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霍彦朗,今天的约,我会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的发丝被夜风吹得有点乱,身上浅绿色的高端定制还没换下,精致清纯的脸庞写满了纠结,连她也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哪怕是问一句自己究竟在惧怕什么。

    惧怕什么?惧怕自己婚内动了感情。

    慕安然紧紧捏住自己的手,主意已定。

    霍彦朗没有走出来,慕安然整理好自己心情,再回头时,诺大的客厅已经空无一人,走到浴室边,里面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浴室里,霍彦朗任由冷水从头至尾浇透自己。

    忽然,他将门打开,把映在门上的身影拉了进去。

    “嘶……”慕安然一声惊抽。

    霍彦朗已经把她整个人往浴室里拽,待到慕安然反应过来时,霍彦朗已再次将她按到了浴室的墙上。

    这一次,霍彦朗不再客气,直接将慕安然的衣服哗啦撕掉。

    “霍彦朗!你要做什么!”

    霍彦朗一双素来冷漠的眼底烧得通红:“慕安然,我倒想看看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慕安然被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不断挣扎。

    霍彦朗低低的声音伴着水声在他耳边响起:“只要伤害了你一次,怎么样弥补都不行?慕安然,你的心是铁做的,嗯?”

    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觉得他为她做的一切都是在害她。

    为了去s市找她,放下了一切工作,为了陪她,亲自下厨,她都可以视为空气。

    霍彦朗声音里有着气恼的狠意:“但是,我无所谓,既然你非要认定为我不配,那你就继续恨着我好了。慕安然,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哪怕讨厌我也没关系。”

    他热烫的吻落在她的肩头,慕安然恐惧得瑟瑟发抖。

    霍彦朗再一次索欢,没关系,她的心不愿给他,那就要她的人。

    慕安然从抗拒到沉沦,在欢爱这件事上慕安然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他腰间用力,低吼般对她说道:“慕安然,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就要你。”

    这一声低吼,就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般:“这婚,你愿意得结,不愿意也得结。”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明早八点我在公司有个会,开完会后我让薛北谦来接你,我们民政局见。”

    慕安然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整个骨架都是散的。

    像是在惩罚那些她说他为难慕家,便不配喜欢她的话,一整晚,霍彦朗都没有放过她!

    从浴室欺负到卧室,整个夜,慕安然都在霍彦朗身下沉沦,直至发出低低呜咽的声音。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霍彦朗在夜里起身,道露台上抽了一根烟,他们本就无缘无分,是他硬要将她与他绑在一起,被慕安然的话伤得遍体鳞伤,也是他自讨的。

    凌晨两点,霍彦朗一边抽烟一边给戚风打了个电话。

    霍彦朗常年在法国,在国内的好友并不多,就连戚风、司启明也是霍家破产前结交的兄弟,想当年他也是个上天入地,无所顾忌的放肆少爷,并无今时的深沉。

    电话响了三声,电话随即被接通,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了戚风的骂娘声。

    “卧槽,霍彦朗,你发什么疯,大半夜的不睡觉,打电话来骚扰老子!”

    “在做什么。”霍彦朗疲惫地吐了个烟圈。

    “还能做什么,老子当然是在睡觉!”

    “我有点心烦。”

    “心烦你就找慕家那个二小姐去,干一炮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

    电话那头霍彦朗没了声音,想到霍彦朗那别扭的性子,至今女人也就慕安然一个,戚风顿时又怕自己说得过了,惹着了霍彦朗:“生气了?”

    “没有。”霍彦朗声音低沉。

    戚风郁闷自己大半夜的还要给霍彦朗当垃圾桶,躺在床\上就差翻了个白眼了,苦口婆心道:“你又被刺激了?”

    “我说追个女人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跟上天似的,你咋不坐个窜天猴呢,直接上她怀上了一了百了,再告诉她,当年你救了我,我现在赚了大钱了就只想好好报答你。”

    霍彦朗闷闷地抽了一口烟。

    听着戚风在电话那头耍猴,他紧拧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点,指节抖了一下烟灰:“没那么简单。”

    戚风不耐烦:“哪有什么简单的复杂的啊,你这是对自己没信心不成。”

    “是挺没信心,呵。”

    “哎,我说霍彦朗这不对啊,你自个都上了精英男士排第一名,排全国商人中最有魅力男人第一名,我特么都被你挤到第三去了,你怎么还不知足啊,对于慕安然来说,你足够好了,还等了她那么多年,又是疼啊又是宠啊,捧在手心都怕化了,她是还恨你霸王硬上弓怎么的?!是我我就嫁了!”

