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你要囚禁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站着。

    也不理会她,只是对着霍家的家庭医生姚琼道:“就麻烦你帮她好好检查。”

    姚琼看着慕安然,觉得慕安然现在最应该检查的是心理,但是看看霍彦朗这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还是把话忍了下来。

    “慕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不适,就和我说。我也大概听闻了一些,今儿是有人在故意针对你,只要你不离开这里,等麻烦解决了,想必是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还希望你能调节自己的心态。”话已至此,已足够委婉。

    慕安然仿佛没听进去,一双水眸藏着惧怕,看着霍彦朗。

    霍彦朗直接拿着手机走到了露台,一些琐碎的声音飘了进来:“让袁桀和黑三查一查,黑市里到底是谁放出的消息,有人要绑她听到了消息为什么不及时来报告我?”

    不知那边人回答了什么,霍彦朗不悦地皱起眉头。

    他更冷淡道:“下次一有风声,只要和她有关,无论是不是半夜放出来的消息,都立即来告诉我。擎恒集团这么大,养着这么些人,是白养的吗?如果连我的人都护不住,那就告诉他们,这份工作也不用再做了!”

    霍彦朗火气之大,慕安然在里头听着都吓了一跳。

    外头又隐隐传来了霍彦朗发火的声音。

    “上次在s市的事情,张局怎么说?要是还查不出来,就给张局施压,再严实的嘴也要让他们撬出来,亡命之徒想要的不过是钱,钱不想要那就给多些,如果还是不肯说,那他们总该惜自己的命。”言下之意,就是以命警告。

    说完,霍彦朗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慕安然听着出神,忽然感觉胳膊上一痛,她“嘶”了一声……

    黄毛、胖子这些人,下手太狠,她的胸口青青紫紫,胳膊上和腰上因为直接接触地面,挣扎的过程中受了不少伤,有些地方已经破皮,一片狼狈。

    姚琼不得不把力度放轻一些。

    慕安然刚把注意力放到伤口上,霍彦朗挂完电话已经回来,颀长的身影透着点陌生。

    “慕安然。”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一如往昔,却隔着千山万水。

    “……”慕安然咬着唇,不敢坦然看他。

    霍彦朗黝黑的沉眸藏着暗光,目光就这么直直落在慕安然身上。

    “前几天,你说你不想被人看着,那么我便叫袁桀他们在楼底下远远守着,不允许他们打扰你半分。而早上,你说你会过去,我甚至让薛北谦亲自来接你,我这么信你,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把唇瓣都咬白了一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霍彦朗沉眸锋锐,就像是一只受伤的老鹰,像是要把她那颗心啄出来看一看,看看慕安然那颗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安然,我很失望。”他说。

    他以为,两个人经过了这么久的相处,或许她能够看开一些,对她好一些。

    可是,她是怎么做的?

    以前,她对他的厌恶,根本不屑于掩饰,而现在她为了应付他,已经不仅仅是食言,更甚的是欺骗他。

    霍彦朗胸中像是有一团火在乱冲乱撞,看着慕安然这狼狈的样子,脸上还残留着浓妆的痕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慕安然被他说得无地自容,只能低着声,微微发抖:“霍彦朗……”

    霍彦朗忽然走近了她。

    慕安然紧张:“你想做什么。”

    霍彦朗只是忽然停在她身前,沉沉道:“事情变成了这样,我倒宁愿你早上没和我说那些话!”

    慕安然抖得更厉害了,顿时害怕得看着他!

    她想说对不起,可这三个字就像是有毒一样,一直哽在喉咙里,怎么说都说不出口。

    她不是白眼狼,更不是没心没肺的人,霍彦朗对她好,她知道。两个人相处这么久,他甚至没有欺骗过她一次,甚至还数次救她。她知道有人针对她,绝不是霍彦朗故意施恩,可是……

    她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听到他说要领证,她就害怕,本能的想跑!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真的很坏,不仅一次次对他食言,打赌也不算数,甚至还狠狠骗了他,玩弄了她,可是她该怎么办……

    “霍彦朗,对不起!”

    慕安然被他阴沉的样子吓得往后一缩,姚琼上药的棉签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错了位。

    姚琼也一直努力让自己当一抹空气,此时只能尴尬的低头,继续照着慕安然的位置擦药。

    慕安然盯着霍彦朗这张脸,不知道为什么,霍彦朗对她失望、对她生气,她竟然心里面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

    霍彦朗冷冷一笑:“对不起?”

