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小姐,慕总说不让你出门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薛北谦离开前似记起了什么,又停下了脚步对霍彦朗说道:“对了,学长,刚才顾盼打电话给我说要找你,我给婉拒了,她让我帮她带句话,问你什么时候才肯见她。”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霍彦朗情绪终于微微波动,像是柔和了一些。

    霍彦朗沉了声:“她要回国了?”

    薛北谦笑了笑:“是要回国了,听说日期定在了下个月五号,也就是二十天后。”

    霍彦朗难道也扯了扯唇:“挺好,那麻烦你替我接接她。”

    薛北谦点头应是,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为了不让霍彦朗加班太久,便不再打扰,自觉走出办公室,替霍彦朗带上门了。

    总裁都在加班,底下的人自然也不敢走,擎恒集团灯火通明。

    慕家。

    慕安然拿着手机坐在窗台上,夜风微凉,窗外的光线渐渐变暗直至不见,别墅区亮起了灯,手机在她手里都攥出了汗。

    霍彦朗……

    慕安然从没有这么心烦与憎恶过一个人。

    如果说霍彦朗之前对于她做的事情让她无法释怀,可经过了在s市的相处,她到底是没那么讨厌霍彦朗了,此刻霍彦朗在月光下落寞站着看着她的样子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夜里细心替她擦药的霍彦朗,深夜亲吻她的霍彦朗,早上起得很早为她做早饭的霍彦朗……陪她去辞职,一直远远跟在她身后慢慢走着的霍彦朗……在厨房里,熟练做牛排,替她仔细清洗眼睛,塞给她胡萝卜霍彦朗……

    慕安然觉得,这个男人有时候并不似他外表那般刚硬无情,在他厚重的铠甲下,一定掩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霍彦朗对她并非那么简单,可是一个人,怎么能在对她好的时候,却对她的家庭这般狠心?

    他撩拨着她,照顾着她,甚至与她肌肤相亲,却又……

    一个人,怎么可以深沉成这样?

    对于她来说,霍彦朗藏得太深,他太复杂,她想远离他,可是却又不被允许!

    慕安然痛恨如今被动摇的自己,她逼迫自己恨霍彦朗,如今慕家发生这样的事,她更恨霍彦朗了!

    慕安然攥着手机的手一紧,终于咬着唇将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电话中传出等待接通的盲音。

    擎恒集团顶楼办公室,忙了两个小时的霍彦朗终于抽空休息十分钟,正准备拨通薛北谦电话让他送吃的进来之时,手机忽然响起。

    霍彦朗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忽然眉头一皱。

    这头,慕安然咬着唇,眼里暗藏着倔强的怒火。

    那头,霍彦朗深邃的眸眼先是一沉,后是一惊,一喜,一直紧抿的薄唇稍稍勾勒出浅浅的弧度,几乎是害怕那头的人会等不及先挂断,他修长的指按在接听键上,利落接通。

    “喂。”低沉迷人的嗓音,裹着淡淡的冷淡。

    “……”慕安然在电话这头听着霍彦朗低哑的声线,好久都没出声。

    “怎么了。”霍彦朗沉沉道。

    慕安然纠结了半晌,终于出声:“霍彦朗。”

    “嗯?”

    “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贱。”

    霍彦朗:“……”

    他曾以为,这是她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电话之中会客气点,看来是他多想了。

    霍彦朗蓦地自嘲一笑:“慕小姐,你特意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骂我?”

    慕安然的心一沉,两个人一改在s市的温馨客气,他连“安然”两字都不叫她了,改而称之“慕小姐”了?

    慕安然咬着唇,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霍彦朗,你究竟……想做什么?我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能虚伪成这样?”

    是她太单纯,太低估了这个男人,对不对?

    霍彦朗被骂后沉默了许久,反而笑道:“哦,你觉得我虚伪,那能不能告诉我,我虚伪在哪?”他好整以暇地站着,反倒站成了一个优美的姿势,手插在口袋里,淡漠的声音从电话这头传到那头:“有时候,我倒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薛北谦说得对,对她再好,终究也只有被骂的份。

    “霍彦朗,你……”慕安然竟被他低沉的语气堵得无言。

    她难受道:“你一边打压慕家,一边却在s市对我那般……亲密无间。这样的你,你不觉得恶心么?”

