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霍先生早该有个女朋友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伸手再将身上仅存的衣服脱掉之前,霍彦朗已经扑了过来,在水中紧紧抱住她,难以自控的吻铺天盖地般落下,滚烫的大手圈住她的腰,将她囚禁在这方天地。

    慕安然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双手反撑着池壁,被他撩拨得失去理智。

    她讨厌他,身体却诚实得很,微微发抖的身体泄露了她的期待。

    霍彦朗扯唇一笑:“来。”

    简洁的话语就像是哄骗一般,用难以言喻的语气说道:“乖,再上来一些。”

    她迷迷糊糊中听从他的话语,果真上前一些,可下一瞬已经再次失守,霍彦朗将她拥进怀里,就像是要将她融入骨血一般。

    他将她身上的短裤也扯掉,全部丢进了换洗筐内,一室流动的水声,淡淡的雾气缭绕在浴室内,将玻璃都氤氲成一片磨砂色,途中因为挣扎得太激烈,慕安然一手反撑到玻璃上,印出一个深深的手印。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与慕安然隐忍的低吟混杂在一起,直到夜深人静。

    ……

    夜,霍彦朗坐在床头边上看着慕安然。

    她虽然倔强,却注定不是他的对手。

    鱼水之欢过后,慕安然已经疲惫得沉沉睡去,而他在“时代”新锐精英品居的房子,也只有一个主卧,于是便将慕安然抱到了这个房间。

    此刻,霍彦朗将手垂在慕安然耳边,轻轻抚弄着她的耳垂。

    记忆里的她,极少有这么恬静的样子,难得两个人不针锋相对。

    如果,利用打压慕家可以换来与她和平相处,他倒不介意再添上这一层缘故。那么,就让她再恨他一些。

    霍彦朗忽然低下了头,在慕安然脸颊上留下了一个绵长而温热的吻,眼里藏着复杂的情绪。

    他低低道:“明媒正娶,你不要,倒是偏要当情人。”

    他拨弄着她的头发,失神地笑:“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好?”

    ……

    慕安然第二天一早起床的时候,身边已没了人。

    走出卧室,不见霍彦朗的身影,只看到一份精致的早餐,粥还是热的,碗下压了一张字条。

    “起床记得吃,如果不想慕家再丢一块地的话。”

    慕安然气得将字条狠狠一揉,想丢进垃圾桶里,却又忽然平心静气地将字条摊开,随意扔在桌上。

    昨夜来得急,她甚至没有好好打量霍彦朗家中除装修以外的环境。

    “时代”位于市中心,闹市中取静,霍彦朗所住的地方又是最高层,晨起之时阳光从阳台洒进来,意外地令简约到了极致的家,都蓦地生了几分温馨的感觉。

    慕安然失神地看着餐桌上的早餐。

    简单洗漱后,慕安然坐到了餐桌前,不与自己的肚子置气。

    瘦肉粥入口之初,香甜的味道蔓延向舌尖,一下子便能尝出霍彦朗的味道,细心地将肉剁成了肉末,味道煮得刚刚好。

    慕安然吃了几口,稍微垫了一下肚子便不愿再多吃。

    不是不好吃,而是她不愿意多吃霍彦朗煮的东西。

    忽然,门外响起了钥匙扭动的声音,慕安然整个人紧张起来。

    “咦,小姐,您是……”门外走进一位家政服务员,穿着制服,年龄约四十岁左右,看起来倒很和善。

    兴许是从未见过这套屋子里出现过女人,她的表情有些讶异。

    原本还以为是遭贼了,可看到慕安然身上穿着霍彦朗的衬衫,家政阿姨顿时了然于心,连着对慕安然的态度也客气起来。

    “您是霍先生的女朋友?”

    家政阿姨像发现新奇事物般,盯着餐桌上的食物:“这是您为霍先生做的?”

    她像是很疼惜霍彦朗般说道:“霍先生早就该有个女朋友了,您这么细心,倒是霍先生的福气,我在这里做了两年了,霍先生待人客气平和,知道我家有困难,上一次还破例给我涨了工资,让我预支工资给儿子治病……”

    “霍先生这样的人,真的很好,在这个社会也很少见了……”

    慕安然有些出神,家政阿姨发现自己多嘴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第一次见慕安然,也有些摸不准慕安然的性子,她急忙道歉:“小姐,不好意思,我一时没注意,说得多了……”有些有钱人,并不像霍彦朗那般平和,家政阿姨再道:“是我一时没注意好自己的身份,还请小姐原谅。”

    慕安然终于回过神,急忙解释:“对不起,我刚刚出了个神。”

    她安抚家政阿姨,“我没有这个意思。”

    家政阿姨看着慕安然脸上的笑容,再三确定之下,才放了心,也对着慕安然笑了笑。

    似是想遣解尴尬,她道:“不过您为霍先生做的早餐,还真挺香的。”

    慕安然的笑容一瞬僵固在脸上:“不好意思,这……不是我做的。”

    家政阿姨惊讶:“那是……”

    似是被震惊到了,家政阿姨久久回不过神,这回又急忙道:“哦,哦……”

    “那霍先生……自己做的?”

