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江山美人(五)

    颜昭:“……”

    这架势看起来, 很像是渡劫, 但是术士这一体系中,根本没有渡劫的概念,修真者的记忆里倒是有,但那也是飞升成仙时才会遇到。她根据经验换算了一下, 这具身体的修为, 就连筑基的水平都达不到,离飞升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于是她有些想不通, 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头顶上方风云涌动, 黑色云层不断翻卷,雷蛇扭动狂舞, 密集的劈在她周围。好在阵眼位于空旷的地方, 天雷劈下来,最多就是在地面上留下点痕迹,再糟蹋一下花花草草, 倒是不至于劈上屋子连累其他人。

    这诡异的雷蛇显然是冲着她来的,一开始的时候颜昭其实还有些担心会不会劈到她,但是过了好久,依旧只在她周围肆掠,把长青宫这一片区域都快劈成废墟了,却始终没有一道雷落到她身上,她就开始怀疑操纵者的准头, 这得眼瞎手残到什么程度, 才能一个不落尽数劈歪?

    这里的操纵者, 并非是指影视剧里耳熟能详的雷公电母之类的角色,甚至不一定是人,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因为她听到的那番话,虽然断断续续,但也能猜出大致的意思。

    放逐,应该是指放逐之地。而所谓放逐,一般都是对有罪之人的惩罚,就像古时常见的流放之刑一样。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颜昭就觉得术士的体系以及术法的修行原理,跟修真之道有很多相同之处,前者像是后者的简化版,并且是失败的改动产物。但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从术法与修真之道的相似,可以猜想这一界或许是修真界用来流放罪人的地方,为了让这些罪人永世不能翻身,修真界的人可能改动过这一界的法则,但也可能是天然形成的。从最早一批被流放到这里的修真者开始,前人不断试探摸索,终于将修真之道改成了规则允许的术士之法。整个体系传承到如今,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代,中途可能发生过什么变化,以至于后来的人完全不知道修真之道,只以术士自居。

    如今颜昭为了抹去赵世恒的记忆,布下聚灵阵,凝月之精华,引天地灵气为己用,这是最正统的修真之道,因此触动了这界法则,降下天雷试图抹杀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劈来劈去,就是落不到她身上。

    如果法则有意识,像人一样拥有喜怒哀乐之类的情绪,估计已经被气得半死了。

    颜昭不厚道的想着,而下一刻,就像是她的想法得到印证一般,只见天空降下更多的雷蛇,宛若妖魔之手,疯狂扭曲舞动,波及到更多的地方,原本一直安然无恙的宫殿一角,也被雷劈了一道。

    “这是迁怒吧……”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颜昭就是有这种感觉。

    这法则之力像是跟她较上劲儿了一样,阵仗越来越大,颜昭估计,哪怕只算皇宫之中,看到的人估计都不少。她倒是不怕被人抓了架在火堆上烧烤,因为这世间凡人还没那个本事,就是觉得这样实在太高调了一点,于是试图同法则之力沟通。

    “我把聚灵阵撤了,你也把雷蛇收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怎么样?”她抬头看向头顶的天空,询问道。

    似乎真的听懂了她的话,狂舞的雷蛇瞬间停了下来,一切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于是颜昭便起身,撤了聚灵阵。

    她将布置阵法的玉牌一一收回,漫天的雷蛇也在退去。然而在她收回最后一块玉牌时,只见那些扭曲的雷蛇一瞬间融合在一起,由原本的手臂粗细,瞬间膨胀无数倍,狠狠劈向她。

    颜昭虽然有所察觉,第一时间退开,但是受了波及,只觉得一股巨大的疼痛感在身体里蔓延开来,喉头一甜,喷出一口血,而后便失去了意识。

    -

    赵长渊赶到长青宫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

    顷刻之间,风停云歇雷电消散,一轮弯月重新出现在天空中,夜空晴朗,星子明灭不定。让人不由得怀疑之前的一切诡异现象,是不是一场梦。

    然而视线所及,一片断壁残垣的景象,昭示他之前看到的,是真实发生过,而非梦境。他只愣了片刻,便开始四下寻找,面上带了一丝焦急之色。

    几乎将整个院子看了一遍后,他终于在墙角的阴影处,找到了心心念念的身影。

    “颜昭!”

