿说的情况,颜昭不是没想过,但是已知的线索太少了,基本等同于无,根本无从考据。她并非是那种凡事都必须要追根究底的性格,只要这件事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坏的影响,她就可以不去理会。但是此刻,她从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颜聿脸上看到了类似期盼的情绪,微愣后,将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吞了回去,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或许吧。不是有很多人相信有前世今生吗,也许我跟你的妹妹颜昭,还有修真界的那个颜昭,我们三个就是这样的因果关系。”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之后颜昭跟颜聿之间的关系一度变得很奇怪,或者说是颜聿单方面的变化更为恰当。偶尔他会试图了解颜昭,了解她曾经的生活。有的时候又会下意识的跟她说起从前的事,仿佛真的把她当成了妹妹。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刻意疏远颜昭,避而不见,但凡她所在的地方,他都不会过去。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两人之间的关系才恢复正常。

    颜昭跟颜聿一起生活了十年。这些年里他始终单身一人,而颜昭也没有交往过男朋友。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吃饭,闲暇时待在同一个空间,各做自己的事。

    身边的人操碎了心,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却没有什么感觉。

    十年如一日。

    但又有不同,那就是颜聿身上的变化。十年的时间,他从俊美的青年,变成了成熟稳重的中年人。而颜昭的那张脸,却依旧是十八岁时的样子,时间根本不曾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那一年,颜昭陪颜聿过完生日后,他对她说,“你走吧,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做所有你想做的事。”

    颜昭与他对视许久之后,轻轻点了头。

    “好。”

    当天晚上,颜昭就走了。

    之后她跟颜聿之间仍然有联系,但是基本停留在虚拟网络上。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告诉他,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也会跟他分享。

    每一年,颜昭都会回去两次。一次是父母的忌日,另一次是颜聿的生日。每次都只待一天。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又到了颜聿的生日,颜昭从极北冰原赶回去看他。

    “我以为……我会等不到你。”颜聿的声音听起来苍老又虚弱。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他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满头银发,眼中一片浑浊,躺在加护病房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

    颜昭依旧是他记忆中的模样,远山眉秋水眸,鼻梁挺直,肌肤白皙细腻如上好的羊脂白玉,找不出一点瑕疵。在如玉的肌肤衬托下,唇色艳若三月盛开的桃花,教人忍不住想去亲吻。

    “没想到还能见最后一面。”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这时候,他的眼神是明亮的,精神看起来也很好,哪怕容颜苍老,却也能够看得几分出年少时的英俊隽秀。

    颜昭走到他身边,俯下身去,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像是清晨亲吻黄昏。

    颜聿眼中掠过笑意,而后缓缓闭上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