    慕安然看着他明明很生气,却还极力维持冷静的样子,更是抿着唇不敢再多说一句。

    心里头,真的很难受……

    这一刻脑子里全是霍彦朗早上的笑容,阳光下他笑得那么好看,穿着很正式的西服,就像是一个期盼了这一天很久的孩子,终于吃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糖果,那种满足的神情,那么单纯,那么纯粹。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她一个态度,一句话。

    慕安然难堪的低下头。

    “对不起……”这一次,慕安然没说出口,只是动了动唇,把一切都吞回了心里。

    霍彦朗一双沉厉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她,目光落到了她身上,他颀长的身形动了动,喉结也上下滚动,仿佛忍了很久,才沉沉吁出一口气。

    他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应该不用再客气了,反正,慕安然你也不需要我的信任。”

    慕安然心头一跳:“你想做什么……”

    霍彦朗声音低沉:“从今天起,你就在时代住着,哪里都别想去。”

    “我不要!”慕安然惊叫。

    霍彦朗恍若未闻,“反正我在时代的房子,也不止这一处,明天我就让袁桀带人搬来楼下住,有什么需要你就下楼找他们,其余时间,你就在屋子里好好待着。”

    慕安然已经记不清上一次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吵架了,亦或者两个人吵得足够多,她已经记不起来到底霍彦朗与她吵了几次架,看着霍彦朗眉眼间的疲惫,慕安然心里头一疼,很难受。

    “我不要……”她说。

    “你要囚\禁我?”慕安然难受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霍彦朗看着她惊怕的样子,整个人冷峻地站在远处。

    “既然我的温柔你不想要,那也只能这样了,慕安然你自找的。”这声音,就仿佛从嗓门里挤出来似的,干巴巴的,真的一点温柔都没有了。

    他骂慕岚也好,打宋连霆也好,唯独没有这样对过她。

    想必,这一次是被她伤透了心。

    她也料不到逃出去会遇到这样的事,可她伪装打扮逃走,还骗了他,这些行为却让他失望了,伤透了心。

    霍彦朗眉目阴沉,看着慕安然慌乱拒绝的样子,她眼里头带着泪看着他,表情楚楚可怜。

    霍彦朗看到就头痛,他其实只想两个人能好好在一起。

    霍彦朗拧了拧眉心:“这事就这样定了。”

    看慕安然一脸没法接受的样子,霍彦朗疲惫道:“不算囚\禁,只是我觉得有必要限制你的自由。”

    “况且,慕氏的股票虽然有所回升,但依旧还不太稳定,我想你近期应该也没有什么想要出去的想法,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

    他这是在威胁她?

    慕安然曲着腿坐在沙发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就这么看着他。

    “霍彦朗,你凭什么……”

    她背弃了两个人的约定是她的错。

    可他现在把她关起来,又算什么?

    慕安然不明白!

    “霍彦朗,我是个人,我不是你养的金丝雀,我虽然自愿和你回来,但我不是想当一个囚犯!”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你怎么可以……这样……”

    早知如此,她就该拼了命地挣扎,就算被他记恨,也要和宋连霆一起走,而不是任由自己可怜的愧疚在作祟,任霍彦朗独断安排!

    慕安然是真生了气,就这样盯着他!

    霍彦朗坐到了沙发上,不想和慕安然再有任何的争吵。

    他看了一眼姚琼正替她上药的地方,青紫一片,烦躁地抬手揉了揉眉头:“就这样决定,不用再说了。”

    霍彦朗起身,走了出去。

    一室,只留下沉默当空气的姚琼以及回不过神来的慕安然。

    姚琼是霍家的家庭医生,但说实话她在霍家还做不久,霍彦朗近两年回国,却又两地跑,她见到霍彦朗的机会不多,对霍彦朗的了解也不深,但她自讪看人不会错。

    她生性不爱多嘴,但是目睹了一次吵架,看慕安然这痛苦的样子,害怕慕安然真的心理出现问题,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慕小姐,其实我本来不想插话,但我有些忍不住了,还是想劝劝你。”

    “我做霍家的家庭医生五年了,认识霍先生也有两年,还没看他生过这么大的气。”

    “我们做医生的,没什么优点,就是心细,看得出来霍先生禁你的足,其实不是为了惩罚你,倒反而更像是……是为了保护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