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现世-复苏(七()

    50%订阅率可看最新章

    整个五楼区域被清空, 保镖从电梯口到手术室门口,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

    颜昭身边也围满了人, 管家助理, 还有家庭医生李弈。

    “颜昭,别担心,颜聿他……一定会没事的。”大概是自己也觉得这话没什么可信度,李弈话说到一半,顿了顿才继续说完。

    救护车把颜聿送到医院的时候,那惨烈的样子,一度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死了。可是胸膛的微弱的起伏, 证明他的确还活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小姐, 少爷他一定会没事的!”管家也跟着安慰她。

    “我知道。”颜昭点点头。好歹也是金丹期的修真者,起死回生或许做不到, 保一个人不死却是没问题的。她看着手术室的方向, 其实并不是担心颜聿, 而是在思考。

    在车祸发生之后,赶往龙头山隧道的一路上,她都在想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原本以为是穿越到梦里的世界,可是颜聿的事她却在更早之前就梦见过。

    有没有可能, 她其实并未醒来,仍旧还在梦里?

    梦中梦, 更深一层的梦境?

    这个问题, 一时之间估计很难有答案。

    手术室的指示灯持续亮了十几个小时才灭掉, 期间颜昭一直在外面守着,没合过眼,东西也只吃了两口,倒是让管家担心,别最后颜聿没事了,她却把自己折腾出病来了。好在管家的担忧是多余的,颜昭不仅一点问题没有,黑眼圈都看不到,看起来比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状况都要好。

    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颜昭等人早已等在门外。

    神情疲惫到了极点的医生摘下口罩,对他们点点头,“幸不辱命。”手术是一个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同时十分耗费体力的工作,医生说话的时候,整个人一阵晃悠,险些站不稳,还是旁边的保镖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不至于摔倒。

    “辛苦各位了!”颜昭道了谢,扭头对旁边的管家道,“洪叔,麻烦你安排人送大家去休息。”

    “好的小姐,我这就去办。”洪叔应下。

    医护人员将颜聿转移到了位于医院顶楼的重症监护病房,并告诉颜昭等人,虽然颜聿命暂时抢救回来了,但是还处于危险期,至少得观察四十八小时,才能进去探望。一天一次,一次十分钟。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遍布五楼的保镖队伍转移到了顶楼,医院大大小小的进出口全都有人看着,监控室里更是二十四小时值守,几双眼睛盯着监控屏幕。

    -

    颜聿身处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四周安静到了极致,没有一点儿声音。

    他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汽车行驶在路上,遇上突发的车祸,他所乘坐的车应该是避不开直接撞了上去。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是重伤昏迷,还是当场丧命?

    期间他恍惚觉得碰到了什么,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下意识伸手握紧,叫出了颜昭的名字。

    “我在……不会有事……”缥缈的声音近在耳侧,又像是远在天边。

    短暂的接触之后,一切归为原样。

    没有参照物,颜聿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一周?一天?又或者才一个小时?

    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他的视线余光捕捉到一抹微光,他潜意思觉得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在浓郁而纯粹的黑暗中,那抹光实在是太明显了。

    不是他的错觉,而是真实存在!

    像是迷途已久的人终于看到熟悉的景物,颜聿不顾一切奔向光的方向,不知疲倦,不曾停顿。

    光芒不断扩大,他离光源越来越近。终于来到光芒的中心,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跨了进去。

    黑暗到纯白,两种极端的光线。他努力睁开眼想要看清黑暗之外的景象,只觉得眼部传来一阵刺痛感,与此同时眼前的苍茫白色似乎在渐渐消退,依稀能看到浅浅的轮廓,但是视线很模糊,这种情况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他才终于看清眼前的景象。

    雪白的天花白,明亮的灯光,视线余光所见,似乎是在医院病房里。

    得救了吗?

