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被我见到了,所以觉得丢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她没动,霍彦朗已再次出声,“嫌我脏?所以不肯动我的手?还是被我见到了被人欺负的样子,所以觉得丢人?”

    慕安然咬唇,恐惧,愤怒,懊悔,哭到不行。

    霍彦朗胸口间堵着一口气,心疼她,却又被她气得难受。

    “你口口声声说厌恶我,愿意跟我回去,却要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清静,不要再来找你,也别让你再看见我,可你却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慕安然,你这样,是不是很可笑?”霍彦朗的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刻,他究竟是在疼惜她,还是在恼怒。

    慕安然垂着头一直在哭,回想起刚才被玩弄的耻辱,垂着头一阵又一阵的发抖。

    看她这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霍彦朗更是眸带暗火,径直上前来将她抱起,也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劫后重生的疲惫,就在霍彦朗长腿一伸,手碰到自己肌肤的一瞬间,身上那种“脏”的感觉,才慢慢消退几分。

    “霍彦朗……”她竟然哭着,第一次主动反抱住他。

    慕安然纤细的胳膊倏地圈住霍彦朗,箍成一个不安的姿势,霍彦朗的身体僵了一下。

    霍彦朗将她抱起的动作,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

    “救我……”慕安然崩溃的哭道。

    霍彦朗半点骂她的话都说不出,心疼的看着她,就这么帮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看到她身上青紫一片的痕迹,他竟然杀人的心都有了。

    霍彦朗没有回头,阴沉地说:“把这些人,全部送去警局!”

    外头,传来那些人凄惨的呼救声,霍彦朗这次带来的人直接就在客厅将隆哥他们打得面目全非。

    霍彦朗低头将慕安然湿透的衣服拉好,低头道:“入室抢劫,非法拘禁,强\奸未遂,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满意吗?”

    慕安然哭肿了眼,就这么呆呆地望着他。

    霍彦朗说完这些,紧抿着薄唇,便再也一言不发。

    原本半个小时前,他从楼道中走下来,被慕安然那些话说得心寒。他等了她十年,好不容易等到能光明正大出现在她面前,哪怕她忘记了所有,也不再记得他,可要他放手谈何容易?所以就这么糟心地在车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可后来他终于下定决心离开的时候,拐弯时却看到两辆破旧的越野车停在暗处,一动不动。

    霍彦朗当时就皱起了眉头。

    十分钟后,当霍彦朗放心不下,带着人再次回来想查看慕安然的状况时,却发现楼下站着两个鬼鬼祟祟的人,这两人一见他便慌张起来。

    霍彦朗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慕安然出了事。

    解决完楼下的人,他带着人冲上来,首当其冲,便看到刚才令人羞耻的一幕。

    霍彦朗心情不好,现在根本不去理会慕安然到底能不能听懂他的话,他只是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看着她身上的痕迹。

    慕安然怕得紧紧抱着他。

    霍彦朗没将慕安然抱出去,而是把她丢到了浴池里。

    他的动作让她一惊:“霍……”

    “别动。”霍彦朗沉声。

    他的目光中暗藏着熊熊烈火,反复看着她被扯坏的裙子,地上的脏东西也粘到了她的身上。“想肮脏的出去,就尽管挣扎。”

    慕安然怕得一动也不敢动。

    霍彦朗打开了水龙头,水温暖暖的,一言不发地给慕安然清洗。

    慕安然把头埋在衣服里抽噎,终于止不住哭:“不,不要……”

    慕安然的眼神里有惊慌失措,显然是此刻的感觉有一瞬和刚才被欺负时的回忆重叠。

    霍彦朗声音压得低低的:“你身上我还有哪里是没见过的?还是你想自己来?”

    霍彦朗也不为难她,说完便站起来。

    他站起来的那一刻,慕安然又恍然抽搐了一下,怕得更是紧紧攀着池沿,湿漉漉的小手就这么紧紧拉住霍彦朗的裤脚:“……”

    她的手,在霍彦朗的裤腿上留下了一个湿湿的痕迹,霍彦朗居高临下看过去,慕安然一双眼睛里全是水雾。

    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这张可恶的小嘴再也说不出什么伤人的话。

    她再也没有说什么,求他放过她,以及给她几天清静的日子之类的言语。

    慕安然现在满脑子都是惧怕,怕的不行……她不希望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她希望有人能陪她,哪怕那个人……是霍彦朗!

    外头,隆哥几个人被收拾的惨叫声不时传进来,慕安然想到刚才被欺负的感觉,心头又好一阵反胃。

    “霍彦朗,求你……不要走!”