    有些话,慕安然甚至说不出口,她的教养也注定令她无法像泼妇那般控诉他。

    她只要想到在s市,霍彦朗与她同床共枕,他戴着她的小围裙,他替她做饭,她就生不起他的气,可只要再想到,他那般对她毫无保留之时,却这样打击慕家,甚至收购了城北那块地,她就无法释怀……

    慕安然语气甚至都变得有些哽咽:“你到底想做什么,究竟想怎么样。”

    她只要想到柳眉无奈的表情,想到慕方良扬起却未落下的那一掌,就无法原谅霍彦朗。

    慕安然哽咽道:“你如果是生气了,想要教训我,那就冲着我来,你对我父母这样……算什么。”

    慕安然在电话那头的质问,就像是一把锤子,一点点轻轻敲着他的骨髓,就像是白蚁溃堤一般,一点点地蚕食他。

    霍彦朗拧着眉,目光深得像黑洞般。

    慕安然哭道:“你说啊,你为什么不说话……霍彦朗你个大混蛋!”

    “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不该不听你的警告,可是你也看到了,隆哥那些人已经给了我教训,是我错了好么,你放过我好不好?”

    “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在s市,什么不该发生的我们也都发生了,我不恨你了,你就当是我还给你的好不好,请你不要再这般无耻了,求你放过慕家。”

    霍彦朗的手段太肮脏,商人的行事风格,永远是她不懂的。

    他说得对,在他眼里,宋连霆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她也就像是温室里的洋娃娃般,自不量力,什么都不懂……

    他若是宠着,疼着,她就是幸福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他若是生气了,却要慕家来替她承受。

    “早上薛特助说你忙,我要是与你讨论这些太不合适,现在我知趣一些,等到了如今才给你打这通电话,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你看在我这般低声下气求你的份上,也求你收手好不好?”

    霍彦朗的心就像被一根鱼刺梗着,她的话令他发疼,可这根鱼刺却还拔不出来。

    霍彦朗反倒冷冷地笑:“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慕安然在电话这头猛地捏紧了手机,她的嘴唇发青:“慕家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样……”

    她已经回来了,他还要继续针对慕家是么?

    “你想要我怎样?你可以说,只要我能做到……但是城北那块地,你还给慕家好不好?”

    “慕安然。”霍彦朗有些疲惫。

    “霍彦朗,如果你过慕家的话,我会很感激你,相反,我会觉得你很无耻,很可悲。我如今只要一想到你一边和我在亲密的时候,一边在为难慕家,我就觉得你好虚伪,纵然是这样一个我,你还是要娶我?”

    霍彦朗放在口袋中的手一僵,唇角几乎瞬间扯出凉薄的弧度。

    “既然你要娶我,却又这样对待慕家,不怕我越来越觉得你恶心么?霍彦朗,这样一个我,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意思?”

    慕安然坐在窗前咬着唇,“霍彦朗,如果你坚持要这样,我会更恨你的。”

    ……

    这是慕安然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也是再一次主动先挂掉霍彦朗的电话,只留给霍彦朗毫无感情的“嘟嘟”声。

    霍彦朗扯着唇将手机放到办公桌上,看着那一堆文件,心烦意乱地背对着落地窗而站。

    ……

    慕安然几乎是挂完电话的一瞬间便立即后了悔,冲动做事,后果自负。

    没打电话之前,她一肚子火气,打完电话却也不见得开心多少。

    薛北谦明明给她的提点是好好与霍彦朗说,指不定霍彦朗还能给她卖个面子,如今撕破了脸,依霍彦朗的性子,慕家只会死得更惨。

    慕安然抿着唇脸上苍白一片,咬着牙握着手机出了门,一下到客厅,便被家里的菲佣堵住了。

    “小姐,慕总说不让你出门。”

    “我出去……”慕安然纠结地想说话。

    话没出口,便被对方堵了回来:“慕总说不管你去哪里,总之不许你再踏出门口半步……”

    菲佣妈妈与慕安然的关系一直很好,几乎照顾着慕安然长大,有十多年的感情,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怎么舍得禁她的足?一定是慕方良下了很坚决的命令。

    慕安然看着眼前的菲佣妈妈,嗫嚅着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沉默地转身上楼。

    房间里,慕安然关上门,依靠着门背,望着房间里的窗。

    慕安然盯着窗台半天,咬着唇,又再一次攀上了窗台。

    顺着树爬下来的时候,正逢小区保安在交接班,慕家的佣人都在忙着收拾房间,没人留意到她,慕安然几乎是小跑着跑出了别墅区,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送我去半山半岛。”

    “半山半岛”是a城有名的住宅区,那里的别墅区比慕家现在这个老别墅区更神秘,霍家是a城乃至国内都有名的家族,霍老首长退休后就住在“半山半岛”里,霍彦朗常说的“霍家”,应该就在这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