    霍彦朗迎着夜风淡淡挑着眉,声音低沉,不急不徐:“领证需要做哪些准备?”

    戚风突然收起聒噪,认真问道:“终于要领证了?”

    下一秒画风又变了:“我就说早就该领证了,最好把孩子也给生了,日久见人心,以后她就会慢慢爱上你了,比深情,咱哥几谁比得上你啊,依我看这事一定能成!”

    “来来,我告诉你啊,女人都喜欢浪漫,领证的时候给她来点温馨的、浪漫的,保准她从不愿意到愿意,下一秒就爱上你,我说……”

    霍彦朗突然挂掉了电话。

    戚风在电话那头说得正起劲,听到里头传出了“嘟嘟”声,气得把手机往床\上一丢。

    “我去,霍彦朗骚扰完老子,还挂老子电话!”

    露台上,霍彦朗把烟蒂掐掉,起身进去休息。

    ……

    一大早,霍彦朗梳洗完毕在衣帽间打领带的时候,卧室里缓缓走出来一个人。

    慕安然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霍彦朗。

    “霍彦朗。”

    霍彦朗打着领带的手一停,看向她。

    早晨六七点的阳光正好,和煦的光线洒在霍彦朗的衣领上,暖暖的,兴许是决定要今日领证的原因,霍彦朗穿着一身修身的西服,里头的衬衫在阳光下微微反光,光鲜亮丽得像个明星,好看得令人咋舌。

    冷漠的眼,抬眸看慕安然的一瞬间,迸射出深邃的魅惑。

    慕安然看呆了两分钟,后面才渐渐平缓自己的呼吸。

    她用尽量温和的语气对他说:“霍彦朗,今天的约,我会去的。”

    领证,她说她会去。

    霍彦朗听着她的话,瞳仁微微一凝,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片刻,霍彦朗扯了一下唇,好像一整个早上凝重的气氛因为她这声招呼而变得愉悦:“我还以为你会说,你坚决不会去的,让我趁早死了这条心。”

    霍彦朗笑着弄了弄领带,将领结打得更漂亮。

    他做事就像做人一样,什么都力争完美,哪怕她不愿意,他还是要在今天给她一个最美好的回忆。

    看着霍彦朗这么认真与慎重,慕安然觉得舌头有些干,无意识地舔了舔唇。

    “不会,我想通了……”她道。

    “嗯。”

    慕安然一直盯着霍彦朗唇边的笑容看,这个男人真的好看到令人怦然心动。

    原本霍彦朗觉得这一场婚姻是他一个人的单刀赴会,此刻他将下颚微低,温和的目光笼摄着她,慕安然觉得自己竟心跳加速。

    “那……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上班吧,要不然赶不上开会了呢。”

    “好。”霍彦朗答。

    对于彼此来说,都很清楚地知道,能有这么愉快的聊天真不容易。

    经历过昨夜的失控,霍彦朗看着慕安然此时脖子上的吻痕,再认真打量她的神情,确定没有异样才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慕安然紧张地捏着小手:“对不起,昨晚我的话,说得重了些。”

    霍彦朗千算万算,都没料到慕安然今早会有如此大的转变,他意外,经过慕安然的时候,霍彦朗大手下意识地往她脑袋上揉,温暖的,宠溺的。

    “没事。”嗓音低沉,缭绕着淡淡的烟草味。

    慕安然面对着霍彦朗这样的温柔,心底又一震。

    她将缩回去,整个人贴在门边:“那……慢走。”

    霍彦朗低头看表,时间确实不早了,他没拒绝她的示好,颀长的身影踱步往前,神采烁烁:“一会见。”

    ……

    慕安然目送霍彦朗出门,等到关门声响起,慕安然僵在原地十分钟,而后,心越跳越快!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虚伪对待霍彦朗!

    想到霍彦朗刚才的笑容,他说一会见……

    慕安然舔着唇,立即小跑回卧室,喘着气!

    她将自己小包里带着的化妆品全部倒了出来,然后在脸上乱摸一通。

    “霍彦朗,对不起了!”

    慕安然给自己花了一个大浓妆,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她素来不喜欢太浓的妆容,因为会将她原本的面貌盖住,就连她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可现在,她却要用这种自己最讨厌的办法,来躲避霍彦朗的眼线。

    慕安然把自己在“时代”里能穿的衣服找出来,特意找了一条长裙,然后拿出剪刀把裙子咔嚓一剪,裙子短至腿跟,**又性感。

    慕安然收拾完毕,连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

    下楼的时候,慕安然小心翼翼地踩着高跟鞋,心紧张得都要跳出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