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霍彦朗不为人知的秘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夜里有点凉,家里出事到现在,霍彦朗几乎都是一个人度过每一个难捱的夜,今夜则不同,有一个善良天真的小女孩陪着他。

    他大她不过七岁左右,慕安然的眉目已经长成,弯弯的睫毛往上翘,小嘴红润润的,很是诱人。

    霍彦朗心意一动,想起她对他的好,神思恍惚,待他发现时,他已经不由自主地吻上了她的小唇。

    慕安然还小,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他却明白。

    在学校,他是风云人物,也是一个不可高攀的存在,不少漂亮女生堵在校门,只为了看他一眼,他每个星期都会收到许多礼物和情书,可无一例外,他全部都无视掉了。

    唯有眼前的人,不知怎么……就拨动了他的心弦。

    但她还小……

    霍彦朗惊地坐直身子。

    慕安然徒失了唇上的温暖,睡梦中的她还不甘愿地吧唧了嘴:“大哥哥……”

    霍彦朗那一夜僵直了身子,想了很多很多。

    他趁她睡着觉,偷偷摸了摸她的额头:“小丫头,等我强大好不好?”

    慕安然还在吧唧着嘴,梦里以为有人在和他说话,轻轻“唔”了一声。

    霍彦朗青涩的目光没有焦距,似放得很远,捏了捏她温软的掌心:“可不许忘了我,不许不等我,我们拉钩。”

    他的声音很低沉,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轻轻地勾动了她的小指头。

    霍彦朗在夜风中笑了笑,笑容干净而阳光,好像她是他人生中未来的希望。

    第二天,霍彦朗打破了沉默,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朝她开口。

    “你有钱吗?”

    ……

    慕安然睡得并不踏实,睡梦中她好像感觉唇温温的,好像有点湿,她难受得嘤咛一声,蓦地发现自己小嘴一张后,所有声音并未来得及哼出去,便被温热的什么东西堵了回来,她下意识地动了动自己的舌头,结果那人却变得更霸道了,长驱直入……让她内心好像有一团火,倏地烧了起来。

    “唔……”慕安然迷糊睁开眼睛。

    她突然在黑暗中睁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眼里写着惊怕和楚楚可怜。

    凌晨两三点的夜,依旧很黑、很寂静,可霍彦朗却按着她,亲吻着她,令她不得动弹。

    他的被子也盖在她的身上,她似乎可以感受到男人炙热的体温,她发觉自己的手竟然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腰,自己的腿则不安分的压在他的小腿上。

    自己原本的被子,也已经不知被踢到哪儿去了……

    她应该是太冷了,所以缩到了他身边。

    慕安然思绪混乱,刚惊醒的大脑依旧没办法恢复运转,此刻就这么软软地推着霍彦朗。

    “安然……”霍彦朗的声音有些低哑。

    这声音,仿佛带着什么情绪,有些疲惫、有些难过,似乎并没有平日里看到的那么强大及绝情,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少年,从漫漫长夜的那头,一直走到了这头。

    跋山涉水,伤痕累累。

    慕安然顿时动也不敢动,竟慢慢的……被霍彦朗的吻带得沉沦。

    她迷迷糊糊地,生疏地,被他带到了沦陷的边境,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干脆麻痹自己,告诉自己这一刻只是一个梦。霍彦朗这个吻太动情,仿佛藏着霍彦朗心底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她一时跟随着他的步伐走……恍若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霍彦朗突然吃力地拥着她,慕安然一吃痛,迷迷糊糊中感觉他将她更拥过去了一些,他的动作那么温柔,这般小心翼翼,他大手每流连过一寸地方,就让她不禁打起了激灵。

    就在慕安然夹紧了双腿之前,他轻轻跻身进来,慕安然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他说:“别怕,安然,我爱你,我想你……”

    慕安然甚至茫然得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就这样在他的轻柔下开出一朵花。

    霍彦朗突然闷哼一声,手握成拳,青筋暴起,仿佛一瞬间舒吁了一口气。

    慕安然从不知道,一切也可以这么美好。

    幽深的夜,小小的房间内似有什么正不受控制地蔓延。

    ……

    清晨,慕安然起床的时候,发现身侧已没了踪影。

    她下床趿着鞋,尴尬地走出去,看到霍彦朗高大的背影时,整个人脑子里还一片浆糊。

    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

    她隐约记得,却一点也不想承认。

    慕安然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角,咬着唇,脸色苍白地看着霍彦朗。

    霍彦朗听到她出来的声音,忽然回过头看她,英挺的眉宇皱了皱:“还站着做什么?去洗漱过来吃早餐。”

