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我现在该在医院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也不知道是怎样回到“时代”的,当自己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了霍彦朗的家门前,一梯一户,这一层全是霍彦朗的家。

    家政阿姨已经打扫完毕离开了,而她没有霍彦朗家的钥匙。

    没有钥匙进去,慕安然拿出手机,反复盯着霍彦朗的号码瞧,最后还是没有拨出去。

    ……

    傍晚七点,霍彦朗回到“时代”,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坐在墙角的慕安然。

    慕安然穿着他早上出门前准备的白裙蹲在角落里,夕阳西下,红色晚霞光落在她的眉梢上,将她一张小脸映得通红。

    慕安然靠着墙睡着了,霍彦朗走上前蹲下身,淡漠低垂着头认真地看她,想起了薛北谦回报他的话。

    慕安然在街上失神,差点被车撞倒,后来又与宋家二少爷在接上拉拉扯扯。

    其实知道她等在这里,他本该归心似箭,早些回来,可他依旧任由自己忙到了现在。

    霍彦朗垂眸看着慕安然,她靠着墙睡,迷迷糊糊中脑袋寻不到支点东倒西歪。

    霍彦朗看她疲惫的样子,眉宇拧成几重深。

    霍彦朗伸出了手,霸道地将她拥进了怀中。

    慕安然等了太久,睡梦中感觉有一双温热的大手触碰到她的肌肤,她猛然惊醒。

    “霍彦朗……”

    “住嘴。”低沉的声音。

    慕安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惹到他了,第一次被霍彦朗这样凶,顿时吓得噤声,脑子还依旧迷迷糊糊,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

    慕安然不争不吵,眼里带了几分刚睡醒的迷糊,温温软软的样子,像极了任人揉搓的软柿子,令霍彦朗心间一软。

    霍彦朗将她抱起,慕安然挣扎了一下,触及了霍彦朗山雨欲来的目光,顿时僵在原地。

    霍彦朗一言不发地用另一只手艰难地找钥匙。

    找了片刻,还没找到。

    霍彦朗心中不悦,不由得低低出声:“帮我拿一下钥匙,在口袋里。”

    慕安然被呵斥得不敢多想,迷糊中反射弧本就比平常要长,闻言随即乖乖听话,被迫呆在他的怀里,无奈的贴着他的胸膛,手则往下掏。

    慕安然摸了两下,忽然……

    脸,变成了猪肝色。

    霍彦朗颀长的身躯也一瞬间僵住。

    霍彦朗的声音顷刻间变得沙哑,低低道:“你摸哪里?”

    慕安然感受着自己手中温热的触感,弹性的软肉逐渐变得滚烫,她像是被烧着般赶紧松手,这一瞬间躲也不是,只能尴尬应对。

    “对……不起!”

    霍彦朗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极力逼迫自己镇定,可裤子已燥热难耐地顶了起来。

    他几乎是忍着自己所有的不适,强迫自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朝她命令道:“找钥匙。”

    霍彦朗再次出声,慕安然瞌睡虫已全然赶跑,这会儿动作利索地避开了所有敏感部位,速地找到了钥匙。

    看见慕安然手中的钥匙,霍彦朗眼底暗色波动,终于松了口气。

    “开门。”他道。

    慕安然不敢再耽搁,立即红着脸,从耳根红到了脖子,任由他抱着,然后替他开了门。

    门打开,关上,霍彦朗将慕安然抱进了屋子,走进客厅的下一刻,她整个人已被丢到了沙发上。

    “唔——”慕安然一声惊叫。

    霍彦朗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她意外,砸得她整个人一惊,瞬间头晕眼花。

    “霍彦朗!”

    霍彦朗颀长的身躯猛地覆下,慕安然顿时被压得不能动弹。

    慕安然猛地挣扎:“霍彦朗,你要做什么!”

    她想起身,却发现霍彦朗颀长的身躯正覆在她身上,压得她动弹不得。

    霍彦朗冷沉着眉宇,压在慕安然身上,直接将她双手捞起,狠狠按在头顶。

    “去做什么了,嗯?”

    慕安然猛地被他按成一个弓字形,因为惧怕而呼吸急促,因呼吸急促而显得胸口起伏得厉害。

    她害怕地望着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儿惹到了他。

    慕安然咬着唇,不知道他究竟是几个意思,她什么都没做啊……

    慕安然恐惧地问:“霍彦朗,是这是发什么疯!”

    霍彦朗幽深的瞳仁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仿佛将她吸进去,他低低冷笑:“我估计我也是疯了。”

    一定是疯了,才会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她而产生感情,并且念念不忘。

    喜欢了她这么多年,一时之间如何放弃?

    但不愿放弃,就注定要被她气疯。

    霍彦朗不顾慕安然的反抗,大手在她的腰间之下一阵乱摸,找到了手机。星眸一敛,轻而易举便打开了她的通讯记录,宋连霆的通话记录赫然在目。

    霍彦朗勾唇冷笑:“今天联系他了,嗯?”

