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江山美人(一)

    大雍三十九年,自开春以来,水旱累见,地震屡闻,频发的灾祸使得民不聊生。宣帝连下三道罪己诏,将一切归罪于自己的“不德”,拖着病体亲自登坛祭天,祈求上天怜悯,免大雍子民苦难流离。

    谁知上天恩德未能求来,反倒是宣帝本人像是被妖邪之物迷了神智一般,一改往日勤政爱民的做派,不顾朝中大臣劝诫与阻拦,立一来历不明的女子为后,对其千娇百宠,万般迁就。

    兖京城中传言无数,皆言新后有倾城之容,能迷人心魄,乃是狐妖化身,以人精气为食。

    传言很快应验,次年三月,宣帝于早朝突发疾病,自此缠绵于病榻,宫中御医皆束手无策。

    屋漏偏逢连夜雨,同年七月,西凤破晋,成为大雍北方的新崛起的势力。修整数月后,于入冬之际大肆举兵入侵,夺大雍北方通幽二州,直指兖京。

    宣帝闻讯,病情愈重,临死之前将太子赵世恒召至床前交代遗言。

    当夜,宣帝崩。然太子赵世恒继位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将太后囚于长明宫。

    颜昭从睡梦中醒来,就变成了这个被“囚禁”的太后。同名同姓,同样的五官,只是略显稚嫩,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眉目之间却又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妩媚,倒真有几分街头巷尾传言中妖狐化身的感觉。

    同上次一样,她只继承了原主部分的记忆。

    -

    金水起源有仙山,亭台楼阁迷雾间,其中绰约多仙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这是大雍跟仙人有关的传言中,流传最广的版本。不过只有走投无路之人,才会寄希望于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说,循着金水河逆流而上,寻找仙人的踪影,最终殒命于半途。大多数人,只把这当做故事来听。

    却不知仙山真的存在,看似隐于重重迷雾之后,实则不在此间,俗世凡人,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少女颜昭便是来自那里,应大雍宣帝的召请而来。

    陈朝末年,战乱四起,大雍开国太祖赵兴业举兵造反,不想在形势一片大好之际被最信任的兄弟出卖,兵败如山,虽然最后侥幸活了下来,却只剩下一队残兵,想要东山再起,简直难如登天。像所有走投无路的人一样,他将希望寄托于金水河源头的仙人。虽然他最终也没能找到仙山所在,不过遇上了受伤的仙人,结下一段善缘。仙人离去时,给了他一件信物,许诺会帮他三次。

    第一次,仙人应召而来,于千军万马之中取陈王首级,困三十万陈军于竖野,又引动天地异象,青龙盘旋于天空,鸾凤随之起舞,一道金光穿破黑压压的云层,照射到赵兴业身上,一手缔造了“君权神授,天选之子”的异象。

    第二次使用信物寻求仙人帮助的,是大雍的第二任帝王,只为救心爱之人。

    此后百年,大雍君主贤明,江山繁荣昌盛,仙人给予的信物作为最高机密,同传国玉玺一起,一代代传下来,历任帝王只有在长眠之前,才会将秘密告诉继任者。

    江山传至宣帝手中,逐渐由平稳走向风雨飘摇。他子嗣艰难,到了不惑之年才得一子,溺爱无比,自知无法给孩子一个平稳的江山,于是催动信物,召请仙人而来。

    却不想,召来的并非是秘闻中提到的龙章凤姿卓尔不凡的青年,而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明眸善睐,倾国之姿。

    “长青门颜昭应召而来,说出你的请求。”

    此时距离仙人传下信物,已经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世人想象中的仙人,吸风饮露,餐霞练气,是长生不老的存在。而金水尽头迷雾里的仙人,其实只是一群修习术法的术士,虽然较之普通人要长寿一些,终归还是有长眠的一天。

    当初赠予大雍太祖信物的仙人,早已与世长辞,不过承诺却是代代传承下来。宣帝召请之时,刚好传到少女颜昭手中不久。

    “求仙子庇佑我儿,保大雍江山百年安稳!”