    慕安然这才注意到霍彦朗穿着一条简单的白衬衫,围着一个粉红色的小围裙。

    可怕的霍彦朗,在她粉红色的小围裙的衬托下,竟然……意外得有些和善。

    慕安然咬咬牙,脑子仍处于昨天半夜的狂风骤雨中,闷恼得转身就进浴室洗漱。

    一进浴室,慕安然觉得害怕,昨天隆哥那些人对她做的……一幕幕……

    可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外面的霍彦朗更让她觉得可怕。

    慕安然几乎是磨磨蹭蹭到最后实在磨蹭不下去了,才缓缓走出了浴室,她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多吃些。”霍彦朗拿着她的小碗,盛了满满一碗粥给她。

    慕安然盯着粥看,以及不自在地挪开目光,不想触碰到他的视线,于是一直在盯着他正舀粥的白皙修长的手指。

    霍彦朗的手指,像是天生有钱人家的少爷,根本十指不沾阳春水。

    她闷闷地吃了一口,却意外的好吃。

    “我有一阵子在法国留学,只有一个人,那个时候身上没有多余的钱,而国外的东西又吃不习惯,也没钱出去吃,就开始学着自己做。”霍彦朗拿起自己的粥,喝了一口,淡淡地说。“刚开始做的时候,不会洗米,不会切肉。”

    “国外的肉,全部都是电击死,所以肉质通红,肉里面全是血,如果不会处理的话,就全是血腥味。一开始做的时候,难吃得我几乎以为自己会饿死,后来为了活下去,我才学会了做饭。”

    那个时候,他为了省点钱,常常一顿饭的米当做三顿饭来煮。

    当年他日子过得艰辛,这是他不再过多提及的事情。

    慕安然怔怔望着他,她以为像霍彦朗这样运筹帷幄的男人,就应该是含着金汤勺出身,根本就不会有这样艰辛的时候。

    她淡淡“哦”了一声,闷闷道:“没有钱你可以让家人寄,你爸妈帮你安排的保姆呢?”

    霍家家大势大,她不相信霍彦朗在国外过成这样没人管,至少会住着大公寓,有专人帮忙打扫卫生。

    霍彦朗扯了扯唇,淡漠笑着,没再说话。

    慕安然也不自讨无趣,巴不得不与霍彦朗说话,他无言,她正好可以借势沉默。

    慕安然喝着粥,发现粥里头的鸡肉,都被霍彦朗将骨头挑出来了,她心里有一点点难言的异样。

    慕安然想到昨晚的事情,虽然她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昨晚在她迷糊的情况下,确实发生了什么。

    “霍彦朗……”慕安然挣扎着开口。

    “嗯。”霍彦朗抬头看她。

    慕安然想说的划清关系的话,顿时卡在喉咙里,最后闷闷放下了勺子,冰冷道:“我吃饱了。”

    她推开椅子,站起身来,拿着碗准备去厨房洗,霍彦朗大手自动接过,慕安然更是尴尬,直是咬着唇,双颊都显得有些红得不自然。

    她恨死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明明讨厌霍彦朗,却控制不住自己,没法与他发脾气,她明明应该恨他的,却又不小心一错再错。

    “……”慕安然也不和他争,干脆离得他远远的,“我一会要去公司辞职,我就先出去了。”

    霍彦朗沉声:“我跟你一起去。”

    ……

    大街上,慕安然和霍彦朗走成怪异的姿势,慕安然在前头走着,霍彦朗在后面踱步悠闲地走着。

    擦肩而过的人,无论大小,皆下意识地回头看。

    霍彦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于耀眼。

    在路过慕安然的第n个人放慢步伐,盯着慕安然身后的霍彦朗看的时候,慕安然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霍彦朗一眼。

    霍彦朗将s市的大街走出了漫步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感觉,他穿着简约的黑裤与衬衫,赶紧的眉眼隐约带着凌厉,修长的手就这么随意地卡在裤袋里,像是从精英杂志封面走出来的男模。

    慕安然抿着唇,转回身继续加快了步伐。

    慕安然就职于一家广告公司,公司不大,只租借了一层写字楼办公,小小的格子间将四十多个员工划分开来,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位上奋笔疾书,想创意,做策划,还有制图。

    大家一看到慕安然过来,便激动起来:“苏苏,你来上班啦?”

    当大家看到尾随着慕安然走进来的霍彦朗时,男女老少顿时吸了一口气。

    霍彦朗这样的男人,他们只能在电视上见到,身高一米八七,外形姣好,五官简直挑不出一丝毛病,女人们霎时就疯了:“苏苏,他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