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现世(一)

    随着病床上的老人安详地闭上眼,呼吸停止,心脏停搏,床头心电监护仪的警报灯开始闪烁,并发出滴滴滴的报警音。

    片刻后,只听一声响,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青年冲了进来,直奔病床,伴随着一声悲恸的喊声,“爸!”

    他双膝跪地,伏在病床边,抓着老年逐渐冰凉的手,眼眶通红,眼里弥漫着水光。

    “爸……”他终是没能忍住,低声哭了起来。

    从称呼就能知道,这是颜聿的儿子。他一生未婚,这个孩子是六十岁那年从颜氏旗下的福利院里挑选收养的,取名颜思朝,最后一个字读zhao,一声,同“昭”,而非chao。

    颜氏偌大家业,最终交到了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手里。

    一周前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下午医生检查的时候,隐晦的暗示说大概就是今晚了。而今天却是颜聿的生日,本来是好日子,没想到会迎来这样一个噩耗。

    颜思朝本想陪着父亲走完最后的时光,可是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颜聿再一次用眼神示意他该走了。

    是的,再一次。每一年的生日当天,到了晚上十一点,颜聿就会回到位于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关上房门拉上窗帘,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从颜思朝记事起就这样,这么多年来从无例外。

    年少好奇心旺盛时,颜思朝曾试图窥探父亲的秘密,最后结果毫不意外都以失败告终。后来他就习惯了每年陪父亲到十一点,道一声晚安。多年下来,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他以为会有例外,却没想到依旧如故。当了二十几年的听话孩子,最后这一刻颜思朝想要做一回违背父亲意愿的坏孩子,但是在对上颜聿的眼神后,他最终还是妥协了,道一声晚安后,离开房间。

    十一点离开,十一点二十听到警报铃响,再进入病房时,老人已经永远地长眠。他走得很安详,脸上甚至可见微微的笑意。

    亲人离世,悲伤在所难免。但是颜思朝在难过的同时,还有一丝委屈,因为父亲临到头也不愿意让他陪着走完最后一段时光。

    他哭了许久,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落到头上,动作温柔的拍了拍。

    这一年,颜聿八十八岁,对于人类而言,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高龄了。一般人到了晚年,身体各项功能衰退,就会变得容易生病。但是这一点放在颜聿身上,却是不成立的。细数他的一生,除了二十五岁那年那场车祸以外,就连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小痛都屈指可数,顺遂得让人羡慕妒忌。

    不过他始终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年纪,似乎已经到了他身体的极限。时间进入秋季以后,原本健康的身体一下子垮了,大大小小的病不间断来袭,坚持了没多久,他就住进了加护病房。但是没住太久他就离开了,原因不是病愈出院,只是病房转移到了半山别墅。

    颜聿的病房,从下午之后,除了颜思朝以外,再没有任何人进来过。刚才听到警报铃,也只有他一个人进来,现在忽然多出第三个人,又是在深夜时分,任何一个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被吓到。

    颜思朝也不例外。他身体一僵,而后猛地抬起头看向旁边。

    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站在床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底却似乎有一丝悲伤。

    颜思朝整个人都愣住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女孩的长相。毫无疑问那是一张极致美丽的脸,不过他愣住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熟悉。

    “颜昭?”他下意识叫出这个名字。

    父亲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他一生未婚,就是因为这个人。这一点颜思朝知道,颜家的佣人们知道,甚至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

    住在颜聿心里的人,叫做颜昭,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同时也是颜家真正的继承人。可惜在颜聿四十岁那年,颜昭不幸车祸去世。

    他对颜昭的感情,也是颜思朝名字的由来。

    颜思朝见过颜昭的照片及视频,那是一张让人看过一眼便难以忘怀的美丽面孔,跟如今眼前看到的分毫不差。但是他第一次见到照片跟视频,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而那些照片跟视频,又是拍摄于几十年前。撇开颜昭已经去世不谈,就算她还活着,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也该是白发苍苍脸上满布皱纹的模样,怎么可能跟照片上一模一样!

    “你是谁?!”颜聿起身,退后几步跟她拉开距离,一脸防备之色,“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想做什么?”

    “我来看看他。”女孩声音很轻柔悦耳,“颜家就交给你了,别让他失望。”

    “再见。”

    随着话音落下,颜思朝亲眼看到女孩的声音一点点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

    事情从开始到结束,连五分钟的时间都不到,短暂又离奇,让人怀疑是不是幻觉。可是颜思朝很清楚,不是幻觉,而是真实。

    这么多年来心中跟父亲有关的疑惑,也终于得到解释。

    为什么明明那么喜欢,她的忌日却从来不见祭拜,为什么每年生日十一点之后一定要回房,多年前那场车祸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还有每年爷爷奶奶忌日,坟前总会多出的一束花……

    因为颜昭还活着,因为她不是普通人,甚至是不是人都很难说。这种情况下,父亲和她,注定是无法在一起的,同时也不可能忘记她。

    -

    “叮咚……叮咚……”

    “颜小姐,你在家吗?颜小姐!”

    门铃声混合着女人的喊声,将颜昭吵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瞬间又被刺眼的阳光逼得闭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

    当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一间以浅蓝为主色调的房间,整体简洁大方的装修风格。她正躺在大床上,午后的阳光穿过落地窗照射进来。

    这是她住了三年多的房间,本应该熟悉至极,现在看来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赤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走到衣帽间。巨大的穿衣镜里,映出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二十几岁的年纪,五官精致美丽,明明看了许多年,此刻却给她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颜小姐!颜小姐!”女人声音再一次从门外传来。门铃声也随之响起。

    颜昭盯着镜子看了许久,这才转过身走出房间,穿过客厅,打开大门。

    “总算是开门了!”门口的女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道,“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差点就要通知杨管家了!”

    颜昭看着她的脸,过了片刻才开口,语气略微有些迟疑,“丽姨……?”

    丽姨看着她有些呆愣的表情,关切道,“怎么了颜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颜昭摇摇头,“只是做了一个梦……”

    “做噩梦了吧,别怕,只是梦而已……”丽姨一边安慰她,进到屋里来,顺手关上了大门。

    丽姨是杨管家给颜昭找来的保姆,不过由于她不习惯别人插足她的私人空间,所以把丽姨安排在隔壁,每天到了点过来给她做饭,再简单收拾一下屋子。卫生有另外一个人负责,三天一次。

    丽姨问颜昭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她回答说随便后,对方便直接去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颜昭从书房里抱出笔记本,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开机后找到名为脑洞的文件夹,点开,搜索,很快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管家跟我说了你最近的情况,介意跟我说说吗?”

    ——“你别说话,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2013年11月27日梦见。』

    这是五年前的记录的东西。

    她盯着这两句话看了很久,脑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某些画面,一一掠过后,最终停留在一张苍老的脸上,最后那个笑容,清晰得仿佛就在眼前。

    “颜聿……”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翻动文件夹,里面有很多类似的文档。

    ——“他要江山,我要你!”

    『2015年9月18日梦见。』

    ——“精灵没有消失,只是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跟我走,我带你看遍世上的所有风景。”

    『2016年3月3日梦见。』

    ……

    “颜小姐,饭做好了!”丽姨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颜昭闻言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之后,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站起身来。这之前她把手机放在身边,一时没想起,站起来时不小心碰到了。

    眼看手机就要落到地上,她下意识想要用法术让其停下。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她就愣住了,因为反应过来这里是现实世界,而非梦境。

    然而下一刻,她猛然瞪大了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