    “嗯。”慕安然想了想,点了头。

    家政阿姨脸上突然展现了惊羡的神情,“小姐您真是好福气!”

    “我还没见过霍先生为谁下过厨呢,霍先生工作很辛苦,为人也特别洁身自好。霍先生对你这样好,一定是很喜欢你吧。”

    很喜欢她吗……慕安然僵了很久。

    “能让霍先生这样细心照顾的人,我现在也只见到您一位呢。”家政阿姨一边做卫生,一边与慕安然闲聊,“像霍先生这样的人,对一个人好从来不会说,做好事也不留名,就任由着别人记恨。”

    “上一次霍先生公司里有一个人因为家里有困难而盗窃公司机密,霍先生虽然秉公处理,但还是私底下派人去为那个员工解决了家庭困难,可是因为只做不说,那个员工出狱后,还来这里捣乱呢。”

    家政阿姨就像是说很寻常的事般,将当初的事情说出来:“当初霍先生出资二十万帮他父母治了病,可他出狱后一直对霍先生送他入狱的事情耿耿于怀,拿了汽油要泼霍先生,那时候吓死我了。”

    慕安然难受地听着,心里翻江倒海。

    虽不是这般想的,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倔强说道:“怎么没把他烧死。”

    家政阿姨吓了一跳:“唉哟,小姐您可别这么开玩笑。”

    “依我看,世上没有多少人比霍先生好了,他人也很孤单,在这里住了快两年了,虽然经常在法国和a城跑,但是都没有见过有人关心他,好像很早就没了父母了呢。”

    慕安然心里蓦地被哗啦撕开了个缺口,冷风呼呼灌了进来。

    家政阿姨的话听得慕安然心烦意乱,她随意应了几句就打了招呼起身往卧室走。

    家政阿姨忽然猛在她身后喊住她:“小姐,桌上这些小菜你都没动过,霍先生辛苦做的,您不吃了么?”

    “不吃了。”慕安然说。

    家政阿姨心疼地看着一桌子精致的早餐,却也不好多说。

    家政阿姨压低了声音道:“霍先生的好心,都糟蹋了……”

    慕安然进了卧室,才发现床头早已备好她的衣服。

    昨晚她穿来的衣服湿了还没干,已经不能再穿,此时床边备了一套新的,纯白色的简约短裙,是她喜欢的,尺码也正好。

    慕安然咬着唇将霍彦朗的衬衫换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便出门了。

    家政阿姨喊了她两声,问她不等霍先生回来么,慕安然就像是落荒而逃般匆匆出门。

    走在街上,慕安然心烦意乱。

    忽然猛地手机一响,是柳眉的电话。

    慕安然犹豫着接通,电话那头立即传来柳眉的声音:“然然,你去哪里了?”

    “妈,我……”

    “我听说你在s市遭遇绑架的事情了,你可别再逃了,外面不安全,要不是有霍彦朗,我……”

    “妈,我没事,我只是出来找霍……”慕安然打断了柳眉担忧的话语,心里一暖。现在慕家里,只有柳眉最关心她。

    可是,慕安然话没说完,那一头的手机像是被抢般,手机里传来慕方良低沉愤怒的声音:“安然。”

    慕安然在大街上顿时变得无措。

    “你在霍总那里?”慕方良问。

    慕安然站在大街上看着车来车往,听着手机里父亲的声音,“既然你是在霍彦朗那里,我就放心了。下次如果是去找霍彦朗,可以直接和下人说,不用偷偷跑出去。”

    “你要是又遇到了什么事,我们慕家拿什么再和霍家交代?”

    慕安然的心像是被细密的针扎过一般,低着头回答:“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慕方良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既然这样,那你这两天也不用回慕家了,好好在霍彦朗那边和霍彦朗相处,慕家今天的股票回升了三个点,那几个土地项目被搁了半个月,这几天慕家有得忙,你在霍家那边好好陪着霍彦朗。”

    不等慕安然解释,慕方良就把电话挂断了,电话那头传来冷漠的“嘟嘟”声。

    是她昨夜的“献身”起作用了么?

    “小心!”

    慕安然正在出神,一道惊叫声和刹车声突然回荡慕安然在耳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