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江山美人(四)

    “你想要皇位吗?”颜昭问她, 漫不经心的语气, 仿佛说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而不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王座。

    于深更半夜,跟一个陌生而又危险的女人谈论这个禁忌的话题,并不是理智的行为。可是那声音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那双眼让人忍不住沉溺。哪怕赵长渊心知肚明, 却还是忍不住顺着对方的话往下想。

    他想要皇位吗?

    应该是想的。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天底下, 鲜少有男人能逃得过这个诱惑。他也不例外。只是想到美人的时候, 他的视线不受控制的落到颜昭身上。

    这是他此生见过最美的女人,在这以前, 便是做梦也描绘不出这样的绝色。看似柔弱易折, 实则出手便可轻易取人性命,两种极端在同一个人身上提现出来,混合而矛盾的美, 更让人沉迷不可自拔。

    ……

    他想要皇位,但执念其实没有那么深,不否认有贪图权势的原因在里面,但更多的其实还是不甘。

    他出身礼亲王府,又是次子,本来别说皇位,就连王位都跟他没多少关系。偏偏宣帝子嗣艰难, 以过继的名义将他接到身边, 从小以储君的标准教导培养, 却又因为心中渺茫的希望,一直拖着不愿意给他一个身份。直至太子赵世恒出生,他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在一夜之间成为笑柄,当年兖京城中街头巷尾的传言,可一点也不比颜昭妖狐化身的说法少。

    那时他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忍受不了众人的嘲笑,选择逃离兖京城,直奔西北苦寒之地。边境风雪肆掠,又有敌军不时侵扰,别说锦衣玉食,很多时候连睡个好觉都是奢求。但即便如此,赵长渊也不恨宣帝,因为在太子赵世恒出生之前,宣帝对他一直很好,严师慈父,他都做到了。

    他告诉自己,都过去了,不要再去想,并且努力回避所有跟兖京城有关的消息。他在西北一待就是十余年的时间,当初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的俊俏少年郎,已长成英武不凡浑身散发着阳刚之美的男人。他在军□□绩传到宣帝耳中,后者似乎终于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于是下旨宣召他回京。

    后来赵长渊就一直在想,如果赵世恒不像这样一无是处,但凡有一项能胜过他,他是不是就不会被不甘的情绪纠缠折磨这么多年?

    明明他也是宣帝一手教养长大的孩子,不说天纵英才文韬武略,至少他每一项都尽力尽力去学习。而赵世恒呢?宣帝对他千娇百宠,恨不得把所有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最后却养出了一个一无是处,就连品行都不可取的人。却因为那点血缘关系,不费吹灰之力就取得胜利,赢的不止是天下,还有亲情。

    赵长渊始终记得,先帝归天之前,看向他时那种防备的眼神,让他觉得可悲又可笑。

    你不就是怕我抢你儿子的皇位吗?那我就抢给你看,让他一辈子都别想过得安稳!

    ……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见赵长渊许久不说话,颜昭便又问了一句。“反正这里又没有别人,无论你怎么回答,也不会有人知道。”

    赵长渊闻言回过神来,“想,也不想。不如你先说说,想要跟本王做什么交易?”

    “交易的前提是王爷你想要这个皇位,但是现在看来还没想清楚,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

    听到这番话,赵长渊便知她这是想要结束这次谈话离开了。他心中生出一丝不舍,于是便出言道,“那就当本王想要,就能继续说了吧?”

    颜昭抬眼看他,面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赵长渊十分的不自在,却还是强撑着,板着一张脸与之对视。

    片刻后,只听一声轻笑,颜昭眉眼弯起,对他道,“王爷这个答案说得还真是敷衍,不过我心情好,跟你说说也没关系。你想要这个皇位,可以,但是必须要在五年后,这期间只要保证赵世恒活着就行,之后要怎么处理,全凭你意愿。”

    赵长渊等了片刻,见她不再说话,这才开口,“这样就完了?这只能算是你单方面对本王提出要求吧,交易可是有来有往的,本王付出代价,却没有任何收获,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你得到了皇位。”

    “本王现在也可以动手,为何要苦等五年,一千多个日夜?”

    “你大可以试试现在动手,一次两次我可能手下留情,但是次数多数,指不定就会想要从源头处解决一切麻烦。”

    这话已经是明晃晃的威胁了,赵长渊听了,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人生得好看,剑眉星目英武不凡,配上高大健壮的身材,足够让人侧目。

    “你与先帝的约定,只是保赵世恒稳坐皇位五年吗?”

