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对慕小姐的关心,过了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一直不知该说什么的柳眉终于开口,看了薛北谦一眼,也顾不得避嫌了:“然然,你不辞而别,让霍家丢了不小的人!霍家和慕家都找你找疯了,你怎么可以……”一点儿都不懂做父母的心,“霍家和慕家正谈的那几个生意,也黄了!”

    慕安然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慕方良在这三个月老了不少,这些事原本是不该有的,都是因为慕安然不负责任的冲动决定!他早说了,霍彦朗那个男人不能惹!

    自从霍彦朗出现,他们慕家就没落得个好!

    “你如果想嫁,那么趁早了嫁,霍彦朗只想要你,他既然肯娶你,就不会亏待你!”慕方良越想越生气,看着慕安然就揪心,“爸说了,不会委屈你,都是为了你好!”

    “你偏不听,还要拉上慕家陪葬,最后不还是回到霍彦朗身边,霍彦朗谁都想要,你怎么就是偏偏不喜欢他?!”

    慕岚听着,心里头怒火更甚。

    柳眉也不得不怪罪慕安然:“然然,你别怪你爸这般生气,因为你……霍家的‘擎恒’集团一直在针对慕氏的公司,家里的公司资金短缺,好几个项目都周转不开,眼看着就要资金链断裂了,怎么好说歹说都不能让霍彦朗消气,只说是我们慕家存了心针对霍家,让霍家难看,才把你藏起来……逼得你爸为了救慕家的这几个项目,不得不把城北那块地给卖了。”

    “那块地,好几年前你爸为了拿下它,可是费了不少劲,这次急用钱出手得仓促,业内公司都在观望,最后终于遇到能吞的下的,价格给得却不高,这次割舍城北的项目,简直是在你爸的心头上割肉!”

    柳眉每说一句,慕安然的脸色便白了几分。

    “对不起……”

    慕岚张嘴:“对不起?呵,对不起有什么用?慕安然,你还是小孩子吗?你自己做的事,凭什么要我们慕家替你兜着?”

    慕安然咬着唇,“城北的地,我赔。”

    慕岚笑:“你赔,你赔得起吗?你真有这个心,怎么就不知道回来早一些?昨儿下午这块地才签了成交合同,你早回来一天,早些去求霍彦朗,指不定还能有转机,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去求霍彦朗。”慕安然抿着唇,脸色死白。

    她简直要恨死霍彦朗,他到底要她怎么样?一边救她却一边为了她而打击慕家,而此时,那个可怕的男人甚至还在慕家外头,等着薛北谦帮她放好行李,再一同回去。

    慕安然眼神绝望地望向慕家大门,门外还隐约可以看见那辆银灰色的保时捷,她甚至可以想象到霍彦朗正好整以暇坐在车里等待的样子。

    慕安然咬着唇就要冲出去,蓦地,薛北谦却突然出现,挡住了她。

    “慕小姐。”

    慕安然看着薛北谦:“慕家城北这块地,是霍彦朗买下的对不对?”

    薛北谦并不回答,神情冷酷得一点都看不出温文尔雅的样子。

    顷刻,倒是慕方良有些神色难看,柳眉和慕岚则是意外。

    城北那块地,他们急着出手,根本调查不出背后的买主是谁,只知道是一家不愿具名的颇具资质的公司,合同一签,置地款项也立即到账,慕家的危机立即解除,至少是暂时缓了下来。

    可打压慕家的人是霍彦朗,慕家的地,霍彦朗又买去?到底是想做什么?

    慕方良黑着脸,嘴唇颤得说不出话来。

    薛北谦倒是不管慕家这乱成一摊的样子,只道:“霍总和你都是刚回a城,慕小姐总算是到家了,可以好好休息,可霍总在公司还有一堆的事情,还希望慕小姐不要在这种时候打扰霍总。”

    这话听着像是劝慰,可落到慕安然的耳里,更像是警告。

    警告慕安然知趣些,否则慕家会更不好过。

    “如果慕小姐真想找霍总,倒可以时候找个好时间,好好与霍总谈谈,霍总既然真心想娶你,就一定会卖你个面子,只是……希望慕小姐暂时不要冲动做事了。”

    薛北谦的话不软不硬,刚好在能够让慕安然听得进的范围,也赤裸裸地让她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地位,霍彦朗捧着她,可她也不要不知好歹,否则慕家依旧会不好受。

    慕方良几乎是气得一声哼。

    慕岚则听着越来越气,霍彦朗一怒为慕安然,可慕安然竟然不知好歹。

    慕岚冷冷地笑:“呵呵,这回倒是水落石出了,兜来兜去,都是为了慕安然,逃了三个月,慕家还少了一块用作商业开发区的地。”

    慕安然几乎是强逼着自己镇定,难受到了极致反倒只剩下笑,“谢谢薛特助的提醒。”

    薛北谦客气道:“慕小姐不用客气,那既然没事,我就不多留了,行李我帮你放在这,霍总还在外面,他既然不急着进来,想必是还有急事要处理,我就先送霍总回去了。”

    薛北谦与慕方良与柳眉打招呼:“那么,慕总、慕夫人,我们就先告辞。”

    慕方良冷冷地“哼”了一声。

    柳眉尴尬迎合:“辛苦薛特助把安然送回家,安然在外面……应该也没吃苦吧?”

