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江山美人(七)

    颜昭对赵世恒并不熟悉,但是他这个人是真的天赋异凛, 那种恶心的神态, 看过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 哪怕换了一个身体,也能轻易认出来。

    是以当床上躺着的人睁开眼, 视线落到她脸上时, 她就知道,壳子里住着灵魂已经换成了赵世恒。

    之前她强行抽取赵世恒记忆时,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疼昏死过去, 而后被施了术法一直昏迷着, 夜里的时候又出了法则那事, 导致伤得更严重,这会儿估计是出事之后第一次醒来。

    颜昭觉得他肯定没注意到周围环境有什么不对, 至于身体的状况就更不清楚了,否则怎么可能还有心思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着她。

    内侍, 即阉人, 缺了男人最重要的部件,不能人道, 自然也没办法传宗接代。这种情况, 无论放在哪个朝代,对于男人来说都绝对算得上是最惨遭遇之一。而赵世恒现在占据的, 正是内侍的身体。

    帝王后宫三千佳丽, 自己宠不过来, 又怕被别人戴了绿帽子, 于是想出了把同类胯下二两肉割掉这种残忍但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他们只要自己过得称心如意就行,哪管别人死活。本来赵世恒也该是其中一员,结果运气不好,遇上法则降下雷蛇试图抹杀颜昭,最后正主没事,反倒是他这条池鱼遭了秧。

    颜昭已经开始期待,赵世恒在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在这那之前,她得先解决几个问题,比如皇位上坐着的那个赵世恒跟这个变成了内侍的赵世恒,两人之间的种种问题,此外还有她跟赵长渊的交易……破法则,一下子劈出这么多问题来!

    -

    颜昭去而复返,前后只相隔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她的表情一如之前的平静,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进到皇帝寝宫之后,她只是用眼神扫了一眼旁边伺候的人,赵世恒便猜到她可能是有事要说,于是开口让人退下。

    伺候的宫女内侍领命退了出去,屋里便只剩下二人。

    “太后,可是出了什么事?”赵世恒这才开口询问道。关于颜昭的称呼,他考虑了一下,最终决定称其为太后,因为对着这样一张倾城绝艳的少女脸,真的很难叫出母后两个字来,称姑娘更是不行。

    颜昭十分随意的往龙床边沿一坐,火红的裙摆与明黄的被褥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看着赵世恒,一改方才在人前脸的平静表情,略微带了些玩味的意思,“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什么?”

    赵世恒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二选一的题目,他不知人心险恶,以为真的是一好一坏,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选择了前者,“好消息吧。”

    “好消息就是我找到了一个对你这具身体的过往十分了解的人,只要把他带在身边,你的伪装就算是成功了大半,轻易就能骗过绝大多数的人。”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他占据这具身体,没有继承任何的记忆,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偏偏是一国之君,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可不是那么糊弄下去的。但若是能有一个对身体原主人习性十分了解的人在身边提点的话,出差错的可能性就能降低不多。

    “那……坏消息呢?”赵世恒又问,语气略微有些忐忑。好与坏是相对的,这一点便是孩童都知晓,他自然也很清楚。且颜昭的神情,那种玩味的表情,总是无端给他一股压力。这个年轻漂亮的大雍太后,本身便像是一个谜,现在不过接触了两次,就让他觉得愈发的看不透。

    “坏消息啊……”颜昭说着话,故意拖长了语调,“就是这个知情人的身份,有些特殊。”

    就…就没了?赵世恒闻言,心下一愣。等了片刻,见颜昭不再继续说下去,他只得再次开口问,“不知其中有何隐情?”

    颜昭视线与他对上,一双凤眼,眼角微微上挑,眼波流转,迷人心魂。她不答反问,“你觉得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人,是谁?”

