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霍彦朗,你变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屋内,春\色一片。

    慕安然已经没了理智,她现在只想求饶:“霍彦朗,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呜……”

    “不好。”

    “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霍彦朗终于睁眼,看着慕安然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小脸酡红。

    她眼里和心里,全是他,他心里那点不爽才终于渐渐消退:“要我,还是要外面的男人。”

    慕安然哭道:“要你……”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说什么了!

    霍彦朗笑着挑挑眉:“那这回吃饱了没有?”

    “饱……饱了。”

    慕安然难受得将头扭到了一边去,不愿再看霍彦朗。

    慕安然知道外头颜骏杰的敲门声已经停止,她刚刚没控制住,飘出了一些声音,现在她都快要难堪死了,也恨死了霍彦朗。

    霍彦朗这才放过她,他吁了一口气,释放出来。

    慕安然面色越加难看。

    却没想到,霍彦朗突然俯身下来,拥住她,温柔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慕安然仿佛从这个吻中,感觉到他的一些其它的情绪,对视上霍彦朗的目光,忽然看到他眼里裹着暗色的水雾,目光沉着、浓稠。

    慕安然一怔,就这么直直看着霍彦朗的目光。

    仿佛穿过了多年前的黑夜,一个遗忘已久的身影……

    只不过一瞬,霍彦朗便藏好了情绪,扯出了一个玩味的笑:“慕安然,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对其它男人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的行为。”

    慕安然气得嘴唇哆嗦,明明是他得了便宜,她猛地发抖:“霍彦朗,你变态!”

    霍彦朗笑:“对,我变态。”

    慕安然看着眼前的男人,有点发颤地问:“霍彦朗,你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

    一会儿给她做饭,一会儿却这样对她,一点都不考虑她的感受,他不愿放过她却又反复无常地对她或好或坏,他究竟想怎么样?

    霍彦朗笑道:“嗯,我有精神分裂症,一个喜欢折磨着你,一个喜欢疼着你,一个醋劲冲天,你喜欢哪个?”

    慕安然总算明白了他的失常从何而来。

    想到颜骏杰方才故意寒碜他的话,慕安然难受地抿着唇。

    可惜,霍彦朗的不悦已经得到了纾解,也不再想着为难她,仔细地替她收拾了一下身上的狼狈,直接挽起了袖子,端着碗筷走进了厨房。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离去的身影,坐在椅子上长久喘不过气来。

    这一个晚上,慕安然和霍彦朗谁也不和谁说话。

    霍彦朗但凡靠近慕安然一些,慕安然就挪了挪身子,离他离得半米远。

    霍彦朗但凡走到她面前,试图引起她的注意,慕安然就干脆闭上了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

    终于……霍彦朗没了法子,干脆拿了条浴巾走进了浴室。

    然后,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慕安然这才睁开眼,白齿咬着唇,心跳得很快,仿佛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连她都气恼自己这个鬼样子。

    看着霍彦朗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她气恼得想拿起摔坏,报复他,却又忍不住紧紧握在手里。

    突然,霍彦朗的手机动了一下。

    一条简讯传来,内容就这么大咧咧地显示在屏幕上。

    “霍总,慕家城北那片土地已低价成交。”

    慕安然紧捏的手忽然沁出了汗,慕家?城北?

    她不熟悉慕家的生意,慕方良还年轻,五十多岁正是人在中年,春风得意的时候,其他人也无需插手慕家生意,更何况是她……

    不过,城北这片土地她略有听柳眉说过,慕家最近在进行房地产开发,手里捏着几块极好的地,一但开发起来,慕氏公司的市值最少要番几番,慕方良几乎将这几年慕氏的发展前途全都押进了这几个项目里。

    慕安然抿着唇,不知道这短信里的内容是什么意思。

    霍家,与慕家有生意来往也是正常的,就在慕安然想深究的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了动静,霍彦朗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那条浴巾是她平常用来擦拭身体的,每天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现在却裹在霍彦朗的身上。

    “你在做什么。”霍彦朗蹙着眉,看向慕安然。

    慕安然手里攥着手机,看到霍彦朗出来,讷讷放下,不自然道:“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我正准备拿给你。”

    霍彦朗幽静的眸子凝着她,“嗯。”

    这几乎是她今晚,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霍彦朗没说什么,慕安然倒是自己觉得像做贼似的,被他抓到了什么。

    霍彦朗只是看了她一眼,拿起手机,转身走到了阳台上。

    霍彦朗站在阳台上打电话,慕安然坐在客厅里,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霍彦朗裹着浴巾的背影,背部的脊梁线紧致得干脆利落,结实的肩膀惹人垂涎。