    没等薛北谦回答,慕岚即冷冷笑了一声:“你看她细皮嫩肉的,哪里像是吃苦的样子?霍彦朗都把她捧到天上去了,还亲自接她回来呢,这回可好了,总算能放过我们慕家!”

    说完,慕岚像是多看慕安然一眼都嫌烦,大摇大摆地上楼去了。

    ……

    霍彦朗在慕家大门外等了一会,将车窗打开,点了一根烟。

    烟雾缭绕,香草气息氤氲在鼻尖,似乎这样能遣解一点心烦。

    慕家里面,势必又再掀起风波。

    霍彦朗的视线一直盯着慕安然紧闭的窗,订婚宴之前,他刚回国的那段日子,曾无数次开车来到这里,就像现在一样,深夜无人的时候点上一根烟,就这么瞧着慕安然所住的房间的那扇窗。

    她喜欢清新的空气,所以总在一进入房间之后,就立即把窗打开。

    而现在,那扇窗依旧紧闭着,想必是还没有进入房间。

    十分钟后,薛北谦带着人从慕家走出来。

    霍彦朗掐掉烟蒂,摇上车窗。

    薛北谦一上车,就坐到了驾驶座上,回头道:“慕小姐安顿好了,里头又吵了。”

    霍彦朗并无多余反应:“嗯。”

    薛北谦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自家学长,适时地不再说话,只是将车启动。

    末了再说:“城北那块地的事情,慕小姐知道了。”

    霍彦朗的瞳仁终于动了动,嘴角紧抿着像是讳莫若深,凝神了半刻,却还是说:“知道了。”

    薛北谦问:“那慕家……”

    “不放过。”霍彦朗冰冷地答。

    霍彦朗语气决绝,薛北谦便不再多问,之前隐约担心的所有问题,都不再担心,他回道:“是。”

    薛北谦将车缓缓启动,彻底从慕家扬长而去。

    ……

    擎恒集团。

    霍彦朗并未回家休息,而是直接来到了公司,召开了高层会议到晚上七点。

    稍微得空的时候,薛北谦又送来了堆积了几天的文件。

    夕阳从高楼之上落下,缓缓消失在平面上,办公室里的光线渐渐暗淡下去,霍彦朗坐在办公桌前,显示器屏幕的灯光将他英俊的脸照得有些寥落。

    “霍总,您要不要休息一下,帮您点了餐,先吃一点再继续工作?”

    霍彦朗并未抬头,对着薛北谦说:“没人的时候叫我学长就好。”

    薛北谦也不矫情,随即改口:“学长。”

    “嗯。”

    薛北谦将文件放到霍彦朗办公桌的一侧,文件刚放下,霍彦朗低沉的声音便在薛北谦的耳边响起:“她怎么样了?”

    薛北谦的动作一顿,自然明白霍彦朗口中这一个“她”指得是谁。

    “慕小姐很好,据小袁回报已经在家里安顿好了。”薛北谦说完,似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决心多嘴:“学长,恕我直言,我觉得您对慕小姐的关心,过了些……”

    “假如不放心她在s市,您可以派我们过去找她就好,不必要亲自放下所有工作过去,还在s市陪了她那么多天。”如果不是城北的土地吞并案资金数额太大,霍彦朗兴许还不会提前回到a城。

    薛北谦有些替霍彦朗打抱不平:“慕小姐如此讨厌你,学长你就算为她做再多的事情,在她眼里都只是在为难她,那又何必……”假如提前回来,也不至于要加班到现在。

    霍彦朗的时间就像金钱,凭空挪出几天的时间,期间的损失她慕安然拿什么来赔?

    霍彦朗英挺的眉宇挑了挑,似有些无谓然:“没关系,因为是她。”

    只要是和她有关的事情,都值得他去付出。

    霍彦朗回答得这般风轻云淡,薛北谦倒不好多说,只是闷闷地应了一声:“是。”

    “那霍学长您好好加班,我就不打扰您了,如果有事情,可以喊我,我就在外面。”

    霍彦朗又复而低头翻看文件,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