    慕安然脑子轰然炸开,终于明白霍彦朗此刻的雷霆怒火到底从何而来。

    慕安然疯了般挣扎:“霍彦朗,你不要这样!”

    霍彦朗低着头,目光摄着她:“不要怎样,嗯?”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她见过霍彦朗发怒的样子,。霍彦朗生气起来,真是一点儿颜面都不给。

    似是过往的恐惧席卷而来,慕安然想起她曾经在慕家房间中,借宋连霆惹怒他之事,但是……现在与那时不同,她和宋连霆不再有任何可能。她没有必要再因为这些事惹怒霍彦朗,从而得不到好果子吃。

    况且,慕家大项目资金链面临断裂,正是青黄不接之时,整个慕氏公司存亡都捏在霍彦朗手里,霍彦朗惹不起,她也不想拿慕家赌。

    慕安然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霍彦朗,我没有找过宋连霆,我与他没有关系了,不管你信不信……今天只是在街上偶遇他,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从今以后也不大会,你满意了么……”

    慕安然将身体蜷缩起来,见惯了霍彦朗淡漠的样子,突然他真正生气起来,竟让她心里没来由的心虚害怕。

    慕安然咬着唇:“霍彦朗,现在的我无处可去,只能留在你这里,你甘心了么?”

    慕安然这些话,就像是一根针,又再一次扎进霍彦朗内心深处。

    “其实你也不需要生气,反正我逃不掉……”她压低了声音,像是不甘愿解释道:“昨晚我既然主动来这里,就是已经想好了。我们之间,不该做的也做了,我既然认清了立场就不会再犹豫不决。”

    慕安然认真道:“霍彦朗,你不用再担心我与宋连霆纠缠不清,我不会给你和霍家丢脸。”

    “我既然敢做便敢当,绝不会三心二意。”

    就像是安抚自己般,慕安然逼迫自己正视他的眼睛。

    霍彦朗紧抿着唇,看她表明\心意。

    许久,霍彦朗终于无可奈何,像是已经把她的话听进了心里,转开了话题:“有没有伤到哪里。”

    慕安然忽然一怔,呆呆地反应不过来。

    半晌,才意识到霍彦朗是问她有没有受伤。

    慕安然抓着自己的胳膊,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水汪汪地望着他,舔了舔唇,摇了摇头:“没有,因为连霆拉得及时……”

    慕安然这声亲昵的“连霆”落入霍彦朗耳朵里,又蓦然变得刺耳。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心里一直装着别的男人。霍彦朗原本今天打算带慕安然去一个地方,可当听到她和宋连霆在一起时,所有的计划都打了水漂。

    霍彦朗此刻压着慕安然,一双锋锐的黑瞳就这样盯着她看。

    慕安然又适时地乖巧改口:“对不起。”

    霍彦朗满胸腔大火无处可发,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被磨去了棱角,不再似从前那般与他针锋相对,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没事。”霍彦朗终于沉声道。

    “他碰了你哪里?”他问。

    慕安然抿着唇,为了不惹怒霍彦朗,指了指宋连霆拽过的胳膊。

    就在她以为霍彦朗又要发怒的时候,只见他皱着眉头小心翼翼掀开了她的衣袖,蓦地一片青紫的痕迹出现在眼前。

    慕安然倒抽了一口气,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胳膊成了这样。

    霍彦朗盯着她胳膊上的青紫,尽量不碰到她。

    慕安然以为霍彦朗一定会骂她,结果霍彦朗确实闷声一言不发地从沙发上起来,离开了她的身子。

    慕安然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忽如其来的自由让她不禁心跳加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霍彦朗离去。

    霍彦朗走进了衣帽间,没一会便拿着一瓶膏药走了出来。

    他沉声:“坐起来。”

    慕安然怕他又生气,俨然已被修理得服服帖帖,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这个样子,哭笑不得。

    紧绷的下颚终于松缓了一些,嘴角的弧度虽然依旧严肃,但终究没那么吓人了。

    他谆谆教诲道:“要是出门不会看路,以后就尽量少出门。”

    “霍彦朗……”

    “如果真想出门,我派袁桀跟着你,袁桀是我的助理。”

    这跟被监视又有什么区别?

    慕安然心底又掀起了无名火,但想到现在与霍彦朗尴尬的关系,她有求于他,只能按捺住心里的不悦,不情愿地点头。

    “那你别派人跟踪我了,行么?”

    “不行。”

    霍彦朗低着头再一次替她擦药,上一次被隆哥那些人弄出的伤痕还没全部愈合,这次又添一片青紫。

    慕安然心虚道:“宋连霆也是为了救我,否则我现在应该在医院或太平间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