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江山美人(六)

    赵长渊匆匆赶到, 颜昭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腰后塞着引枕,靠坐在床头,微微垂首,侧面看见只见纤长的睫毛颤动着, 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 她转头看了过来。

    与她的眼神对上,赵长渊脚下步伐一顿, 停在了原地,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说来奇怪, 昨日他在长青宫找到颜昭后, 一路抱着人到了太医院,本来是想让太医替她诊治,然而太医院里的所有人都换了一个遍, 没有人一个能碰到颜昭。她身上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拦了所有人的靠近。

    他是唯一的例外。

    赵长渊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心里抑制不住的滋生出喜悦的情绪来,至少这样看来,他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太医们无法靠近颜昭,不好判断她的伤势,但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 都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估计很快就能醒来。

    听了太医的话, 赵长渊这才勉强放下心来。把所有人警告了一遍,务必对这件事守口如瓶之后,他就抱着颜昭出了太医院,一路往宫门方向走。

    回到王府的时候,天边已然泛起鱼肚白。他将人抱回到房里,随后不久小厮就带着府上的大夫过来。果不其然,同太医院里是一样的情况,大夫也无法触碰到颜昭。

    没办法,只能让她先躺着。

    要不是后来韩先生过来,赵长渊估计会一直守着等她醒来。

    ……

    “是你将我带到此处的?”颜昭闻言,仔细打量了赵长渊一番,忽然手一抬,便见有什么东西从他胸口飞出来,最后落到她手中。那是一张纸片,上面绘了一个神秘而复杂的图案。

    “原来是因为它啊……难怪你能碰到我。”

    术士修习神通,自然也有自保之法。就像是昨夜那种情况,在她昏迷失去意识的一瞬间,施于自身的术法便会被激活,保护她的身体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东西触碰。当然,若是有术士在场,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也能破解这一术法。

    理论上来说赵长渊只是一个普通人,本来是不可能碰到她的,但是他当时恰好带着这张纸,这上面的图案是以她鲜血绘制,阴差阳错之下,倒是让他成了例外。

    赵长渊闻言一愣,而后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黑。他不傻,颜昭刚才的话自然是听懂了,也就是说事情根本不像他想的那样,不是因为他特殊,只是因为正巧带着那张纸片,所以才能碰到她。

    “谢谢。”颜昭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这也不影响她说谢谢,无论如何,赵长渊把她从雷蛇肆掠后的废墟里带了出来是事实,“能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以及后续吗?……对了,还有那两个人,赵世恒跟那个内侍,他们没事吧?”

    她讨厌赵世恒不假,但是远远没到要他死的地步,毕竟无冤无仇。而那个内侍,也是无辜被牵连的。

    “……没事。”赵长渊答得很肯定,但是心里其实没底,因为他当时只顾着找颜昭,没注意到还有没有别人。不过现在宫里也没什么消息传出来,至少可以确定赵世恒没死。

    之后他简单跟颜昭说了一下后来的情况。

    颜昭听完后,略微沉思了片刻,便对他道,“麻烦王爷送我回宫。”

    “好。”赵长渊点头应下。他心里很清楚,无论颜昭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在外人看来她就是太后,大雍皇宫才是她该待的地方。他昨夜贸然将她带出来,已经很过分了,不能也没有理由让她继续留下。

    马车很快准备好,丫鬟扶着颜昭坐了进去,而后放下帘子。前面的车夫一扬鞭子,抽在马儿身上,吃痛的马儿迈开蹄子,拉着马车往皇宫方向跑去。

    -

    赵世恒才醒来没多久,刚喝完了宫女端来的伤药,就见一内侍从外面进来,远远向他行礼,恭敬道,“陛下,太后来了。”

    他闻言,忽而垂下眼,掩去眼中的情绪,“知道了,下去吧。”

    内侍领命退下。

    未过多久,就听门口响起宫女情感的声音,“见过太后!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赵世恒转头看向门口方向,只见一道曼妙的身影越过屏风进到屋里来。一袭如火红衣,更显肌肤白皙细腻,像是雪夜里铺了一地的落雪,白得好似会发光。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五官精致妩媚,却又夹杂了一丝独属于少女的青涩,过目便难以忘怀。

    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已出落得倾国倾城。但是……这就是大雍的太后?

    赵世恒心中很是惊讶,但是从宫人的反应来看,事实便是如此。待对方走到床前,他艰难的唤了一声,“母后……”

    话音落下,却见对方眯了眯眼,仔细打量了他一眼之后,开口道,“都下去。”

    屋里伺候的宫人闻言,下意识看向赵世恒。这一眼,让他知道了很多东西。这大雍皇宫的情况,比他想象的复杂,而他刚才那个称呼,很可能暴露了重要的信息。好在这个年轻的太后不知道出于什么顾虑,并未点破。

    “下去。”他吩咐道,话音方才落下,便见伺候的宫人纷纷退了出去。很快屋里便只剩下他跟年轻的太后。

    “你是谁?”她开门见山,一点不绕弯子,也不给他留反驳的余地,“你不用否认,我很清楚你不是他。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看着那双似笑非笑的眼,赵世恒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辩驳的话。

    “我姓宋名衡远,字子邈……”

    -

    颜昭听完只觉得有些头疼。

    赵世恒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原本的意识不知道是消散了,还是去了别的地方。原主答应过宣帝保赵世恒五年平安,而她也没打算毁约,只是稍微偷个懒而已,没想到引出这么多事。

    ……不知道保他儿子的身体五年平安,算不算履行了承诺。

    她面无表情的想着。

    “我……”赵世恒张嘴欲言,不过才说了一个字,就被颜昭打断了。

    “朕。”颜昭对他道,“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现在你既然占据了这具身体,就只能是大雍的帝王赵世恒。记住,不论对谁,都自称朕,把‘我’字彻底忘掉。你先养伤,具体情况我之后再跟你说。”

    颜昭说完顿了顿,忽然想起一个人,“当时跟你一起的那个内侍呢?他人在哪里?”

    赵世恒当时昏昏沉沉,根本没注意到还有一个人,这会儿颜昭问起,他自然不可能知道,于是摇了摇头,“我……朕不知道。”

    “言多必失,若是拿不准情况,少说话或是不说,是最好的选择。”颜昭最后提醒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出了寝宫,她叫来值守的人询问那个内侍的情况,被告知那人受了很重的伤,因为是赵世恒身边得重用的人,被送到了太医院,还未醒来。

    “带路!”她吩咐道。

    宫女领命,行礼之后走在前头给她引路。

    颜昭随着宫女到了地方,很巧合的是,那人恰好从昏迷中醒来。

    看着那人的眼神由迷茫逐渐变得清明,当落到她脸上时,瞬间变得狂热与放肆。颜昭忽然就觉得,这回乐子大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