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现世.-复苏(三)

    50%订阅率可看最新章

    颜昭正疑惑着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立马又听他道, “不对, 你不是她!你是谁?”

    “陛下此话何意?”颜昭本来对这个懦弱的少年皇帝挺失望的,没想到会出这么个插曲, 倒是生出了两分兴趣来。她既不承认,也没否认, 好整以暇的看着赵世恒, 看他怎么回答。

    “她从不穿白色以外的衣裳, 宁愿嫁给一个已经不能人道的糟老头子, 也不喜欢朕,甚至不跟朕说话。”赵世恒说着话,弯下腰来凑近到颜昭眼前,“而你穿红衣, 还跟我说话了。”

    “你别怕, 就算你不是她也没关系,因为我看上的只是这张脸以及这具身体, 只要你乖乖听话, 伺候好我……”

    这回她真是看走眼了, 这个人不止懦弱, 还很恶心。颜昭不想再委屈自己的耳朵,手指点在他的眉心,直接抽取记忆。

    -

    宣帝并非重色之人, 若不是为了子嗣, 他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会到妃嫔宫中去一次。而他唯一的儿子赵世恒却是另一个极端, 好色又荒淫,到了知人事的年纪,身边但凡是长得好的宫女,无一幸免。

    宣帝催动信物召请仙人,少女颜昭应约而来,随他一道回宫。赵世恒很快得了消息,借请安之名,实则是为了看美人。

    只一眼,他便对那张脸一见钟情。

    赵世恒谋算着如何将人弄到手,然而还没等他付诸行动,便听闻宣帝欲要立少女颜昭为后。这于他而言,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

    他深知宣帝并非好色之人,此事必有隐情。然而无论他如何旁敲侧击,甚至开口哀求,一向宠他纵他的宣帝,这一次却是铁了心,死咬着不松口,也不愿意透露实情,反倒是让他别打少女颜昭的主意,且对这个人放尊敬些。

    其实不是宣帝不想告诉赵世恒实情,而是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德性,若是让他知道少女颜昭仙人的身份,别说收敛,怕是会更加丧心病狂。他立少女颜昭为后,考虑的是待他归天后,她便是太后,希望能借这一层身份,让儿子有所顾忌。

    宣帝为了这个儿子,真是操碎了心,却不想千娇百宠养出个白眼狼,暗地里不知骂了他多少次,且在他死后尸骨未寒时,便违背遗诏,将少女颜昭囚禁在长青宫。

    不是因为恨,恰恰相反,是因为爱。不过是扭曲的爱。

    他想要得到这个人,不仅是身体,还有心。将人囚禁起来,不过是他达成目的一种手段。如果换了普通人,指不定最后真的会屈服,可惜少女颜昭不是普通人,赵世恒所谓的囚禁,于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反倒是如了她愿,落得个清净。

    -

    记忆存于脑中,强行抽取,对人的身体无疑是有害的。是以被颜昭抽取记忆之后,赵世恒一声惨叫,眼一翻白,接着整个人便向前倒去。颜昭一个侧身让开,他便结结实实的撞在床榻边沿处,发出一声闷响,让人听了忍不住哆嗦。

    整个过程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实则不过眨眼的时间。赵世恒只带了一个内侍进来,估计是深知自家主子的德性,进屋后便恭敬地垂下了头,眼观鼻鼻观心。这会儿听到声音猛一下抬起头来,见状吓得瞪大了眼,张口便要叫人。

    颜昭怎么可能给他机会,一眼看过去,内侍便失去了意识,软软倒在地上。

    屋里就剩下她一个清醒着的人了。

    颜昭微微皱眉,视线落在倒在旁边的赵世恒身上。

    说实话,赵世恒这个人真是太让她失望了。她知道宣帝留下的江山并不安稳,内有靖王窥伺皇位,外有西凤虎视眈眈,而他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继位也才半年多的时间,他父亲一辈子也没能做好的事情,他做不来也很正常。甚至胆小、懦弱、无能,这些都不是问题,可是他偏偏那么恶心。

    一想到还要保护这个人渣四年多的时间,颜昭就觉得倒胃口。

    等等……

    原主当初应承老皇帝的,似乎只是保赵世恒五年平安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而这句话,可以有很多种理解方式。

    -

    另一边,赵长渊出了皇宫,一路策马狂奔,回到王府。远远的,便看见身着青衫一缕花白胡子的韩先生候在门口。他打马过去,到了大门前一个纵身跳下马,将马鞭扔给迎上来的小厮后,径直走上台阶。

    “先生久等了!”

    韩先生闻言,摆摆手,“无妨,不知王爷可探出了什么?”

    赵长渊点点头,“确如先生所言,那妖……女果真不简单。”他说起妖女二字时,不知怎地,眼前不自觉浮现那张精致妩媚的脸,耳畔似有银铃般的轻笑声。

    “王爷,怎么了?”见他忽而停住步伐,韩先生疑惑问了一句。

    赵长渊闻言,回过神来,摇头,“无事。”说罢,继续往府中走去。

    韩先生随其后。

    两人穿过前院,沿着抄手游廊一路来到书房。赵长渊命人守在门口,又让伺候的丫鬟退下,屋里便只剩下他与韩先生二人。

    “王爷,太后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方才在外面不便多说,如今到了书房,韩先生便急急追问具体情况。他是赵长渊的幕僚,跟在他身边已有近十年的时间,此次赵长渊回京,就是听取了他的建议,而今日强闯后宫一事,亦是如此。

    桌上的油灯光焰微微跳动,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赵长渊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努力将某些画面从脑中剔除之后,这才开口道,“本王听从先生建议,到长青宫探了一回那妖女的底细……”

    “她的功夫,十之八九在本王之上!”赵长渊最后总结道。

    韩先生听完,眉头皱得死死,“王爷天生神力,便是西凤那些蛮子也要甘拜下风,且自幼便有名师指导修习武艺,此后征战杀场,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而太后颜昭,老夫观其面相身形,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又是一介弱女子,便是从娘胎里便开始习武,也不可能比得过王爷。”

    “传闻太祖得仙人信物,可许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换来了大雍江山,第二个愿望救回高宗爱妃,此后百年,信物代代传承,并未使用。老夫原本也只以为是虚无缥缈的传言罢了,然先帝不知从何处带回这样一个倾城绝色的女子,且一反常态,执意立她为后,这本就蹊跷,而他随身携带多年的玉坠又在那时忽然消失不见,让人如何不怀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