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这可是你送上门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站在门口,每按一下,心跳就快一些,她既不想见到霍彦朗,却又期待有人开门,毕竟不想白跑一趟。

    就在慕安然按下最后一次门铃,认为霍彦朗应该还没回来之时,厚重的门忽然被人从里打开。

    霍彦朗颀长而性感裸露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慕安然倏地抽了一口气。

    “霍彦朗……”

    霍彦朗看到是慕安然时,幽深而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睨,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表情,意外、深沉、复杂的。

    “我来……”犹豫的。

    “有什么事?”冷漠的。

    两道声音同时出声,混杂在一起,空气中甚至弥漫着淡淡的荷尔蒙的气息。

    慕安然抿着唇,想起刚才打他电话他不接,而之前傍晚那通电话中,她甚至骂他“霍彦朗,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贱”……她蓦地一阵心虚。

    想到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她忍下了心里的怒火与被骗的不甘,与他斡旋道:“我可不可以先进去?”

    霍彦朗睨了一眼慕安然,神色喜怒难辨,稍久,他终于挪了挪身子。

    慕安然看见眼前的大山挪开,急忙钻了进去。

    霍彦朗的住所出乎意料的简洁,所有陈设都是白灰色系,富有科技感,镶嵌在壁橱里的巨大屏幕,线条明确的沙发,屋子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高空泳池,高大的钢化玻璃护栏外是温馨的万家灯火。

    远处灯火璀璨,越加衬得这里冷漠乏味。

    霍彦朗裹着浴巾随着慕安然走进客厅,低沉的嗓音响起:“来这里做什么,找我?”

    慕安然抬头看着他,眼里带着雾气。

    她并未回答他的话,而是这么干站着。

    霍彦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因为穿得不多,甚至在浴巾之下不着寸缕,她不开口,他便就这么有耐性地等着她。

    慕安然被盯得发毛,终于忍不住开口:“我把人给你送过来了。”

    霍彦朗低垂着眼睑,似笑非笑:“什么意思。”

    “把你自己送过来?”他问。

    慕安然咬着唇,被他无声的嗤笑惹得难堪,瞪着翦水分明的黑瞳,就这么望着他:“霍彦朗!”

    “难道不是?”他扯开了唇。

    霍彦朗就这么赤裸着上半身站着,健硕的胸膛展露无遗,任凭她怎样生气,依旧抵不住他的活色生香。

    慕安然深呼吸,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铭记自己今夜过来的目的。

    她婉转笑道:“霍彦朗,你不是想要我么,在我不见的时候对慕家如此不择手段,不就是为了得到我么?现在我把自己送过来了……你总能满意了吧?”

    霍彦朗颀长的身子原本慵懒站着,却因为她的话而变得僵硬。

    慕安然咬着唇:“既然如此,我便让你得偿所愿。”

    “我现在将自己送上门来,霍彦朗,你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不要再处处为难慕家,放过慕家,好不好?”

    霍彦朗就这般挑眉凝望着她。

    以前的慕安然为了自己而反抗他,甚至被逼着与宋连霆分手,打赌输了,她宁愿食言都不愿意来到他身边,现在她却因他为难慕家而自己送上门来。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嘲讽,霍彦朗听得心头一堵,就这样缓步慢慢一点点逼近慕安然,最后在她身前站定。

    他就像是一座大山,居临她身前。

    “所以,你现在是主动投诚?”

    慕安然抿着唇,直勾勾地盯着他瞧。

    “嗯。”

    或许她应该感谢他,在言语上不至于让她那般难堪,是“投诚”还是“献身”……

    连慕安然都看不起现在的自己,可是就如他所说,这一场游戏中,她从来就没有选择权。

    “哦?”霍彦朗微微睨起了危险的眸子。

    几乎在这一瞬间,霍彦朗的大手忽然蓦地用力,带着暗火的黑瞳仿佛烧起来一般,就这么将慕安然推到了沙发上。

    “既然有求于我,是不是该有些诚意?”

    他在她的心中,果然一点地位都没有,她为了他可以逃得很远,也同样可以为了别人,甘愿牺牲自己。

    可他偏偏明知是施舍,却还如此甘之如饴。

    她电话中骂他怎么能这么贱,末地等到她送上门来时,他却依旧求之不得。

    慕安然突然被霍彦朗压下,他整个冒着热气的身躯覆上她,带着浓厚荷尔蒙的气息,一下子便让人乱了心神。

    慕安然只觉得自己呼吸加速,心里说不出是在紧张,还是在惧怕。

    她睁着麋鹿一般受伤的眼睛,望着他:“是不是只要我乖乖听话,你就可以放过慕家。”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里裹着情欲,理智却又清醒无比,“嗯哼。”

