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还以为,我们可以重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纵然是这样,宋连霆还是想着之前慕安然说的话,他朝霍彦朗道:“是个男人,你就放开她。”

    霍彦朗就像和宋连霆杠上一般,反而把慕安然拥得更紧了。

    慕安然被迫贴在他的胸膛上。

    “我的女人,你说放我就放,我成什么了?”霍彦朗扯唇坏笑的样子,真是让人气得不行。

    宋连霆哪里是霍彦朗的对手,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霍彦朗继续道:“听说你很喜欢安然,所以回来再找安然来着,可惜我们家安然不懂事,估计是年纪小,又管不住自己做错事了。”他目光清冽,盯着不远处地上那份夜宵瞧,再低头温柔看看慕安然:“你是不是又让人误会了?”

    慕安然讨厌这种黑白颠倒的感觉,可霍彦朗下车前对她说的话仍有言在耳,不许反驳他,这个游戏规则,他不会允许她破坏。慕安然只能眼带泪意地望着宋连霆,她咬着唇,很难堪,甚至期盼宋连霆能看她一眼,能读懂她眼底的不甘愿。

    宋连霆早被气愤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去看慕安然眼底的讯息,他胸腔里只有咆哮的愤怒,被戏弄了感情的羞愧,还有身为男人的不甘。

    宋连霆的理智仍坚持着,“我不信你说的。”

    霍彦朗扯唇:“不信?”他低头看向慕安然,“安然,你怎么不解释解释?我今天过来,分明是刻意来告诉你,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来着。”

    霍彦朗又转头笑看宋连霆:“你这么喜欢安然,那到时候婚礼,我给你留个位置好了,婚礼请帖我给你送到宋家去,你可以和你哥哥一起过来,忘记说了,你大哥宋逸松和我也是旧相识了。”

    宋连霆捏紧了手,他一拳朝霍彦朗打过去,被霍彦朗一手接住。

    宋连霆想打人又没打中,只能尴尬站在这里。

    在霍彦朗面前,从小到大没吃过苦的宋连霆,从其量就是个小公子哥而已。

    宋连霆觉得丢了面子,气势也低了一分,他低声喃喃道:“然然不会愿意和你结婚的。”

    “安然愿不愿意是她的事,但她现在和我订婚了,就算要结婚,也只能是我,而不是你。”

    宋连霆的内心一点点在动摇,本来就说不过霍彦朗,刚才还觉得慕安然在耍他,现在心里更抗拒,不愿意承认,他想扳回一局,不管是为了慕安然,还是为了这段感情,或者是为了自己。

    宋连霆朝慕安然伸出手,看向慕安然:“然然,我不信他说的一切,你跟我走,你现在就跟我走。”

    宋连霆眼神里的坚定,似乎不容置喙,仿佛是在告诉她,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他已经决定了!

    他要她立刻、马上做出选择。

    慕安然想伸出手跟他走,可是想到她和霍彦朗的赌约,只要她和宋连霆扛过这一晚,他们就能永远的、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她咬着唇,朝宋连霆摇摇头,眼神里写满了渴求,以及太多讯息。

    宋连霆只看到了她摇头,顿时退了两步:“然然?”

    宋连霆生气到了极致,只仰天大笑:“好,真好,那么看来我只能祝你们幸福了。”

    看到宋连霆这个反应,慕安然顿时心死成灰。

    慕安然感觉自己整个人身体发麻,已经没有任何痛觉了。

    “然然,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的话,我愿意放手。我还以为,我们可以重来的。至少,你给了我这样的感觉。”宋连霆温润的表情不再,他失望地退了两步,“就在今天中午,我来找你的时候,还憧憬着如果你愿意重新再开始,以后我们会拥有怎样的生活,我还在想着怎样去和家里人说,哪怕为了你惹上霍家,我也在所不惜,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我多想了。”

    “你只是……不习惯待在别的男人身边的感觉,所以回来再拿我当消遣吗,你真行。”

    “连霆……”

    “然然,你再和我说一次分手吧,这样我就什么也不欠你了。”慕安然确实是太让他失望了,他累了,再也不敢期待了。

    慕安然始终不开口,宋连霆道:“你说!”

    慕安然垂下的手死死捏起,看向目光带笑的霍彦朗,眼底都是恨。

    这个赌局,她输了。

    既然赌得起,那么她认!

    慕安然终于也疲惫地笑了笑:“好,我们分手……”

    宋连霆听到了这五个字,他头也不回地走,甚至路过那份满怀期待的夜宵时,还狠狠踢了一脚,“慕安然,是我错了!”

    这就是他最后留给她的话。

    一直到宋连霆走远,远到一点儿影子都看不见,慕安然猛地甩开了霍彦朗的手,蹲在地上痛哭:“你满意了?”

