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你出现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可是,你出现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宋连霆也不再是宋连霆了,她的父亲把她拱手送了出去,姐姐恨他入骨。

    霍彦朗就像是慕家的克星,他宠着她,却又同时将慕家一步步送入深渊,昔日那个幸福美满的慕家不见了,现在的慕家就连她都觉得陌生,害怕回家。

    “霍彦朗,你就像是我生命里的一个瘤,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瘤。或许会要了我的命,可偶尔也会像今夜一样,成为我唯一的依靠。”

    慕安然的声音有些难过,她也看不起这样的自己,明明恨他入骨,却又不愿他离开。

    霍彦朗一直在沉默,呼吸声轻得仿佛不曾存在。

    可今夜,他哪怕是不说话,只是坐在这里,都让她觉得安心万分。

    慕安然不敢再说下去,害怕激怒他,换来更可怕的惩罚,可出乎意料,霍彦朗竟没有生气,他不怒反笑,轻扯的嘴角似乎在回味她的话。

    半晌,霍彦朗终于开口:“如你所愿。”

    慕安然僵着看他,心情犹如坐过山车:“你……?”这是不打算逼迫她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霍彦朗从未考虑过她的心情,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像是在玩支配游戏,从来只有他说的份,没有她拒绝的道理,可今夜……霍彦朗似乎像变了个人。

    慕安然还在发怔,霍彦朗轻扯了嘴角,笑容虽然冷,却没有往常生气时那般可怕。

    他大手忽然伸过来:“睡吧!”

    慕安然就这么猛地被他推倒,整个人裹着被子摔到了床\上,蓦地躺了下来。

    慕安然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又被霍彦朗的大手牢牢按住:“别动!”

    “不想发生什么事的话,奉劝你乖乖听话。”霍彦朗话语里不知什么时候添了几分沙哑,低沉的声线仿佛从地狱传上来般。

    慕安然心中一震,登时动也不敢动:“……”

    霍彦朗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你说要清静三天,这三天我在s市陪你,三天后你和我回去。三天里,我不会再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也不要再惹我生气,我们好好相处。”

    慕安然紧紧抓着被子,心里像是掀起了巨浪。

    霍彦朗好像不是在征询她的意见,他并未等她回答,蓦地起身把卧室的灯关掉,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黑暗里,霍彦朗感觉自己心跳沉闷快速,俊朗的脸在黑暗中有一点僵,拳头握得生紧。

    似是很烦躁,霍彦朗伸手把自己的领带扯了扯,最后干脆解开。

    是在害怕吧,害怕慕安然会拒绝他这卑微的提议,害怕她发觉他暗藏的心机。

    过了好一会,慕安然软绵绵的声音才从被窝里传出来:“好……”

    慕安然挣扎了很久,说完不敢再去理会霍彦朗。

    这个男人好像浑身都带着毒,他狠起来,任谁都恨他恨得咬咬牙,但他若对一个人好,慕安然觉得这世间的黑白都会任他颠倒。

    慕安然不想被他掌控,所以决定不再理会他,不去在意他,可她一旦有这么个念头,偏偏就更没办法把他当空气。

    倏地,狭小的床铺一塌,霍彦朗躺了下来,慕安然心顿时蹦出了嗓子眼:“唔——”

    慕安然将身体绷得紧紧的,一点点往墙边缩。

    霍彦朗发现了她微小的动作,没有拆穿她。

    “……”慕安然翻来覆去,第一次和霍彦朗躺在同一张床\上,房间关着灯漆黑一片,视觉缺失,感官变得尤为敏感。

    慕安然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慕安然害怕自己被他影响,她干脆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黑暗里,忽然听到霍彦朗沉沉的声音。

    “不要乱动!”

    慕安然被霍彦朗低沉的语气吓了一跳,果然不敢再动。

    慕安然一消停,霍彦朗便闭上了眼睛假寐。

    霍彦朗平稳的呼吸声传出,慕安然便立即松了一口气,“……”她终于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一整天受惊过度,肩上还隐约发疼,慕安然终于扛不住疲惫,缓缓睡去。

    慕安然一睡,霍彦朗才复而睁开眼睛,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似没有焦距,他平缓呼吸,仿佛从这一个黑夜里,回溯到久远的过去。

    十年前,同样漆黑的深夜。

    霍彦朗爬进自家的别墅里,白天检察院刚来查封过霍家的资产,霍彦朗生气地将封条撕下,砸开了锁头,又从里自外将门打开。

    霍彦朗刚做完一切,气喘吁吁,一定睛发现一个小女孩拿着手电筒站在他家门前。

    小女孩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吃惊地看着他:“大哥哥,你……你在犯法?”

