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岚岚算是毁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刚才,她不过是握了司启明的手一下,那个男人的脸色就变了。

    慕安然低声道:“连霆,对不起……可是我们真的没有以后了,你放开我好吗?要不然,他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宋连霆一听,更不高兴了。

    眼底泛红的泪意消退,就这么怔怔盯着慕安然看。

    宋连霆知道,霍彦朗真的成功了!

    他终于松开了慕安然,退了两步:“好,我放开你。”

    “但是然然,你真的想好了,要和他在一起?”

    “然然,你和我一样,我们俩都是刚出学校,甚至……毕业论文交上去了,可硕士学位证还没有下来,从现实角度来说,我们俩都还是学生!霍彦朗和你说过我不成熟,可你呢,然然,你现在的决定就是正确的吗?”

    “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只是被他的表象给迷惑了。霍彦朗是什么人,他凭什么喜欢你?就凭他见了你一面?在订婚宴上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是个罪犯吗?就不怕你告他?他就是笃定了你不会告他。而且,你认识了霍彦朗那么久,他是一个容易失控的人吗?”

    “你甚至没有探究过他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你凭什么就这么鲁莽的喜欢上他?”

    慕安然被宋连霆骂得脸色一白。

    宋连霆继续道:“然然,你和我一样都太缺乏社会阅历了,男人对你好的时候,可以对你很好,可他是真心的吗?你又怎么能确定他是不是真心,就凭自己的第六感吗?”

    宋连霆气恼地摸摸自己的心:“有时候,就连自己的心都会骗人!”

    他的心骗了他,令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要不然,他的然然,还是他的然然!他们还可以一起手牵手走在校道上,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他要尾随她很久,才能借机见到她一面,费尽心思才能和她说上一些话。

    “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被他骗了!”宋连霆气狠狠说道。

    慕安然没有看见那些事,可他看见了,慕安然猜不到的一些事情,他也已经猜到了,可是他没有证据,不敢说!

    “然然,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你认识他以后,慕家就变得一团糟,他对你好,可对慕家人却不客气,难道不是吗?”

    慕安然张着嘴,说不出半句话。

    宋连霆继续压低了声音,贴在她耳边说道:“他可以为了你教训慕岚,难道这事儿你愿意看见?据我说知,霍家虽然家大业大,可他既然要娶你,自然也该对慕家客气一点,你见他对叔叔阿姨客气了吗?”

    他在外面躲着的时候,透过缝隙可看见了,霍彦朗虽然站在慕家大院里,可对慕家的风风雨雨却一点儿也不上心。

    有一句话说对了,打狗还要看主人,哪怕霍彦朗是真喜欢慕安然,可教训慕岚这事儿,也该知道适可而止,而不是真的提枪上阵,慕岚都被整得疯了,这是该有多大的恨啊!

    宋连霆没有证据,很多东西只是猜测,他不敢说出口,只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慕安然,气她太过于单纯,生她的气,怎么能就这样轻易让霍彦朗走进了她的心里。

    哪怕那个男人对她的好,是真的挑不出一丝毛病。

    但,这些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宋连霆的手终于无力垂下:“然然,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但是我还是想拼尽全力告诉你,不要这么快交出自己的心,不要那么相信霍彦朗。”

    “我对你才是真心的,我会证明给你看。”

    他退了两步,“而你,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因为识人不清而做出一些令你后悔的事情。”

    “然然,你太单纯,不要引狼入室。”

    宋连霆刚说完,巷子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嗡鸣声。

    他才拉着慕安然说了不到十分钟的话,就有人来了!

    那辆车突然停在巷子里,一阵开车门关车门的声音响起,慕安然熟悉的声音传来,是薛北谦:“慕小姐,你还在这里吗?霍总让我来接你。”

    宋连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退出阴暗处,匆匆而深沉地看着慕安然,这个少年眼里,也有了沉重的、想要保护的东西。

    他不能接受慕安然就这么移情别恋了,他难过,却又连生她的气、恨她都不舍得。

    宋连霆只急忙比了句唇语——你别被他骗了。

    慕安然看懂了,就在这时,宋连霆赶忙把鸭舌帽带上,把自己清秀俊朗的脸遮住,从另一条路离开。

    慕安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阵抽疼。

    时光荏苒,她不再是他的宋小安然了。

    这辈子,他和她缘分尽了,也没有人会在和她打趣了,缠着她改姓了。

    也不会再有人告诉她,在外国,女人是要冠以夫姓的。

    更不会有人吵着闹着,要先享受一下未来做她老公的待遇了……

    一切,都没有了。

    慕安然的心落空空的,一直望着宋连霆跑开的方向,他现在就连想见她,都要偷偷摸摸的。

    那个少年,因为她而历经丑陋的现实,终于也不再干净纯粹,要为了她,慢慢走进另一个复杂的成人世界去了。

    薛北谦找到慕安然的时候,慕安然正靠在墙上发呆。

    薛北谦喊了一声:“慕小姐?”

