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傻丫头,和妈说什么对不起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也不挑剔,看了一眼会议室半透明的玻璃砂纸,再盯了慕安然发红的脸颊看了一会儿。

    他把文件摊开:“来吧。”

    慕安然的项目报告他仔细看了一遍,指出了几个他觉得可以修改的地方,一处一处地教她:“这里,每一个项目进行之前,都会请专业的公司来做评估,评估这个项目是否可行,这个过程就叫做‘可研’,又称可行性调研。你这里,对这一项却没有这么看重。”

    霍彦朗的声音低沉,带着些温润,难得敛去了光芒,温柔细心与她说着,“然而在公司决策的过程中,尤其是房地产项目,因为牵扯的开发资金数目过大,所以也相应更应该慎重。可行性调研若是过不了关,这个项目,几乎也没有考虑的必要。”

    霍彦朗随意翻了翻,将慕氏的这一个项目扫了几眼:“万家达广场附近的地皮,这个案子还不错,但是可研报告要重新请人做一遍。”

    慕安然听着他的话,有些出神。

    霍彦朗幽深的眼睛突然向下一睨:“在想什么?”

    慕安然晃了晃神:“没,没……”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宋连霆也常常陪她去图书馆,宋连霆主修医学,而她却是学经济,经济论述较为生硬,那时候她看不懂的句子,常常丢给宋连霆解读。

    那时,宋连霆也这么温声在她头顶上出声教她。

    她也偶尔会这样出神,宋连霆便宠溺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两下:“然然,你有没有在听?”

    霍彦朗幽深的眸光看着慕安然,从她眼底看到了一些微光。

    她在想什么?

    男人危险的眸子睨了起来:“慕安然,在想除了我以外的男人?”

    慕安然紧张地打了个寒颤,羞得脸一红一白:“没有……”

    她哪能如此绝情,对宋连霆说忘就忘?

    霍彦朗原本温声在讲,这会儿也沉了冷沉的眸子,优雅的声音不缓不徐:“看来是我还不够努力。”

    他低下头来,话音刚落,外头突然传来慕方良暴怒的声音:“这些事情都做不好,我养着你们做什么!安保呢?把这些人给我拉出去!”

    紧接着,是一阵暴乱的声音,会议室外头来了不少人,而这些人——像是从楼上一直纠缠着慕方良,纠缠到行政区的。

    慕方良也没料到这些人会这样难缠,等到这些人闹上来的时候,慕方良才知道自己大意了,不想自己在员工面前出丑,就把过失全撩到了安保头上。

    “怎么放这些人进来,是干什么吃的?!”

    “对不起,慕总!慕总您行行好,你是大老板,为什么要和我们这些老百姓过不去?”

    “你们慕氏不征那块地,也就不过是少挣些钱,您该吃香的喝辣的,依旧过着有钱人的生活,可我们呢?”外头的人生气地拍着桌子,冲上前去抱住慕方良的大腿:“我们要是没有了那片地,我们就没了家,没了家就无家可归,我们该怎么活下去?”

    “放开!”慕方良怒吼,“安保怎么还不来?”

    旁边,插\入了一道佟励的声音:“章先生,我们慕氏有支付赔偿。”

    那人笑道:“赔偿?就你们慕氏给的那几个钱,能做什么?我们的家住在那里十几年了,我家几口人,一套房子如今也卖几十万,你们伪造政府公文,只赔偿我们几万元,你们慕氏与我们说赔偿?!”

    那人冲上前去,趁着安保还没有来得及从一楼赶上来,直接就朝佟励脸上打了一拳。

    佟励身板刚硬,直接挡在了慕方良面前,护着慕方良。

    前头有拳头过来,佟励也不偏不倚。

    慕安然在会议室里,透过磨砂玻璃看到外头乱成一片,慌乱回过头看霍彦朗,只见霍彦朗也冷冷地看着外面,寒而无波。

    “我出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慕安然从会议室出去,看到外面七八个人闯进了慕氏,推搡成一片。

    慕方良黑着脸站着,有一个人紧紧抱住他大腿,一脸拼命的样子。

    电梯口,几个保安正刚上来,慕氏大楼进入警戒状态,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甚至有人打电话通知了记者,电梯被占用,记者也正从楼梯一侧跑上来。

    慕方良黑着脸:“佟励,去拦住媒体!”

    “慕总,你还怕媒体?你这么丧尽天良,总有一天全天下人会知道!勾结政\府,出具假公文,低价征地,强行拆迁,雇佣黑社会逼迫我们!万家达广场那块地,如果不是用这种肮脏的手段,仅凭几千万能征用下来?我呸!”

