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为难慕家,却说喜欢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时间,静止。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安然紧张的心跳声响在耳边,霍彦朗才餍足地松开了手。

    “你长大了,回去吧。”

    “……”慕安然睁着惊恐的眸子看着他,脑子里一片混沌!

    根本不知道霍彦朗在说什么,霍彦朗这个男人就像一个秘密,他从谜团中走来,凭空出现,将她的生活搅得一团糟,现在却又说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话!

    对于慕安然来说,他心血来潮将她带来慕家,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而这里,也是霍彦朗迁就了她,才将她带至了这里。

    此时,他陪她散了个心,强吻了她,便要把她带回去。

    “霍彦朗。”慕安然低低的喊。

    霍彦朗突然掀起了眸子看她,那一点点凌厉的目光,像是想将她那颗心剖出来看看。

    这世上最令人害怕的事就是,他信以为此生最珍贵的过往,只是他一个人孤单的回忆。

    “回去吧。”霍彦朗冷漠道。

    说完,他长腿一迈,已经踏上了离开的路。

    慕安然站在月色下,就像是单纯无辜的精灵,穿着盛装被遗留在唯美的月色中。

    慕安然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证。”

    因为这句话,慕安然惊恐地失眠到了凌晨。

    夜,黑得似一块幕布,星辰洒落在夜空上,本该是个美好的夜晚,却因霍彦朗那句话掀起了滔天巨浪。

    从老别墅区回到新城区,一直到进了霍彦朗在“时代”的家,慕安然一颗心一直都是飘的。

    霍彦朗第一次说要领证,是在s市,今夜又提了一次,她是真的逃不掉了。

    难道真的要和他领证?

    慕安然一路上都在走神,被霍彦朗带回“时代”,慕安然进门后仍旧心不在焉。

    “不要想着逃掉。”霍彦朗忽然反手把门反锁,一手撑着墙,突然将慕安然牢牢囚禁在他的人墙中。

    慕安然抬着眸看着他:“霍彦朗……”

    霍彦朗的目光就像是一把火,注视着她。

    眼底不容抗拒的眼神仿佛是在告诉她,他要她,她这辈子都逃不掉了。

    “霍彦朗,你到底为什么非要和我结婚不可。”

    “喜欢。”

    慕安然浑身瑟瑟发抖,“……”

    怎么也想不出,她究竟有什么值得他喜欢?

    “你……喜欢我?”慕安然眼底滚着细浪,从心的边缘一点点拍打上岸。

    霍彦朗此刻的神情有点慵懒,又有点难以捉摸的冷漠,根本让人看不出他究竟有多认真,或者有多随意:“嗯。”

    淡淡的清香,从他鼻尖溢出,撩拨得慕安然心尖痒痒。

    “可是……”慕安然脑子一片慌乱。

    从他一出现,两人就是以仇人的状态,他逼着她,给她人生中最狼狈不堪的一击,他让她众叛亲离,感受到了亲情的冷暖。说得难听些,她如今也只是慕家敬献给他的礼物,他喜欢,慕家便逼着她嫁给他。

    就连自己的亲姐姐,都对她毫不客气的打骂,唯独他,本应看不起她,将她当做玩物的他,却反而将她宠入骨髓。他在她遭受欺负的时候挺身而出,纵然是为了得到她,但毕竟也帮她看清了一些事情,不至于再痛第二次。

    就连早餐,他都为她亲力亲为。

    她觉得自己卑微得一文不值,可他却对她说:慕安然,我霍彦朗已经足够强大,我不会因为你对我的事业毫无帮助而舍弃你,我若娶你,就是想认真地对待你。哪怕我不爱你,我也不会伤害你,尽管我对你使出的手段不够光明磊落,可那又如何?最重要的是我不会遗弃你,今后也不打算让你受一丁点委屈。

    他确实在认真对待她,洁身自好,鲜少绯闻,也确实是不让她再受到一丁点委屈。

    “霍彦朗……”慕安然嗫嚅着唇,明明有哪里不对,但她却找不出更确切的点。

    例如……他为什么喜欢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

    慕安然坚信,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可她,却找不出任何与他有过交集的过往。

    慕安然盯着霍彦朗看的眸光里,第一次出现了探究。

    霍彦朗就这么不冷不热,仿佛一尊神一般冷漠的看着她,他的眼底有执着,甚至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

    唯独,没有她想找到的东西。

    霍彦朗藏得太深,就连她想看见的“爱”都没有。

    许久,慕安然放弃,她问道:“你说你喜欢我,不过就像是喜欢宠物一样,像是在路上遇到好看的花草,所以想要搬回家里来种,可是,你从来也没问过那些花花草草,她们愿意么?”