    “你贪心了,我最多只能在此间待五年,保他五年平安。”术士不能随意干扰俗世之事,颜昭的师祖第一次应召而来,干涉王朝更迭,便遭了反噬,伤势之重,足足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修养好。

    宣帝闻言,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但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的皇儿长大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

    不过她的安置问题有些麻烦,俗世之中当真难寻足够尊贵却又适合女子的身份,宣帝思来想去,最终给她寻了皇后的位置,待他长眠,她便是皇太后,既有尊荣的地位,又能就近照看他的皇儿。

    少女颜昭不在世俗之中长大,对女子视若生命的名节并不在意,反正五年后她就会回到迷雾之后,继续修行之路,于是点头应下宣帝请求。

    宣帝临死前,本来是要将这一切告诉太子,结果他错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话说一半便咽气了。太子理解错了他的意思,误以为少女颜昭真如坊间传言一样是妖狐化身,若非宣帝遗诏中提及要善待她,赵世恒估计会把她送进皇陵陪葬。

    便宜儿子误会了,少女颜昭也不解释,反正她只要保他不死就成。她大多数时间都在修行,待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冷清的长青宫跟文武百官上朝的清正殿并没有什么区别。

    -

    颜昭大致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原主意识消失的原因,她却不知道。

    其实认真说起来,上一个世界里,关于身体原主人的灵魂在穿越时空的时候消散了这个说法,也是她的猜测,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短时间内,这个问题很难找到答案,颜昭也只能将疑惑收起,关心别的问题。

    比如关于术士的存在。

    如果按照武力值划分世界等级,上一次穿越占据的身体记忆中的修真界,显然要比这个世界高出许多。这里的术士,虽然也能修行法术,但是上限很低,不说长生不老,就连两百岁的寿元都无法突破。而且术法的修行原理,给颜昭的感觉就像是修真的简化版,并且还是失败的改动产物。

    还有金水河源头的仙山外笼罩的层层迷雾,从少女颜昭的记忆中来看,并非术士自行布置的,而是一开始就存在。这么多年里,所有进入迷雾之中试图探索秘密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迷雾的另一头是什么,寻仙问道之途,还是埋骨之地,谁也不知道。

    少女颜昭的师父,就是在寿元将尽之时,选择赌一把,迈入迷雾之中。如果没有这次的意外,多年后的某一日,她必然也会追寻师门长辈的脚步,踏入迷雾之中,寻找困惑她多年的问题的答案。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她莫名其妙的消失,身体被同样一头雾水的颜昭接手。

    “迷雾的尽头,到底是什么……”颜昭倚在美人榻上,微微眯起眼,低声呢喃道。

    -

    赵长渊进到寝宫中,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副美人倚榻凝眉沉思的模样,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玉手纤纤,不染丹蔻,一身衣衫略有不整,露出精致的锁骨。

    “果真是个妖精,难怪能迷得先帝神魂颠倒!”他冷笑一声。

    颜昭闻言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懒懒抬起眼帘看了一眼来人。身材高大,剑眉星目,英武不凡,一身杀伐之气,不出意外应是出身军中。颜昭很快就从记忆中翻找出来人的身份,靖王赵长渊,宣帝最为忌讳之人。

    “王爷怎么想起到这长青宫中来看哀家?”颜昭单手托腮,说话声音懒洋洋的,眼角眉梢不自觉流露出几分媚人之态。

    如若是原主,怕是连眼神都懒得施舍赵长渊一个,甚至可能略施小计,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他。典型的沉迷修行不可自拔的少女形象。不过颜昭不一样,她对术法不怎么感兴趣,真正感兴趣的是仙山迷雾背后隐藏的东西,但是要等到几年之后才能去探索,毕竟原主答应了宣帝,保他儿子五年平安,她总不能一来就坏人信誉。

    偌大一个大雍皇宫之中,甚至普天之下,再没有一个了解原主的人,再加上又有术法傍身,颜昭根本无所顾忌,不用刻意去模仿原主的行为举止,一切随心所欲。

    赵长渊见了,神色一暗,喉头一紧,忽而几步上前来到榻前,俯下身去,伸手欲要去捏颜昭的下巴,结果却在他意料之外。

    只见榻上美人不知何时已抬起手,两根青葱玉指像是玩闹般将他的手指夹住,然而任凭他用尽力气,也无法推进分毫,同时就连收回都做不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