    慕安然这才回过神。

    “霍总让我来接你。”薛北谦重复了一次,害怕刚才他在巷子外喊的那一声,她没听到。

    慕安然心情波澜起伏很大,没有心思去说过多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哦……好。”

    薛北谦看慕安然这个样子,疑心地看了看四周,可四周并没有什么人。

    “霍总他……”薛北谦其实很心烦,他知道擎恒集团出了点事情,在这种时候,他应该陪伴在学长左右,但是霍彦朗竟然派他中途折道来接她。

    霍彦朗不允许慕安然再出一点意外,如今的霍彦朗将慕安然照顾得越来越滴水不漏了。

    薛北谦想了想,还是说道:“霍总那边出了点麻烦,但还是放心不下你,派我来送你去慕家。”

    慕安然心思全在宋连霆说的那些话上,并没有将薛北谦说的话听进去多少,但到底,还是听进去了一些,于是心暖暖的。

    一直到坐上了车,慕安然还在挣扎中,最后看着薛北谦严肃的表情,还是决定相信霍彦朗。

    “薛特助,霍彦朗……”慕安然改了口,“你们霍总那边,是出了什么事?”

    薛北谦向来最看不惯霍彦朗对慕安然那么好,而慕安然却总是没心没肺的误会霍彦朗,他本是不爱多话,所以刚才什么都没说,可现在慕安然既然问了,那么他也觉得没有什么保留的必要。

    “没什么,擎恒集团的工地出了点事故,因为工程质量的问题,‘擎恒’拒绝给承建公司付款,承建公司拿不到钱了以后,拒绝给工人付款。现在几个工人为了讨薪爬上了‘擎恒’工地闹着要跳楼。”

    “……”慕安然睁大了眼睛。

    她一直看着车窗外飞掠的景色,心思有点烦。

    薛北谦继续说:“原本是第三方和工人间的矛盾,但‘擎恒’名声太大,而且又是在‘擎恒’的工地上出了事,不管能不能妥善解决,这事都和‘擎恒’脱不开关系,能妥善解决当然好,解决不了,‘擎恒’也难免受到牵连。”

    擎恒集团名声在业内尤其响亮,无数双眼睛一直盯着擎恒集团,就等着有朝一日出点什么事,可以落井下石。

    慕安然听完,忽然想到了霍彦朗刚才的表情。这还是他第一次丢下她,可纵然是这样,也依旧让自己薛北谦来接他回去,由此可以看出自己对他的重要性。

    慕安然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一肚子话吞了回去。

    慕安然心里突然觉得愧疚,就在刚刚她还差点听从宋连霆的话,开始探究霍彦朗对她的好,到底有几分是真?

    难道,霍彦朗对她没来由的喜欢,真是另有所图?

    可现在,慕安然看着薛北谦有些暗沉的脸色,显然一心要送她回慕家,一边还要分心担忧工地上的事情,慕安然说什么都提不起那一份坏心,去质疑霍彦朗的好意。

    车子一到慕家,慕安然就从车上下来,对薛北谦说道:“谢谢薛特助,你快去工地那边帮忙吧。”

    薛北谦也不多推辞什么,“慕小姐,再见。”

    说完,薛北谦直接掉转车头,扬长而去。

    一整个下午,慕安然都待在慕家,慕岚闹了将近一天,也很累了,慕安然只有趁她睡了,才敢走进她的房间,看这位自己很爱她,可她却恨着自己的姐姐。

    慕安然轻轻替慕岚擦拭身子,看到慕岚脖子上那些青紫……她已经经历了人事,怎么会不知道这些痕迹,代表着什么呢?

    “姐姐……”慕安然心里泛过一阵难受,不管慕岚怎么骂她也好,打她也好,血浓于水,二十几年的亲密关系,她怎么能忘掉?

    想到自己的姐姐被人轮\奸至发疯,慕安然心里一阵难受,突然觉得慕岚房间里的空气稀薄,甚至让她喘不过气来。

    慕安然几乎是逃一般地跑出慕岚房间,路过慕家二楼的书房时,竟然听到慕方良和柳眉的对话。

    慕方良的声音低沉:“岚岚算是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