    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出色,可她偏偏没办法喜欢上他,这辈子也没可能喜欢她。

    想起刚才的亲密,慕安然忽然觉得全身都难受,她也想清洗掉他留下的任何味道。

    慕安然抿着唇,最后看了霍彦朗打电话的身影一眼。

    霍彦朗似乎是看了那条短信,现在像是在交代着什么,浑身发散出认真的气质。

    慕安然站起身来朝浴室走去,兴许是走路声有些轻,亦或者霍彦朗此时在电话中聊到事太过重要,他并未回头理会慕安然。

    慕安然就这么走进卧室,心思复杂地冲了个凉。

    一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霍彦朗。

    “我明天要提前回a城。”

    慕安然睁着黑溜溜的瞳仁望着他,身上还有滴滴水珠,一时不知回答。

    霍彦朗已继而开口:“抱歉不能陪你了,还有工作要处理。”

    “嗯。”

    她不希望他留在这里,千方百计希望他走,可他真的说要走时,她心间却溢出了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根细针,将她的心扎得密密麻麻。

    这些小孔,一有风吹过来,就在她的心底掀起了回声。

    “我要留在这里!”慕安然下意识道。

    霍彦朗的双瞳黑得分明,里头像透着暗芒:“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和我一起回a城。”

    “如果你不想回,也可以,但是s城对于你来说,并不安全。”他道,“隆哥这帮人与你无怨无仇,不可能故意千里迢迢来这里针对你,背后肯定有要毁了你的人,你想想是谁要对付你。”

    慕安然咬着唇,听着他冷静的分析。

    “出于对你安全的考虑,你随我走,当然,最后还是要看你的意愿。”

    霍彦朗几乎是在强调,语气温和:“我不会逼你。”

    他突然这样认真,慕安然有几分回不过神,就这样盯着他,两个人一同站在浴室门口。

    慕安然的心有些乱,想了一会才道:“我跟你回去……”

    这个回答,有几分出乎霍彦朗的意料,他幽深的眼眸微微凝起,凌厉的眼角稍稍上挑。

    慕安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复杂的心情,他说得对,有人针对她,若没有霍彦朗,可能她现在已经不干净了,经过霍彦朗的欺负,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第二次那样的打击。

    霍彦朗许诺她婚姻,可隆哥那些人只会毁掉她,伤害她。

    霍彦朗说有人要加害于她,慕安然不傻,心里也明白。

    倘若和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相比,她宁愿与霍彦朗回去面对另一个她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我跟你回去。”慕安然再次低声说。

    霍彦朗把手放在裤兜里,另一边手还在拿着手机,听到慕安然说和他一起走,几乎不用他多劝,他沉声道:“嗯。”

    “已经买了明早九点的机票,今晚你收拾一下,自然有人帮你退掉这边的房子。”

    慕安然收拾行李到半夜,霍彦朗一直没有进来,她在房子里呆了半晌,心里按耐不住,终于放轻了脚步走了出去,一到客厅里,看见霍彦朗已经躺在沙发上闭目睡着了。

    “……”

    慕安然抿唇凝着霍彦朗沉睡的样子看。

    霍彦朗这两日似从没好好休息过,其实从第一夜见到他出现在楼道里起,他就已微微带了疲惫,昨晚应该也没睡好吧。

    原本想看他在做什么的慕安然,突然噤了声。

    慕安然转身去房间里拿了一张被子,想了想,轻轻给霍彦朗盖上。

    夜里,慕安然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这一夜睡得并不似想象中那般香甜。

    晨起。

    慕安然听到门外有说话声,打开房间一看,已经有几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了霍彦朗的身旁,正有条不紊地将她昨夜收拾的行李搬出去。

    “醒了?”霍彦朗问。

    慕安然还未说话,霍彦朗已经抬手看表:“起得挺早,还有两个半小时。”

    慕安然并未回答,只是看了一眼客厅忙碌的景象,默默关上门换了一件衣裙,然后走进洗手间洗漱,再次出来的时候,慕安然已经化好了淡妆。

    去机场的路上,慕安然一路无话。

    她不说话,霍彦朗倒也不急,这两天的亲近逼急了慕安然,慕安然的性子就像是芦苇,压弯到了极致,自然是要再反弹回来的。

    霍彦朗自觉有的是时间,他还可以慢慢等……

    车子上了高速,转了个急弯,慕安然不自觉地往他那边靠,头刚碰到霍彦朗紧实的肩膀,她立即咬着唇,紧抿起来。

    霍彦朗从车座前拿了一本杂志,看似是在看着,为了伸腿方便,往慕安然的方向靠了靠,她得以有了可支撑的肩膀,不至于在车里左右摇晃,那么尴尬。

    慕安然抬头看了霍彦朗一眼,他并无异样。

    慕安然就这么难受地一路坐到了机场,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在别扭中多了几分熟悉,一直到登机,飞机飞离s市,慕安然才恍然有一种从梦中惊醒的感觉。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