    霍彦朗也跟着蹲了下来。

    “我以为自己坚信的男人,能给自己的爱情带来一线生机,可现实告诉我,一切如的确如你所说般可笑。你说得对,是我太单纯,太没经历过世面,以为这就是爱情。但是霍彦朗我告诉你,你毁了我和宋连霆,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你!”

    慕安然恨他,经过了刚才的事,更是恨他恨到了骨子里。

    她和宋连霆是彻彻底底的完了,提前完了,但她也绝对不会原谅他!

    霍彦朗唇角边的笑慢慢消弭,变成了僵硬的弧度。

    赌赢了,前一瞬他眼里的得意和期待也变成了冷漠:“帮你看清了真相,你反而更恨我了。”自顾自喃喃道。

    慕安然恨得根本不想去了解霍彦朗的情绪,一直到现在都认为他是故意来伤害她的,她不明白!为什么霍彦朗要这么对她,非要毁了她的人生不可。

    毁了她的人生,她的爱情,还有她平静的生活!

    慕安然站了起来:“我谢谢你啊,让我看清了我这脆弱的爱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但是我厌恶你,我和你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哪怕你承诺不会伤害我,永远不会遗弃我,不让我受一丁点委屈,我也绝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慕安然带着撕心裂肺的笑容,朝蹲在地上的霍彦朗呸了一下:“要和我结婚,想要我嫁给你?做梦,下辈子吧。”

    慕安然已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就算我被你毁了,再也无法好好地生活了,我也绝不屈服,绝不会如你的愿。”

    慕安然说完,擦掉了眼角的泪,一路跑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慕安然没有打开灯,就这么在墙角里站着哭。

    孙萌萌回来时,一打开灯,就看到了慕安然这鬼样子,吓了一跳:“安然,你是出去……和人打架了?你不是和宋连霆和好了,出去约会了吗?”

    慕安然突然从墙角里走出来,抹抹眼泪:“不要再提宋连霆了,他不要我了。”她一边说,一边咬着牙打开了衣柜。

    孙萌萌惊讶:“你要做什么?”

    慕安然发狠地把衣服从衣柜里拿出来,往行李箱里塞:“我要离开这里,到一个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

    “又出什么事了?”孙萌萌听她的话,吓得心惊肉跳。“是不是,和报纸上的那个人又……”牵扯上了。

    孙萌萌左思右想,不敢真的问出来。

    慕安然再也不避讳,直接道:“他要我和他结婚,不可能的,我和他这辈子绝不可能。”

    “那你这是想跑?”

    慕安然低头继续收拾:“跑,就算我死了也绝不会嫁给他,我倒要看看,这一次我还会不会输。”

    ……

    灰色的保时捷依然停在楼下,霍彦朗在宿舍楼下抽烟,一直等到慕安然宿舍的灯都熄了,他才缓缓开车离开。

    开车出校园的时候,看到男生宿舍楼下,有一个人站着喝酒买醉,身形像极了宋连霆。

    他扯唇低低嘲笑,就这样一个小毛头子,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没有担当,喜欢就要不择手段去抢,他已经给他让了十年的位,让他独占了慕安然两年。

    今晚,他也给过他机会,可从今以后,他就不会再留情了。

    霍彦朗不再看向那头,而是直接踩了油门,直接加速开出了校区。

    他在b城也有房,一上外面公路,他直接接通蓝牙,打了个电话:“戚风,在哪?”

    戚风是有钱人圈里有名的花花公子,在夜场里接到霍彦朗的电话,顿时笑了笑:“霍专情,我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你说大半夜我还能在哪?”

    电话那头的戚风没正经地笑了一下,似乎是拍了拍身边的女人,“来,给我电话对面这位爷笑一个。”

    电话里头的风情女子立即笑了笑:“嘻嘻,霍爷~”

    霍彦朗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瞬间挂了电话。

    戚风接过电话,听着里头的嘟嘟声,捧腹笑到不行:“霍专情还是这么别扭,出国渡了两年金回来愣是没长进,我估计也只有那个慕二小姐才能让他硬起来了!”

    酒吧里歌声震耳,宋逸松端起了一杯酒淡淡道:“霍彦朗估计一会就到,到时候你管住自己的嘴,不该说的别说,收敛一些,就他这脾气,惹着他你准没好果子吃。别有事没事就拿他来说事,到时候我救不了你,你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戚风戏谑地笑着,反倒对宋逸松道:“这我知道,不过你与其担心我,倒不如好好打电话好好劝劝你家宋二公子,看上了哪位不好,偏偏看上了霍彦朗喜欢的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