    他喊着她的名字,飞奔了过去,可是到了她身边,动作又变得温柔起来,小心翼翼的查看过伤势后,这才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转身迅速穿过废墟,直往太医院方向奔去。

    而在他离开的时候,废墟里,原本应该昏迷不醒的人忽然睁开了眼。是赵世恒,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只依稀能看到有一道身影从眼前掠过,那人怀中似乎抱了一个人,衣袂与长发随风翻飞。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入目所及一片断壁残垣,皆是陌生的景象。

    这是哪儿?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他此刻最关心的问题,至于离开的两个人,他暂时无心理会。而在多年后,他却不止一次想,如果他能早一些醒来,早一点知道,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

    -

    颜昭其实并未昏迷太久,第二天就醒来了。

    时值正午,太阳高挂天空,阳光穿过窗户照射进屋里,光束里可见细小的尘埃漂浮。

    颜昭方才睁开眼,就被过于明亮的光线刺得又马上闭上,眼皮微微颤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试着重新睁开眼。

    一间陌生的房间,整体风格看起来偏男性化,视线所及的墙角处,还放着一杆有些眼熟的长枪。她略微回忆了一下,就想起来,曾在月光下见赵长渊舞枪,当时他手里拿着的,就是这一杆枪。所以这里是赵长渊的房间吗?

    不过这个不重要,她该关心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法则耍了她一道,趁她不注意偷袭。虽然最后雷蛇并未直接劈到她身上,但是巨大的力道还是将撞飞出去,术士的虽有神通,却始终只是凡人的身体,她撑不住就失去了意识。

    真是长了见识,一方世界的法则,竟然能玩出这一手来。

    “最好别让我有机会,否则……”颜昭心中恨恨。她很少这么生气的,但是以当时的情况,那道天雷若是真的劈在她身上,以这具凡人的躯体,估计瞬间就会化为飞灰,而没了身体之后,她的灵魂是直接消散亦或回到现世,无从得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而颜昭的底线则是生命,这件事已经威胁到了她的生命,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哪怕仇人目前看来是她永远也无法撼动的存在,她也无所畏惧。

    -

    得知颜昭醒来的消息时,赵长渊正在书房里跟韩先生商议事情,或者说是韩先生单方面苦口婆心的劝他更为恰当一些。

    韩先生一把年纪了,天地异象发生那晚,他与赵长渊长谈之后,回到屋里便睡下了,且难得一夜好梦。然而醒来后好心情没能持续太久,就听伺候的丫鬟谈论起赵长渊的事。

    不过一夜的时间而已,他家王爷就单枪匹马闯了一回皇宫,抱着个人去太医院走了一回,最后又把人抱了回来,而这个人是当朝太后……

    韩先生只觉得魂都给吓飞了。拖着一把老骨头,拼了吃奶的劲儿,一路冲到赵长渊的房间。当时赵长渊正站在床边上,浑身散发着寒气,一双眼死死瞪着府上的大夫,用眼神给对方施加压力,“她为什么还没醒来?”

    韩先生觉得不止是魂,他头都要跟着飞了。

    “王爷!”那一嗓子,惊得屋外树上的鸟儿都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之后韩先生就一直在劝赵长渊,甚至不止一次鼓动他去兖京城的风月场所逛一逛。然而赵长渊就像是鬼迷心窍了一样,任凭韩先生口若悬河,他自不动如山。

    绝望的同时,韩先生不知怎么的,又有一丝庆幸。庆幸赵长渊只是个王爷,还不是皇帝,不然估计要青史留名了……

    “王爷,天涯何处无……”

    “王爷,太、太后娘娘醒了!”

    韩先生话说一半,手里还端着茶杯,准备抿一口然后继续,结果就见赵长渊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越过案桌,大步往书房外走去。

    韩先生终于死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