    “就算愿意,你以慕家来逼着我,那我也是不甘愿的。”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凭什么他想绑在一起,两个人就一定要绑在一起?

    她可以松口,不把自己当回事,可以作践自己来讨好他,在他身边委曲求全,接受他是她未婚夫的身份,可她依旧不想嫁给他!

    一辈子留在霍彦朗身边?她好像……依旧并不愿意。

    慕安然看不懂自己的心,她坚信自己厌恶霍彦朗。

    慕安然仰着脑袋,尝试劝道:“况且,婚姻也是你的事,霍彦朗你凭什么确定自己喜欢的是我,我们才认识多久?在这个上了床也没结果的年代,就当是玩了我也不行么?我不要求你负责!”

    “我求你,别毁了你自己的人生。你……别拿自己和我赌气。”她哽了哽,“你以后还会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到时候你会想要和她结婚,那个时候我们依旧也要分开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不结婚,你玩够了我就放手吧,我不会恨你。只求你别拿自己和我绑在一起!”

    她也不想和霍彦朗绑在一起,一辈子!

    霍彦朗暗沉的眸子像是凝摄猎物一般,死死的盯着她,这锋锐的目光就像是豹子捕食一样,看得她发慌。

    慕安然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后退了一步,结果整个人更牢牢实实地贴在了墙上,最后把自己逼进了绝路中无处可逃。

    “我的主意已定。”霍彦朗沉沉道,“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慕安然,还轮不到你替我做决定。”

    慕安然怔怔地望着他。

    霍彦朗咀嚼着她奉劝他的话,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分开?

    她问:他凭什么确定他喜欢的是她,他们才认识多久?

    霍彦朗倏地扯开了唇,“可笑。”

    这两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他的拳头猛地握成拳,在墙壁上砸了一下。

    慕安然听到骨节咔嚓的声音,震得她头脑发昏。

    待自己回过神来时,霍彦朗已经站直了身姿,缓缓地松开了她。

    慕安然也不知道脑子犯什么抽,继续说道:“我觉得我的想法一点儿也不可笑,霍彦朗,你喜欢我么?!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不会逼我做那么多我不愿做的事情。”

    “这世上有个词,叫**屋及乌,你要是喜欢我,你也不会因为我逃走了,就对慕家狠下毒手!”

    霍彦朗盯着她看,听着她嘴里吐出的“毒手”一词。

    霍彦朗的暗眸像是一瞬间席卷了杀意,仿佛她提到了他最不想听见的形容词。

    霍彦朗难以捉摸的笑容中,不喜不怒,反而是硬生生多出了一点讥讽。

    慕安然仍是要惹他生气,继续道:“你要是喜欢我,就不会为难慕家了,你是商人,如此精明,不会看不出慕家如今的状况,我爸野心那么大,a城的好几片土地大项目全是慕家的,慕家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实力!”

    “如果慕家挺过了这一次的危机,那么便一跃而过龙门,就不仅仅是单纯的a城上流人家了!”慕方良,甚至可能成就自己商业帝国的传奇,走上人生的最高峰。“你明知道,这几个项目对慕家多重要……我爸选择了你做合作伙伴,而你却根本没有底线,全凭心情做事。”

    他不想挣钱可以,却连累慕家。

    慕安然想起慕方良没落下的那一个巴掌,委屈地望着他:“你说我难道不恨你么,如今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为难慕家,却说喜欢我。”

    慕安然眼角有些湿,她向来耳根子软,就算是骂别人,自己也会觉得难受,可唯独霍彦朗,是第一个让她溃不成军的人。

    她动了动身子:“所以,你也别说喜欢我了,你不配!”

    慕安然说完,自己错开了霍彦朗,生气的走出向了露台。

    霍彦朗站在原地,僵着身,许久一动不动。

    慕安然在露台坐在小泳池边吹着夜风,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会因为成熟男人的甜言蜜语便迷失心智,霍彦朗是什么人?风华正茂的海归商人,身份矜贵,手段冷血,如今“擎恒”集团数一数二的规模,全是在他的带领下,踏着其它企业的血肉攀上巅峰的。

    这样一个复杂到了极致的男人,怎么可能有纯洁的感情?

    如果注定只是玩弄,倒不要扯上法律,更不要给她所谓的婚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