    似是一声应答,却又更像是一声冷哼。

    慕安然心如死灰,她知道自己没有半分讨价还价的余地,可却还是忍不住有着期待。

    霍彦朗要做什么,她控制不了,但如果她能令他改变主意,那么她甘愿臣服。

    慕安然睁着眼睛,无助地望着天花板:“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她的话并未说完,随即被霍彦朗铺天盖地的吻堵住了嘴。

    她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霍彦朗恨极了这样的慕安然,却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她。

    当情感参杂了利益,似乎一切都不那么纯粹了。

    慕安然的手紧紧抵着他硬实的肩膀,霍彦朗的吻则越加地用力,他的胸膛就像一块烫热的烙铁,将她烫得发疼。

    “是不是这样,你就可以放过慕家……”哪怕在沉沦的边缘,她也依旧坚持着向他讨要一个许诺。

    霍彦朗唇线紧绷,将她抱着,在沙发上翻滚转了个身。

    他并未给她许诺,只是越来越多的吻像落雨般落在她的肩上。

    慕安然穿着简单的t裇,简单的款式将她的小脸显得很有学生气儿,头发全部扎起来,扎成了一个马尾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女大学生。

    霍彦朗这样压着她,倒显得两个人年龄差距变大,从气质上看,两个人格格不入。

    与其说是未婚夫妻,倒像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

    霍彦朗沉沉的声音终于响起:“这要看你,能不能把我伺候好。”

    她不是想自贬身价么?那他便如她所愿。

    慕安然紧张得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感受着他有些狂野的动作:“霍彦朗!”

    他低下头凝视着她:“怎么了?不敢了?”

    慕安然几乎是咬着唇,豁了出去:“你要说话算话。”

    “呵。”他低低轻笑一声。

    就在霍彦朗玩够了她,料定了她不敢之时,慕安然一反常态,忽然变被动为主动,将霍彦朗压在了身下。

    她温热的唇落在霍彦朗的脖子间,似是嘤咛,更像是在为自己鼓劲,低低喃喃说道:“既然来了,也就没什么不敢的了……”

    她已经不纯洁了,宋连霆也不要她了,既然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也不再是第一第二次,那还有什么不敢的?

    如果得到她能够让他得偿所愿,不再为难慕家,那么她吃亏些又何妨。

    慕安然主动压着他,霍彦朗颀长的身躯一僵,感受着身上娇小的人儿轻轻蠕动,就像是一片叶子轻撩着他的心尖。

    霍彦朗终于控制不住,所有的自控力消失殆尽,几乎是一瞬间弓着身,刹那间反弹,整个人捞着慕安然就抱了起来,一步步将她拎进了浴室。

    浴室里他早就放好了水,一个诺大的浴池冒着袅袅热气,霍彦朗直接将慕安然丢了进去。

    慕安然一惊,衣服蓦地全部湿透。

    她挣扎着想从浴池里爬出来,霍彦朗已经拉开了浴巾也进了浴池。

    与他共浴……

    慕安然光是想着,就克制不住脸颊发红发热,她突然就生出了退缩之心,可是刚挣扎着从浴池中爬出来,就被霍彦朗一双大手又拉了回去。

    “怎么,想逃?”

    他低沉的声音就像是水雾一样,牢牢地将她缭绕。

    慕安然咬着唇,干脆破罐子破摔,轻声道:“逃,我为什么要逃……”

    既然已经到了这步,逃还逃得掉吗?

    霍彦朗一声轻笑,就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一般,低声道:“嗯,很好。”

    慕安然现在的模样,多了几分从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强。

    这样一个她,顿时就让霍彦朗生出了玩弄之心,身体早已被她撩拨得起了反应。

    他就像是一个角斗士一般,将她步步紧逼,逼得她缩进了小角落中,慕安然呼吸急促,胸前也微微起伏,带起一层层水波。

    霍彦朗沉声道:“那你今夜就好好伺候我,说不定我心情一好,真就不再追究慕家了。”

    慕安然抿着唇:“……”

    她不再说话,眼里已有视死如归的神情。

    衣服已被他弄湿,她干脆红着脸咬着唇,直接将身上的t裇脱掉。

    霍彦朗没想到慕安然会这般,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竟有片刻失神。

    她已如此,他更不是正人君子。

    霍彦朗这生从未对一个人如此执着,若说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倾尽所有,不择手段,那也只有她慕安然一个人。

    牵扯着他年少最纯净的梦。

    而那一个梦,此刻却正在他眼前。

    哪怕是毒药,他也甘之如殆,宁愿英勇就义也决不当柳下惠。

    “这可是你送上门的。”他沙哑地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