    霍彦朗终于停下了脚步,就这么看着在水里缩成一团的慕安然。

    读懂了她眼里的神情,他僵滞片刻,好一阵子才恢复了原本波澜不动的样子,扯着唇面无表情地蹲了下来。

    霍彦朗什么都没说,只是重新打开了花洒,轻轻替她抹上了沐浴露。

    沐浴露的芳香与慕安然身上自带的浅香交裹在一起,悠悠钻入他的鼻尖,霍彦朗幽眸深邃,背脊有一些僵,手指尖轻轻滑过她的肌肤,他极力收敛自己的心神。

    外头嘈杂的声音还在不断传进来,霍彦朗终于忍无可忍,起身,返回去将浴室的门关上,外头的嘈杂声顿时消失,他的心烦意乱也一并克制了一些。

    慕安然还在发抖,依旧缩成一团,感觉到霍彦朗的指节带着暖意,他动过她哪里,哪里就像烧起来一样。

    她厌恶他,却又需要他,本该推开他,却又忍不住求他照顾自己。

    慕安然也觉得自己矛盾,可她今晚是真的受到刺激了,霍彦朗的深沉就像是一剂镇定良药,唯有他能够让她不那么害怕。

    霍彦朗的手擦完了她的肩头,自然地微微往下,慕安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被碰了,敏感之处像是燃起了火,慕安然又紧张得发起抖。

    “是我。”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响起。

    慕安然这才下意识微微放松,看她在他眼前第一次这么乖巧的样子,霍彦朗眼神一暖,竟连语气都不禁柔下来:“别怕,没事了,我在这里。”

    “有我在这里,谁都不能欺负你。”

    他就像个大哥哥,掏心掏肺对她好,慕安然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忽然抱住了霍彦朗,放声大哭起来。

    霍彦朗顿时被她的动作一惊,勉强撑着身体,大手依旧停在原处,眉宇微微上扬。

    慕安然趴在他怀里哭,他僵了好久,终于克制住自己心里翻江倒海的喜悦,忍不住将手停放到她肩上,轻轻拍着,安慰着她。

    慕安然终于在这一夜接受他了?

    霍彦朗竟难得发自内心地扯了一下唇。

    慕安然趴在霍彦朗怀里,自是错过了他这个笑,再没了探寻他真心的机会。

    霍彦朗几乎是一瞬又变得成熟稳重,脸上不苟言笑的神情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只是待慕安然重新哭完,才把她轻轻一带,让她闭上眼睛,重头到脚用花洒给她浇了一遍。

    慕安然任由他将她洗的干干净净,原本害怕霍彦朗会趁机吃她豆腐而紧抱着自己的手,也终于在霍彦朗的心无旁骛中稍稍放松。

    越是这种时候,慕安然对身体的感觉越发敏感,她似乎可以感觉到霍彦朗的“君子”,哪怕是在触碰她最敏感的地方,他都不再像从前那边,故意撩拨她。

    慕安然不由得迷糊,从前那个与她针锋相对,故意毁了她一切的霍彦朗,究竟是不是真实的霍彦朗?

    一个澡,就在慕安然的担心受怕中度过,直到霍彦朗寻了一条薄薄的毛毯,将她整个人从浴池中裹出来时,霍彦朗都没再说过一句话。

    霍彦朗大手一用力,猛地将慕安然整个人抱起。

    “霍彦朗!”慕安然一下子离地,不由得再次紧紧抱住他。

    “进卧室?”霍彦朗不再那么生硬,语气听起来似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慕安然心中又一动,呆了很久才再次点头。

    霍彦朗……竟这样温柔。

    霍彦朗打开卧室门,将洗干净的慕安然抱出来时,慕安然看着一片凌乱的客厅,隆哥那些人已经被带走了,她猛地想起了他在浴室里说的那些话,有期徒刑二十年……

    慕安然在胡思乱想,霍彦朗早将她抱进了卧室,和客厅的劫后重生不同,卧室依旧是慕安然今天出门前干净整洁的样子。

    霍彦朗沉眸未动,就这么打量着她的卧室。

    和大学宿舍里的床位一样,书籍摆得整整齐齐,房间里养了一盆绿萝,十分温馨。

    “你……放我下来吧。”慕安然有些不好意思道。

    霍彦朗也不忤逆她,抱着她走到床边放下。

    霍彦朗的手忽然放开,慕安然一下子没有准备,直接跌到了床\上,身上的浴巾也毫无防备的掉落下来。

    “嘶……”

    慕安然惊恐地赶紧捡起来包住自己,整个人像是再一次受到了惊吓!

    霍彦朗在替她洗澡的时候,已经尽了全部的力量去克制自己,慕安然猝不及防来这么一下,顿时惹得他眸光一深。

    他扯唇笑道:“你这是在引诱我?”

    慕安然脸色白一阵红一阵。

    霍彦朗知道她现在经不起玩笑,于是干脆转过身去,压抑的嗓音,有点低沉,听得慕安然浑身酥麻。

    “把浴巾裹好。”沉声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