    万家达广场用地项目?慕安然愣。

    “我告诉你,你今天就算弄走了我,也没用!我死在这里!”

    保安已经将这些闹事的人陆续带走,唯独这位章先生抵死挣扎,佟励已经去拦着记者,周围出现相机闪光的光影,慕氏的工作人员急忙去挡。

    以前慕氏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但都妥善解决了。

    这次,也是慕家出了太多事,慕方良一下疏忽了。

    但无论如何,慕氏不能再有其它丑闻。

    “那你就死在这里!”慕方良脾气也上来了。

    章先生闻言,直接冲到了窗台上去。

    慕氏是老企业,虽然内里翻新过了,可这栋建筑却还延续着十几年前的风格,不似擎恒集团办公所在地那般的摩天大楼,四周全用钢化玻璃封闭着,慕氏的楼还外带着露台,七楼不算高,外面种点小花草,也没有加上钢筋护栏。

    章先生一爬就爬上去了,直接从七楼跳了下去。

    事情如此突然,甚至连警察还没有到场,底下也压根没有铺设气垫!章先生人冲出窗台,晃一晃就没影了,人已经从七楼跳下去!

    “……”四周一片抽气声。

    惊恐,害怕,震慑!无数种感情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交织。

    慕安然死死睁着大眼睛,二十多年来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跟随着章先生来闹事的几个人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安保和闹事的人都僵在原地。

    慕方良话音刚落,犹如电击,好像这一刻和记忆里的某个角落重叠。

    慕方良的脸色发白!

    佟励也惊呆了,大家静悄悄地听着从楼下传来的声音:“啪——”

    ……

    “爸!”慕安然惊叫出声。

    霍彦朗站在会议室的门口,宛如一座冰雕,身上的温度一点点消失不见,只剩下沉冷不近人情的眼底,浮着一丝丝无情。

    “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下去看看!疯子,都是哪里来的疯子?!”慕方良气急败坏地喊叫。

    他历尽千帆,当下就示意保安拦住所有记者!

    现在最怕的就是记者将第一现场报出去!他倒是不着急查看那人的死活,七楼跳下去,不死也残了!

    “呜……”办公室里女孩多,当下就抽了一口气,有的被吓哭出来。

    整个办公室乱成一片,胆小的抱成一团,男职工胆大的爬上去探头看,看见楼下围了好多人,全是尖叫声,还有警车轰鸣赶来的声音。

    慕方良黑着一张脸,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佟励立即下楼去处理。

    安保、反应过来的记者们,也都开始匆匆往楼下赶。

    慕安然怕得想寻求依靠,大喊了一声:“霍彦朗!”

    结果回过头,看到脸色发白的霍彦朗。

    “那人,你……”慕安然也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慕安然和霍彦朗是从后门出来的,特意绕过了前楼血腥的场面,一直坐到车上,霍彦朗都没说过一句话。

    慕安然触碰了一下他的手,很凉。

    “你怎么了?”尽管她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抖,显然是被吓到了。

    可霍彦朗的反常,似乎比她更严重。

    霍彦朗的手捏在方向盘上,简直要将方向盘捏断。

    他没说什么,只是直接将车启动,冷冷说:“今晚不能陪你吃饭了,你今晚回慕家住。”

    慕安然怔怔看着他,不知道霍彦朗此时的反常到底是因为什么。从看到有人跳楼的那一刻起,他的神情就不太对。这一刻,慕安然也只能呆滞道:“哦。”

    慕安然才上班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而慕氏发生了这样的事,也难逃风波。

    慕方良直接被恭敬地请进警局做笔录,包括七楼的员工们,也被挨个请去了做笔录。

    整个慕家气氛很压抑,霍彦朗一言不发地将她送到地方,直接驾车驶离了这里。

    慕安然望着霍彦朗车子的尾灯,难堪地咬了咬牙,全然不知所然。

    慕安然走进慕家,柳眉正坐在客厅里,呆呆地坐着。

    慕岚也在客厅里,一看到慕安然,她动了动,嘴里不知道喃喃念着什么。

    “啊!不要,不要!”

    慕岚这几日的状况好了许多,此时看到慕安然走进来,她圆溜溜的眼睛动了一下,谁都没有发现她眼神的变化。

    “你是谁,啊?”慕岚流着口水,惊恐地往角落里缩。

    慕安然从没有觉得如此头疼过,这一刻只呆呆地看着柳眉和慕岚。

    “妈……对不起。”

    柳眉听到慕安然的声音,眉头紧锁地回望慕安然:“傻丫头,和妈说什么对不起。是慕家对不起你。刚才霍彦朗送你回来的,他怎么不进来坐坐?”

    慕安然想到霍彦朗今晚反常的冷漠,表情有些奇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