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她也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可她就是想这样做,既然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哪怕会迎来霍彦朗的滔天\怒火,她也认了。

    慕安然扭着腰,动作夸张地走出了小区,一直到进入了人潮拥挤的街道,慕安然确定身后没人跟随,这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

    擎恒集团。

    摩天高楼气势非凡,顶楼会议室,高层人员在开会,会议公布了近三个月的资金回收率以及最新通过的风投方案。

    副总柳珩在发言:“最近以‘擎恒’为主公司开发的几片商业用途的地产都卖得不错,在霍总的带领下,‘擎恒’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一批产权70年的新地皮,价值很高,如果能顺利开发,‘擎恒’的产值估计在明年会再翻一番。我们让霍总来讲两句?”

    会议室里响起了整齐的鼓掌声。

    副总柳珩突然看向霍彦朗:“霍总?”

    会议室里静了几秒,有人在底下窃窃私语:“霍总在工作上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竟然还有出神的时候。”

    “天吶,霍总还笑了。”

    柳珩拍了拍霍彦朗,霍彦朗终于回过神,轻咳了一声。

    “咳……”

    董事长办公室内。

    柳珩倒了一杯咖啡,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霍彦朗,你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冷峻不近人情的霍总,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下走神?还笑了?我可记得在公司里流传着一个谣言,据说霍总要是笑了,是会死人的。”

    霍彦朗不理会柳珩的话,拿起了西服。

    声音淡漠道:“今天请个假,提前下班,公司里有事,你先处理,我明天再来批复。”

    柳珩心想,真的闹大了……

    “你今儿心情怎么这么好?难道是要结婚了?”

    霍彦朗淡淡道:“嗯,没错。”

    “什么?真要结婚?”我去,他只是随口说说。

    人逢喜事精神爽,可霍彦朗也太反常了一些。

    兴许是因为早上慕安然的那些话,霍彦朗心情竟有些期待,深邃的眸子一抬,淡淡落到正堵着门口,想让他讲清楚的副总柳珩身上,“让开,别拦着我的路。”

    柳珩眼神里闪着戏谑的光,看霍彦朗认真的样子,从来没有见到霍彦朗这么认真的样子……就像一个吃了很多年苦的孩子,终于得到了一颗梦寐以求的糖,天真得让人不舍得打扰。

    柳珩知趣地让开了道,笑嘻嘻道:“霍总,改天请我吃喜糖啊。”

    霍彦朗不再理会他,匆匆坐专属电梯下了楼。

    一出电梯,接到了薛北谦的电话:“学长,不好了!”

    ……

    百货大街,是a城最繁华的地方,这里人流量大,各种各样的人都出现在这里,每天在这里上演着各种热闹的故事。

    慕安然心不在焉地走在大街上,与繁华的街景格格不入。

    心情有些烦……

    忽然,有一双手突然从慕安然身后攀了上来。

    身后突然传来痞里痞气的声音:“小妞,要去干嘛呀,哥哥们陪你逛街好不好?”

    慕安然慌了神,回头看到四五个小混混。

    “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陪你玩啊!”

    这几个人,穿得流里流气,为首的男人鼻子上打着一个耳钉,染了一头黄毛。

    还有一个是大胖子,皮肤黝黑,一口脏牙,令人恶心。

    慕安然下意识想推开,却忽然被人用力猛地一推。

    “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啊——唔!”

    黄毛生气地把慕安然往巷子里一拖,胖子上前用帕子捂住了慕安然的嘴,慕安然感觉喉咙一呛,眼睛一翻,整个人被迷晕过去。

    黑,眼前一片漆黑。

    慕安然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

    裙子穿得太短,被丢在地上,差点春光外泄。

    眼前坐着几个男人,全部人都在围着她看。

    黄毛上前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漂亮小妞,你觉得我要从哪里朝你下手好?”