    颜昭闻言多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啊。”顿了顿,又继续道,“所以白天那次,是为了试探?不过你不觉得太冒险了吗?如果换做是我,在你离开之后,就会直接把人杀了,对外宣称是不堪受辱服毒自尽,直接把罪名扣到你头上,调动禁军把你拦下,不讲证据不开庭当场斩杀,从此高枕无忧。”

    赵长渊摇摇头,“别人或许会这么做,但是赵世恒不会,我太了解他了,他没有这份魄力。”

    事实也的确如他所说。颜昭跳过这个话题,回到正题,“既然你知道我跟先帝的约定,想必应该清楚,只要我在一天,你就不能拿赵世恒怎么样。左右这五年你是一定要等的,不如跟我做个交易,五年后,我会让皇位名正言顺的交到你手里。”

    “……好。”

    赵长渊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而后眼睁睁看着那个穿着一袭红衣的曼妙身影瞬间消失不见,石凳上却是凭空多出一张纸片。他走过去,弯下腰将纸片捡起来,皎洁月光下,清晰可见纸片上以朱砂描绘出一个神秘而复杂的图案。

    “仙家神通,果真莫测……”

    -

    长青宫。

    皎洁的月光穿过窗户照进室内,轻纱帐幔后的床榻上,颜昭睁开眼。

    靖王府中与赵长渊交谈的人,的确是她,但又不是她,因为那只是一张附着了她意识的纸。寄神于物,这是术士的手段。

    她抬眼看了屋内,榻前躺着赵世恒,不远处是那个内侍。二人被她施了法,一直昏睡在此,无法醒来。然而在宫里其他人看来,皇帝早已带着内侍离开,不过与往日略有些不同,未曾召妃嫔前来伺候,便直接睡下了。

    这跟寄神于物一样,也是术士的手段之一,取一滴血,便可化成一个人,不过只是徒有其行,并无其神。赵世恒跟内侍说的话,都是由颜昭控制的,所以宫人才会觉得皇帝与平日略有不同。

    傍晚的时候,弄昏了这两个人之后不久,颜昭就已经拿定了主意,抹掉赵世恒脑中所有关于她的记忆,重新灌输一段进去,让他从此不会再来烦她,其余的则一概不动。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以术士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好在她还有修真者的手段,只是这具身体能感知到以及动用的灵力实在太少,她只能借助外力,在长青宫中布置了一个聚灵阵,凝月之精华为己用。

    待聚灵阵布置好之后,还需等待一段时间,于是她就抽空去了靖王府一趟,这会儿回来,时间刚好。

    颜昭施法将二人带到聚灵阵的中心,她自己盘膝坐下,双手掐诀,引导天地灵气进入体内。

    此刻,她心无旁骛,是以未曾察觉外界变化。

    原本晴朗的夜空渐渐被乌云笼罩,盘踞于皇宫上空,最终将星辰与明月尽数遮掩,天地陷入黑暗之中,风雨欲来。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只见一道闪电撕裂夜空,接着这片刻的光明,可见皇宫上方风云涌动,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搅动。

    此时,绝大多数人正处于睡梦中,但是皇宫之中,却是有人彻夜值守,见此情况几乎吓了个半死,本应该立即上报的,却像是被蛊惑定身了一般,只能瞪大眼看向风云聚集的地方,那是……长青宫的上方!

    -

    靖王府,颜昭走后,赵长渊更是无法入睡。满头满脑,都是那张脸那双眼,耳畔回荡着银铃般的笑声,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之后,视线无意间看向窗外,便发现了不对。他瞬间翻身从床上爬起来,冲到屋外,几个纵身跃上屋顶,观察了片刻后,他就已经确定,异象笼罩之处正是大雍皇宫。

    虽然无法确定具体是皇宫中那一处,但是他下意识想到了颜昭。这等天地异象,想来也只能是由仙人引动。

    但是她想干什么?

    赵长渊总觉得心中不安,只犹豫了一瞬,他便纵身从房顶跳下,回到房中穿上衣衫后,径直出了院子,一路来到马厩,牵了一匹马,翻身跨上去,鞭子一抽,向着皇宫的方向奔去。

    -

    “放逐……罪……不容……”

    长青宫,聚灵阵中,颜昭恍惚感觉到虚空之中有什么东西传递出模糊的意识,她睁开眼的一瞬间,便见无数天雷齐齐落下,正是她所在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