    赵世恒一时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问,但还是循着她的问题往下思考。最了解他的人吗?父母、兄弟、妻儿又或者是朋友?他幼时丧母,跟在父亲身边长大,但是父子二人关系不算好。他无兄弟姐妹,亦不曾娶妻生子,在书院时倒是有一二知交好友,但多数时候只谈论文章时局,很少说起其他。如此一来,他竟是不知道,这世间有谁是了解他的。

    于是他摇了摇头,眼里流露出失落的情绪,嘴角也挂起了苦笑。

    只一眼,颜昭就猜出他大概是想起往事了,也就不再卖关子,“最了解你的,是你自己。而最了解这具身体过往事迹的,同样也只有本人。”

    赵世恒闻言,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顿时惊讶得瞪大了眼,“他…他还在?!”因为太过惊讶,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且视线不受控制四处乱转,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就藏在某处。

    “没想到你竟然怕鬼。”颜昭只觉得有些好笑,“别想太多,他跟你是一样的情况,你占了他的身体,他又占了别人的身体,依旧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只不过运气没你这么好罢了。”

    赵世恒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占了谁的身体?”

    “当时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内侍。”

    “啊?!”

    -

    韩先生正在十分努力的劝他家王爷去杨柳河岸散散心。

    “西北天寒地冻,常年风雪肆掠,就是再水灵的姑娘,在那边待上十几年,那脸蛋也叫风沙给磨糙了。但是兖京城不一样,天子脚下,江南富庶之地,流水潺潺四季如春,那杨柳河岸的姑娘,随便一个怕是都比得上窑楼头牌,更别说被文人墨客追捧的花魁,传言个个都是倾城绝色,恍如仙子下凡,王爷你不妨……”

    赵长渊此刻正与韩先生坐在湖边的凉亭里。他本来是一直看着手中的纸片发呆,任凭韩先生怎么说,也不吭一声,但是当听到‘仙子’一词时,猛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韩先生,“就凭她们也敢自称仙子!”

    韩先生原本以为他家将军是被说动了,结果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话,顿时心塞得要死。

    的确,杨柳河岸花船上的花魁不配称仙子,来自金水起源迷雾里的太后才是真正的仙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是这个仙人,一个照面就把他家王爷的魂儿都给勾走了,连千娇百媚的花魁们都啦不回来,分明更像是狐妖的做派!

    早知道就不让他家王爷去长青宫走那一遭了!

    韩先生为此悔得肠子都青了!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韩先生张口想要继续劝说,不过话没出口,就被赵长渊打断了,“先帝与她约定,保赵世恒五年平安,五年之约完成后,她是不是就要回去了?”

    “啊?”韩先生一愣,而后反应过来这里的她是指长青宫的那位,顿时喜上眉梢,“王爷是从何处得知这个消息的?若是当真如此,只是保太子五年平安,而非一世安稳的话,于王爷而言可是一个好消息,待到五年之后仙人离去,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王爷,那个位置唾手可得!”

    “你也觉得她会选择回去吗……”赵长渊垂下眼。

    同一件事,这两人关心的重点不一样,感觉就像是鸡同鸭讲。

    韩先生最后长叹一口气,拂袖离去。

    亭子里便只剩下赵长渊一人。他的视线重新落到石桌上铺展开来的纸张上,伸过手去,长了厚厚一层茧的指腹小心翼翼的描绘上面的图案,恍惚又闻到了熟悉的幽香味。

    他下意识的扬起嘴角,眼中掠过一丝愉悦。

    “王爷笑得这么开心,是想到了什么好事?”忽然有女子的声音响起,银铃般悦耳动听,视线余光随即捕捉到一抹红影。

    赵长渊一愣,而后微微瞪大了眼,抬起头来看向前方。只见空无一人的石凳上此刻坐了一个人,青丝如墨,雪肤红唇,一袭如火红衣,美得让人心惊。

    “你……怎么来了?”心中所想忽然变成现实,这让赵长渊觉得有些不真实。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找王爷,自然是有事商谈。”颜昭也不卖关子,直接挑明来意,“此前不久我才与王爷达成交易,不过现在出了点意外,那个交易,怕是做不得数了。”

    法则降下的雷蛇打乱了她的计划,赵世恒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陌生的灵魂,他自己则变成了内侍。这样一来,她跟赵长渊的交易,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