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这是在警告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你这是在警告我?”是最后一次,让他这么放肆的意思么?

    宋连霆看着霍彦朗转身走远的背影,霍彦朗没有回答他,甚至连第二句话都没有丢给他。

    经过了这些事,他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于是再也没之前那般生气得自暴自弃,只是冷静地站着,咬着唇,也不追上去死缠烂打,而是盯着霍彦朗挺拔的背影,恨不得将他看穿出一个洞来。

    宋连霆捏紧了拳头。

    其实,他今天来,除了碰见了霍彦朗,还算是有收获的。

    至少,他知道了,慕岚昨晚从医院离开后,果然出了事。结合他昨夜看到的一切,掉落的高跟鞋、手机,还有他手机里那张模糊的照片,以及霍彦朗此时的反应,他大概可以笃定,昨夜的事情,就是霍彦朗派人做的!

    他的那一句“真面目”,他并没有否认,不是么?

    霍彦朗这个男人太复杂,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然然知道,自己身边的男人一边找人轮\奸自己的姐姐,一边陪她在慕家看热闹吗?

    如果知道了,会不会失望?

    宋连霆对着霍彦朗的背影狠狠说了一句:“你等着瞧。”

    别以为什么事情都做得天衣无缝,他总会找出证据。

    找到对付他的办法。

    慕安然和柳眉告别完了以后,从楼上下来时,看不见霍彦朗,四处找了一下,才看到霍彦朗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慕安然终于松了一口气,眼睛亮了一下:“霍彦朗,你去哪了?”

    霍彦朗勾出一抹笑,宠溺道:“你这称呼,得改改。”

    慕安然怔:“呃。”

    “唔……”微微一呆。

    慕安然没想到,霍彦朗竟在这种情形接这句话,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慕安然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那我……该叫你什么。”

    慕安然腼腆的样子,看得霍彦朗心中一动,心里最坚硬的地方蓦地软了一下。

    他勾唇笑了笑,大手突然自然而然摸上了她的脑袋,揉了两下:“自己想一想。”

    “饿了,先去吃饭吧。”

    霍彦朗突然收了手,提步慵懒地往外走。

    严肃冰冷的背影,却有着别样的风情。

    慕安然怔怔站在原地发呆。

    午饭,霍彦朗将慕安然带去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

    慕安然跟着霍彦朗走,只见他将车开到了一条偏僻的小巷里,小巷子连接着一座商业大厦的后门。

    “从这走。”

    霍彦朗沉声指引着慕安然。

    慕安然一脸惊呆的表情,来这里……真的有饭吃?

    刚惊讶完,眼前的场景便豁然开朗。

    巷子后头别有洞天,商业大厦的一楼和负一楼全被这家叫做“yang样”的私菜馆承包了,店内的装潢和外面破旧的样子也有天壤之别。

    进门便是一个大水池,池子里养着许多五彩斑斓的鱼,周围种着芭蕉树,店内白纱飘扬,纱帘把每一个吃饭的席位隔成一个小单间。

    慕安然先走进去,结果出来一个高大的服务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这里恕不接待临时宾客。”

    霍彦朗从慕安然身后走出来,那人看到霍彦朗,立即了然。

    “霍先生?”

    “我和她一起的。”霍彦朗沉沉道。

    这位服务生顿时换上了另一种态度:“我带您进包厢。”

    这里藏得这么隐蔽,还布置得这么有格调……对于客人的选择也很严格。

    慕安然跟着服务生往里走的时候,还隐约看到几对纱帘里的客人,有一位竟然是娱乐圈身份略高的老者。

    霍彦朗低沉道:“这里是私菜馆,一般接待军政世家,还有一些身份特殊不便在平常饭店里用餐的人。”

    “哦……”慕安然免不得多看两眼。

    霍彦朗又说:“这里虽然架子摆得挺大,但菜确实不错,今天带你来尝尝。”

    话音刚落,慕安然还没来得及应好,突然一道低沉的男声传了进来:“霍彦朗,你小半年不来我这里,一过来就要讲我坏话?你非得这样?”

    听这语气,两人极是熟络。

    霍彦朗星眸顿时一抬,落在正撩帘子进来的人上。

    司启明穿着一身灰色麻纹西装,打着淡蓝色的领带,看起来贵气又端正,唯独手上戴着一双透明的塑料手套,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显然,司启明是在后厨心血来潮做些小菜,知道霍彦朗来了,急忙出来。

    司启明说完,才将目光落在了慕安然身上,看着霍彦朗竟将她带来了。

    “这是?”司启明明知故问。

    “我未婚妻。”

    司启明笑了笑:“哦,原来是弟妹。”

    “你好。”

    慕安然莫名其妙便招来了目光,听着眼前的男人与自己打招呼,羞赧了一张脸,不知道该怎么应话。

    是该沉默般默认,还是直接打招呼?

