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你说喜欢我,可我却从来没信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第八十二章:

    柳眉匆匆挂了电话,慕安然手机还攥在手心里,一时回不过神来。

    这一刻,慕安然的心好像缺了一块似的,今儿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回放,霍彦朗的话也不断回放,他说——慕安然,你知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说对不起就行了。就像我和你说对不起一样,说多少次都没用!

    慕安然死死捏着自己的裙角……下了决心!

    很久之后,霍彦朗才从门外进来,他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严肃,像是处理好了什么事。

    霍彦朗一进门,就看到拿着手机像雕塑一样僵坐着的慕安然。

    仿佛知道他回来了,慕安然一瞬间看向他。

    霍彦朗抿着唇,脸上写满了:我不开心,不要来惹我。

    慕安然喉咙有点干,舔了舔唇:“霍……霍彦朗。”

    就在这一瞬,霍彦朗也抬眸对上她的视线,慕安然心里头“咚”地一沉,被他阴沉的目光吓了一跳。

    终于,她轻声道:“我们……可不可以聊一聊?”

    霍彦朗凝着幽深的瞳仁,望着她,像是想看穿她究竟想干什么。

    他没有出声回话,只是踱步而来,坐在了沙发上。

    霍彦朗将腰微弯,双腿慵懒地伸长,以一个很放松的姿势靠到了沙发上,他蓦地沉沉道:“说吧。”

    他好像很累的样子,不自觉地抬起了手,拧了拧自己的睛明穴,手在鼻梁上来来回回地揉捏。

    慕安然看着他疲惫的神情,心里的罪恶感蓦地加大。

    慕安然几乎是鼓起了所有勇气道:“对不起,我今天早上,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没想好。”

    “嗯。”霍彦朗淡淡答。

    “我也不知道,会出今天这样的事……我不是故意作践自己,来刺激你的。”

    慕安然把语气放轻,不再像刚才那样想不通,与他吵闹了,就像是真的想好好谈谈似的。

    她脸上还挂着余妆,身上依旧穿着很短的裙子,脸上藏不住心事,写满了愧疚:“我其实,很谢谢你,来救我。”

    “嗯。”霍彦朗还是声音很低沉。

    慕安然小脸都揪在一起了,看他没什么反应的样子,心一灰:“我知道,你应该再也不信我了,可是我还是想和你好好道个歉。”

    “霍彦朗,其实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讨厌,对不起,我错了。”

    霍彦朗处理完今天的事,脑子很疼。可慕安然的话嗡嗡地,不知怎么就钻到了他心里去。

    他原本已经失望了,觉得两个人之间应该也没有这么好好说话的时候了,他只是执着地不想放弃,不舍得她,可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慕安然主动说这些话。

    慕安然的话就像是一缕春风,吹进他耳里,霍彦朗心一沉,心里浮动,面上却依旧沉稳。

    “嗯。”他还是冷漠以对。

    慕安然心里一抽,她知道霍彦朗一定不会轻易原谅她,可柳眉说得对,既然事情已经如此,倒不如试着好好相处。

    “我也想通了,你不让我出去,只是为了保护我,对不起我还和你发了脾气!”

    慕安然在心里不知说了多少个对不起,她朝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们过去了,好不好?”

    说出这句话,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放下之前的往事,对她来说谈何容易?

    慕安然低着头,小小的手紧握在一起,指尖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红,此时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泄露出了她紧张而不确定的心思。

    “虽然你说过喜欢我,可我却从来没信过。”

    “后来,你说要结婚,我却一直耿耿于怀于你从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所以一直对你冷言相讥,想着法子伤害你。但我现在我想明白了……就像你对我说多少次对不起都没用一样,我再和你说对不起也没用。那么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都已经互相伤害过了,那我们扯平好不好。”

    “从今天开始,我试着不再恨你,你也不要这样,好吗?”

    霍彦朗就这么挑着暗眸望着她,里头掀起了滔天巨涌,他的喉咙有些干渴,声音有些低哑:“你这是在求和?”