    他冷冷道:“这是我家。”

    慕安然走进他家,“大哥哥,你家的家具都被搬走了?”

    霍彦朗看着空荡荡的家,咬着唇。

    慕安然发觉自己说错话,难受无措地站在原地:“大哥哥,对不起……”

    似乎是想打破沉默,她又道:“我听说,你爸爸妈妈都死了,大哥哥,你爸爸是因为没有钱还债,才会跳楼自杀的吗?我还听说你妈妈太伤心了,所以也吃药……我现在要是长大了就好了,我一定保护你,想办法给你还债,你不要也做傻事好不好。”

    霍彦朗僵滞在原地,“你……吃太饱了吗?”

    慕安然迷糊:“大哥哥,什么叫吃太饱?我没吃多少晚饭就过来了,怎么了,你饿了吗?”

    霍彦朗吁了一口气,闷闷道:“没什么!”

    他的意思是她吃饱了撑着,如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可看到她这单纯的表情,如此的不谙世事,他便不忍心生她的气。

    霍彦朗沉默了很久,慕安然终于发现自己提到了什么更不该提的,她懊悔地咬了咬唇,一点点踱步向霍彦朗靠近。

    她拉了拉霍彦朗的衣袖:“大哥哥……”

    霍彦朗不搭理她,她继续说:“大哥哥别生气好不好,也别害怕,以后我当你的亲人可以吗?”

    “大哥哥,你好可怜的,爸爸妈妈都没有了,家也没有了……大哥哥,我愿意当你亲人,可以吗?以后孤单的时候,你别害怕,想起我就好了!”

    霍彦朗冷笑:“我家什么都没有了,不会有人再愿意当我的亲人。”

    慕安然咬了咬牙,“那是他们,我、我不会这样!”

    那时的慕安然对他总有种护犊情绪,大哥哥是她救下的,而且大哥哥对谁都很凶,唯独对她很温柔,这样好看和温柔的大哥哥,多么招人喜欢。为什么那些亲戚,却一个个避而远之呢?

    慕安然主动伸出了手,朝霍彦朗伸去:“我们拉钩!”

    霍彦朗全当她是小孩子闹着玩,干脆扭过头去不理她,他的目光放得很长很远,一直看着外头摇曳的树影,遮住了透进来的仅有的月光。

    这无边的黑暗,就像是他未来的人生,手无寸铁,甚至不能手刃仇人。

    “大哥哥,你怎么不理我?”慕安然又凑到了他面前。

    霍彦朗看她坚持,聒噪的嘴一直讲个不停,他终于不耐烦地伸出了手:“给你。”

    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慕安然高兴得不行,认为他终于接受了她的好意,小手指头就这么紧紧的拉住了他的小指,高兴得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霍彦朗扯唇,不理会她幼稚的游戏。

    许久,慕安然突然开口,“大哥哥,你知道拉钩上吊这句话里的‘上吊’是什么意思吗?”

    这句话,兴许勾起了霍彦朗不好的回忆,他脸色一黑。

    慕安然赶紧吐了吐舌头:“以前啊,我们古代的国家用的钱都是铜板,一吊就是一百个,古代的人串上了就不会再变了,一百个就是一百个,所以才会说一百年不许变哦。”

    “‘上吊’,就是串好一吊钱的意思,意思就是……以后大哥哥,你不管是变得很有钱或者还是没有钱,你都不要忘记我,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

    夜风呼呼地吹,慕安然这一夜一直在陪他说话,他基本不吱声,可慕安然却讲得很开心。

    在家里,她只有姐姐,从来没有哥哥……而且,慕安然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却隐约懂得了喜欢。

    看着霍彦朗那张被打得乌青的脸,她莫名地就是喜欢他。

    喜欢他少年老成、冷冽的气质,她莫名地相信他肯定很帅,可惜她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大哥哥脸上伤疤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他真正帅气的样子。

    夜深了,霍彦朗蜷缩在角落里,家里虽然没有什么家具,却有他们一家人曾经残留的气息,至少可以躲避风雨。

    半夜,本来好好的天气,却突然下起了雨,慕安然想偷偷跑回家,却也跑不回去了。

    霍彦朗家徒四壁,他甚至连一把雨伞都找不出,竟有些无能为力。

    慕安然也顽皮习惯了,反正偷偷摸摸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不回去……应该也不会被发现吧?

    “大哥哥,没事,我今晚在这里陪你,明天早上雨一停,我再回去。”反正离得也不远,慕安然默念。

    霍彦朗没说话,没多久慕安然就这么趴在他手臂上睡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