    颜聿正思考着,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你醒了。”

    是颜昭的声音。

    接着就见女孩的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长发扎起来藏进隔离帽里,穿着隔离服,脸上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鬓间散落几缕细碎的发丝。

    他一度以为自己会被困在那个鬼地方,永远也无法离开,直到意识消亡。没想到还能有看到熟悉的世界的机会,再一次看到心心念念的身影,这种感觉,就像是失而复得,心中是难以言喻的欣喜。

    他想叫颜昭的名字,但是刚才动了念头,便觉得一阵剧痛袭来,说不是哪一处,因为全身上下都叫嚣着疼痛。

    “别说话。你受伤很严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康复。”颜昭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摇晃,“我这就叫医生来。”话音落下之后,便见她往床头方向走了几步,伸手按下床头的呼叫铃。

    没过多久,就听一阵脚步声向着床的方向靠近,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出现在视线范围里,直接奔向床边的各种仪器,手上记录与对比数据。其中较为年长的医生走到床边,问了颜聿一些问题。不过鉴于他无法开口说话,于是改为用眨眼来表达意思。

    前前后后折腾了二十来分钟,等医生们都离开时,颜聿也累得又睡了过去。

    再睁眼已是第二天,看到的第一个人还是颜昭。

    颜聿在加护病房里住了大半个月之后,才转入普通病房,之后又躺了两个月,才终于得以离开医院。前后加起来将近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他不可避免的发现了很多问题。一开始只是怀疑,但是在试探了几次之后,他终于能确定心中的猜想。

    只是有一点让他不理解,他记忆很好,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试探时,颜昭只是愣了片刻,而后摇头,那时她并未多想。到第二次试探时,她就察觉到情况不对,与他对视良久后,又一次摇头。她知道他是在试探她,但是态度从头到尾都很坦然,看不出半点忐忑。

    -

    阳光灿烂的午后,半山别墅后花园的大树下,颜聿坐在轮椅上,颜昭就坐在旁边的秋千上。她穿了一条及膝的浅蓝色连衣裙,露出两条白皙漂亮的小腿。

    一阵微风吹过,秋千微微晃悠起来。

    她的视线落在颜聿身上,他同样也在看着她,互相打量,却谁也不说话。

    良久的沉默后,最终颜昭先开口,“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不是她。”颜聿看着她,眼神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你是谁?”

    颜昭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颜聿与原主毕竟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再熟悉不过,一开始没发现换人只是因为疏忽,只要给他时间,就一定会发现破绽。并且她接手这具身体后,没有刻意扮演,漏洞很明显,不用刻意去寻找也能发现。

    “我是颜昭,但不是你喜欢的那个颜昭。”

    万事开头难,这个话题一旦挑明了,接下来的交谈就很容易了。

    “从之前那场车祸之后,我见到的人就是你了,对吗?”颜聿问,“她呢?”

    “不知道,或许去另一个世界了吧。”颜昭这话倒不是安慰他,因为原主既然可以穿越第一次,就有可能穿越第二次,这个谁也说不准。

    两人聊了很多,颜聿的情绪一直都比较稳定,颜昭能感觉到他的失落与难过,但是出乎意料,他竟然没有迁怒她。

    “能跟我说说你跟她的事吗?我继承的记忆太少,拼凑不出完整的片段。”

    “好。”

    从颜聿口中,颜昭知道了他跟原主的过往。归纳起来,就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好人跟一个被宠坏了作天作地占有欲极强忘性也很大的女孩的故事。颜聿是前者,原主是后者。

    “我长大以后要给哥哥当新娘子,所以在我长大之前,哥哥你不可以喜欢别人,一定不可以!”

    假话说千遍都能成真,而原主的这句戏言不仅在颜聿耳边强调了无数遍,并且还付诸行动,从小到大所有试图靠近颜聿的女孩子都被她驱逐了。那时原主的父母还在世,颜聿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对他的感情绝不比女儿差。面对当时的情况,他们既担心颜聿,同时对于女儿的占有欲又没有一点办法,愁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后还是颜聿给出了解决办法。

    “就这样吧,没关系的。”

    “可是你这样会把她宠坏的……”

    “宠坏了也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她。”

    从兄妹之情到男女之爱,这是颜聿走过最漫长也是最艰难的路。可当他到达终点时,却发现原主早已把从前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他迷失在回忆里走不出来,她却在喧嚣红尘里恣意快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