    “你放开我唔唔唔——”

    他们不怀好心,只要慕安然一开口,就立即捂住了慕安然的嘴。

    胖子露出一口黑牙朝慕安然道:“小美女,别怕,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一定把你伺候好得爽得不要不要的。”

    慕安然感觉自己要被恶心到作呕,这些人丧尽天良,一点儿都不客气。

    就像是不想放过她一样,四双手七上八下,在慕安然身上乱摸。

    上一次被隆哥他们欺负后留下的后遗症还没好,这一次再而陷入这种令人崩溃的境地,慕安然疯了般摇头:“不要,不要……”

    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衣裙被撕裂的声音,为首的黄毛已经将慕安然的大腿高抬起来,一寸寸地从她的脚踝往上抚摸,最后停在她敏感的部位。

    慕安然头靠着地,头发上全是灰,哭得声音都哑了:“不——”

    不远处厂房里,慕岚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幕,心里终于生出了报复与凌虐的快\感。

    终于,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玩也差不多玩够了,她拨通了宋连霆的电话:“喂,宋连霆吗,今天送你个礼物,你一定会很感谢我,不多说了,我在江淮路三菱冷冻肉厂房,你赶紧过来,否则——”

    慕岚笑了笑:“别问那么多,我不是说了吗,合作,我会帮你,你不过来可不后悔,我答应过你对她客气些,不来,那么我可就不客气了。”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宋连霆愤怒的声音,慕岚笑着挂了电话。

    慕岚拿着手机,高傲地站着,看着前方上演的活春宫。

    能用暴力解决的事,她从来不屑于用语言来解决,什么是手段?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就是毁掉她,让她变得肮脏!

    厂房里慕安然撕心裂肺的求饶声越来越大,哭得让人都心疼,可慕岚从这些哭声里,竟能找到一丝快乐,报她当初丢人之仇!

    ……

    民政局前,薛北谦朝刚开车到这里的霍彦朗跑过去:“学长,找过了,这里也没有!”

    “原本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去‘时代’,可是到那里时,慕小姐已经不见了。”

    霍彦朗把西服外套脱下来,拧着眉头,神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直盯着牌匾上民政局那三个大字。

    “原本想说来这里碰碰运气,看是否能够找到慕小姐,可是工作人员说,她并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袁桀呢。”霍彦朗冷冷问。

    “袁桀一直在‘时代’附近,据他说,也没有任何疑似慕小姐的人出现过。”

    霍彦朗忽然步步逼近,“你的意思是,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

    把人接丢了,薛北谦也很难受:“目前看来,确实是这样。”

    霍彦朗看着薛北谦,两人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他是他的助理,但其实他从未将这个学弟当过单纯的员工,只要把事情交给他,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他都能处理得很好。

    看着薛北谦自责的样子,霍彦朗胸口有点闷,平复了几分钟,才道:“让袁桀赶过来,她一定是去哪了,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人。”

    不管慕安然是又一次逃跑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都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

    薛北谦跑去打电话安排,霍彦朗站在车边,喉咙有些干渴,心像是被撕裂一样。

    被放了鸽子,亏他今天开会时还像个傻子一样。

    “妈的。”

    这辈子从不讲粗口的霍彦朗,也有气得想骂人的时候。

    想到早上慕安然的吴侬软语,她和他说她会来的,关心他开会不要迟到,还与他道歉,他满心期待,生平第一次请了假,这一切,都成了一场笑话。

    薛北谦打完电话,小跑着回来,朝霍彦朗点点头。

    不仅派出了袁桀,就连霍彦朗手下黑白两道的人,都打了招呼。

    霍彦朗漆黑的瞳仁盯着薛北谦看:“确定了她不在家里?”

    薛北谦摇了摇头:“进去看过了,不在。”

    “有没有什么异样?”

    薛北谦还是摇头:“没有打斗的痕迹。”

    最后一点儿期待,也没了。

    霍彦朗淡漠的眼神像一块寒冰,胸口被慕安然活生生撕出了一个大洞,呼啦啦地进风。

    薛北谦的车上还有一车的玫瑰,整整五百二十朵。

    霍彦朗掏了掏口袋里的钻戒锦盒,他曾以为,只要他把最好的送上来,她总有一天会懂。

    薛北谦看着霍彦朗的黑脸,不知该怎么安慰。

    “学长,那这车花……”

    霍彦朗看着薛北谦车里红艳艳的玫瑰,似火如荼,一言不发地上车,甚至没交代要怎么处理。

    破旧的厂房里。

    黄毛和胖子已经对慕安然流了一地的口水,但因为背后的人交代过,没下命令前,不许玩真的,于是他们一直在忍。

    看地上的美人哭得嗓子都哑了,妆都花了,他们就快忍不住了。

    黄毛已经把慕安然的裙子都捋了上去,露出近乎完美的身材。胖子嘟着肥厚的嘴唇贴上去,在慕安然的肚脐眼周围留下了一滩口水。

    慕安然恶心得瑟瑟发抖,哑着声,痛苦得哭到发不出任何声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