    慕安然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慕安然本来就是易红肤质,脸皮薄,被他这么一说,一张脸红得不像话。

    慕安然今天做的事有些过了,霍彦朗堵着的一口气就这么被她三言两语打发了,一坛酸醋就这么收了回来。

    慕安然红着脸,眼神清亮,她这一双清澈的眸子,已经不止一次撞在了他的心头上,将他的心震得难以自安。

    遥记,那一次婚宴上他隔着人海看她,那时她不知被别人打趣了什么,也是这样低着头巧笑嫣然着。

    霍彦朗心头一沉,心里竟隐约有道声音说,答应她。

    慕安然看他没回话,忍不住道:“我知道,你不敢再信我的话了,但我这一次是认真的。”

    霍彦朗心海沉浮。

    “如果,你对我还是不肯放手的话,那么我们试着在一起看看吧。”

    像是长长舒了一口气,霍彦朗看着她雪白的颈,忍不住想咬一口。

    “霍彦朗,我也想通了,如果没有你,在s市,可能我已经……”假如那一次,他没有及时出现,她应该已经活不下去了。幸好他救了她,而今日,他又救了她,功过相抵,她恨霍彦朗,也该恨到了头。

    霍彦朗浓烈的眸子里仿佛裹着难以置信,他原本想着,他一次次与她纠缠,除了让她不开心外,他还能给她带来什么?

    他甚至想,如果她真的不愿意,那么他或许考虑放她离开……

    “慕安然。”霍彦朗的声音有些低沉。

    他凉薄的唇微微抿着,眼神却是最热络的温度。

    这一双幽深眼睛像是一汪清泉,将她看的清清楚楚。

    霍彦朗沉声:“你是认真的?”

    慕安然垂下了眸子:“嗯。”

    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慕安然便干脆道:“我也不知道,现在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喜欢上你,但是,我想说……我知道你的好,谢谢你保护我、照顾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试试看。”

    “试试看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霍彦朗,我们重新开始,可以么?”

    霍彦朗放在沙发上的手猝然一收,幽深的瞳眸就像一口看不见底的古井摄着她,他的声音不缓不徐:“好。”

    “什么?”慕安然倏地抬头,害怕是自己听岔了。

    霍彦朗此刻一双眼睛清明无比,洞悉所有。

    “那么,你这是原谅我了?”

    慕安然忽然站起来,“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好不好?”

    霍彦朗扯唇:“好。”

    慕安然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被原谅一般,蓦地一笑。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脸上的笑,稍有怔忪。

    慕安然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一红:“霍彦朗,不好意思……”

    “嗯?”

    “我可以,先离开一下吗?”

    慕安然话一出口,霍彦朗的神情又暗了下来,慕安然心一咯噔,“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想问你,我可以先……去换个衣服?”

    霍彦朗这才把目光放到她身上,慕安然身上还是方才穿着的那一声衣服,衣料偏少,包裹着她紧俏的身躯,坐着的时候拼命使劲地将裙子往下拉,这才能勉强遮住腿间的风格,此刻忽地站起来了以后,雪白修长的腿就袒\露了出来,像是在勾人犯罪。

    霍彦朗眼一沉,慕安然自己也知道不好意思。

    经过了早上的事情,她对裸\露有种本能的抗拒。

    见霍彦朗没有出声,大抵是同意了,她不自在道:“那……我去换衣服。”

    慕安然窜进了衣帽间,而后浴室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霍彦朗坐在沙发上,有片刻出神。

    像……是一场梦。

    霍彦朗神色清朗,不过眉心微蹙,写着疲惫,等待慕安然换洗的过程中,薛北谦忽然打来一个电话。

    “师兄,事情都处理好了,人也查到了。”

    霍彦朗忽地淡淡应了一声。

    “黄毛和胖子被警局收押了,黑三之前拼了命打他,袁桀去处理了。”

    “怎么样了。”

    “黄毛也算得到了教训,睾\丸破裂,而胖子则肋骨断了几根,碰了不该碰的人,这回也算是得到了教训。”

    薛北谦在电话那头说:“俩人送进警局的时候,直接就转医院住院部治疗去了。”

    “查出来了?”

    薛北谦答:“查出来了。”

    霍彦朗拿着电话,脸上的表情平静无波,透着点冷漠,让人看不出心里所想。

    霍彦朗这人,表面看着冷漠疏离,但若生气起来,下手狠得让人发憷。

    “嗯。”霍彦朗一声沉应。

    薛北谦到底是在他身边久了,感觉这声音里少了几分怒气,多了几分冷静,于是问道:“学长,慕小姐回了‘时代’,今早民政局那些花还在车上,我请了养护工帮忙看着,所以还新鲜。”犹豫了一下,薛北谦道:“那,师兄你看这些花,怎么处置?”

    霍彦朗想到了今早在民政局的花。

    这些从澳大利亚空运过来的花,价值二十多万,钱对于如今的霍彦朗来说,不多。

    但心意,过重。

    “送过来吧。”霍彦朗道。

    感觉电话那头的薛北谦吁了口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