    说……她就是霍彦朗的未婚妻吗?未婚妻……

    慕安然纠结了半晌,决定小心翼翼躲避过这个问题:“您好,我是慕安然。”

    司启明勾唇一笑:“我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慕安然隐约觉得他的目光有些不简单,像是隐约藏了暗流。

    “你去后厨,别过来吓到她。”霍彦朗语气中带了些不悦,又似戏谑:“影响我们食欲,一会儿过来一起吃饭。”

    “呵呵。”司启明沉笑两声。“好。”

    司启明朝慕安然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身上,探究般的目光。

    他朝慕安然点了点头:“先失陪。”

    慕安然看着司启明又掀了帘子离开,外头有人等着他,立即将他迎到了后面去。

    “这家店是司启明开的,他是司家如今的掌权人。”霍彦朗沉沉道。

    “嗯。”经过了方才那个男人的折腾,慕安然觉得心跳有点快,恰好服务员上了一杯热茶,慕安然赶紧端起了热茶抿了一口,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司家,我好像听过一些。”慕安然轻轻应。

    “城北军政司家,和霍家差不多,在部队里比霍家地位低一些,不过也足够了。”

    慕安然静静听着,她不太管这些大家子的事,以前都是慕岚比较上心一些,而她只知道在学校里学习。现在霍彦朗告诉她这些,是要慢慢带着她,融入他的圈子么?

    “司启明平常都在部队里,偶尔过来这边管理经营,除了拿枪打弹,偶尔就喜欢做菜,这家私房菜馆就是他开的。平常请几个隐匿江湖的私家大厨在这里照看,菜的口味好,有身份的人也喜欢来。”

    霍彦朗星眸俊朗,看慕安然喝得有些急,他道:“慢点喝。”

    慕安然被他说得呛了一下。

    霍彦朗勾唇笑了笑,又提壶给她添了一些温水。

    慕安然拿着杯子喝水,心底一阵暖流溢过。

    他道:“今天刚好他在,我们可以尝尝他的手艺。”

    慕安然从没吃过这样“昂贵”的一顿饭,让军区身份颇高的少将亲自下厨,以至于菜端上来了以后,慕安然都不敢下筷子。

    一直到外头有人撩了帘子进来,“怎么不吃?弟妹是不是嫌弃我的厨艺?”

    霍彦朗慢悠悠提起筷子,刚准备夹菜,听到司启明带了点军队气息的声音,不由得英眉一挑,又把筷子放下:“坐。”

    霍彦朗声音低沉,又带了些不悦:“不要吓她。”

    慕安然是个脸皮薄的,司启明又天然带了些正气,第一次见面就拿慕安然开玩笑。

    慕安然原本很紧张,听霍彦朗教训司启明,不由得微微一笑。

    慕安然本来就生得好看,这样一笑,更加讨喜,一双酒窝淡淡的,仿佛能将人的心吸引进去一样。

    霍彦朗一僵。

    司启明也一怔,微微出神。

    司启明心里“啧啧”了两声,亏得霍彦朗把慕安然带出来了,否则他这么多年,还无缘得见一次真容。

    司启明忽然想起了上次在“夜电”见面时,霍彦朗喝的那几口闷酒。

    司启明笑了笑,他此时已把外套脱下,穿着一条简单的白衬衫,这男人干净凌厉得一点都不像刚下过厨的样子,他把袖子挽了挽,直接把一道菜往前面推了推。

    “尝一尝这道菜,今天的特色,飞龙汤,可遇而不可求。”

    霍彦朗倒像是见多了,直接拿起汤勺,舀了一碗给慕安然。

    司启明道:“今天上午刚从兴安岭空运过来几只花尾榛鸡,这个季节弄到它可不容易,运到这里还是活的,刚给你们下了锅。花尾榛鸡又称‘飞龙’,一直都是皇帝桌上的贡品,吃了保准你们赛神仙。”

    霍彦朗淡淡挑眉:“什么时候学了戚风那一套?”

    司启明扯唇一笑:“这不是你第一次带安然过来吗?总得拿些好的招待你,介绍清楚些才不白吃这顿饭。”

    司启明这话说得意有所指,慕安然把头压低。

    霍彦朗不再打断司启明的话,难得司启明也有嘴贫的时候,似是今儿心情不错。

    慕安然不再参与他们的对话,听着霍彦朗和司启明你一言我一语,聊到了a城的几个商业案子,慕安然埋头吃自己的饭菜。

    飞龙汤确实入口即化,等霍彦朗和司启明差不多聊好了,她也吃饱了。

    说话中,霍彦朗抬眼看了她,神情温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