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你疯了,竟然有这种想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怎么了,安然?”柳眉问。

    “没,没什么。”慕安然抿着唇。

    柳眉看着慕安然眼神疲惫,还带着受惊过后的惊怕,想到今天在慕氏发生的事情,表情又沉重起来。

    慕岚像个没事人一样,自己玩自己的。

    “妈,我太累了,我先上去休息。”

    “去吧。”柳眉道。

    柳眉看着慕安然反常的样子,问她她又不想说,也不好再问。

    柳眉也不好再说什么,任由着慕安然上去休息。

    没想到,慕安然一转身,身后的慕岚又叫唤了起来:“小贱人,你回来!”

    慕安然顿时定住了脚步:“……姐?”

    “姐?你别叫我姐,啊哈哈哈!”慕岚忽然笑了起来,没有化妆,穿着睡衣,平常精致动人的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来我弄死你,来呀来呀!”

    “……”慕安然。

    “岚岚!”柳眉恼怒得一声大喝。

    柳眉按住了慕岚,慕岚笑着挣扎,就像是突然发疯了,又要去找慕安然算账一样,柳眉急忙喊道:“你姐又犯病了,你快上去吧,别理会她,她疯了!”

    慕安然的心本来涩涩的,这会儿只想哭。

    原本好好的慕家,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

    霍彦朗将车开上了高架桥,不知不觉又将速度开得极快。

    他自从回到a城,出色的能力、待人向来严谨平和的性格,替他在a城的上流圈子也博得了一个好的名声,从未听闻有人传说他作风不好及太风流之类。这些年来唯一做过最荒唐的事情,就是在洗手间里要了慕安然,开始了这一局博弈。

    霍彦朗开着车,嘴角紧绷着,沉冷的表情泄露了他几分闷烦。

    车里接着蓝牙,他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冷沉的声音。

    “这个点,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霍彦朗听着电话里传出司启明正经的声音,皱了皱眉头:“在做什么?”

    “健身。”

    司启明的回答,一如他的人一般,严肃沉默。

    “在哪?”

    “半山半岛,部队区。”

    “我去找你。”霍彦朗淡淡道。

    司启明沉了一下。

    “好。”

    霍彦朗把车开到半山半岛的时候,门卫没有拦他,霍彦朗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部队区,部队区一直有警卫在站岗,看到霍彦朗车上粘贴的不起眼的通行证,直接为霍彦朗放行。

    霍彦朗把车子开到了营练区,那边有个首长专用的健身房。

    霍彦朗到达健身房的时候,司启明正**着上身吊单杠,远远看见霍彦朗走了进来,他沉沉看了一眼。

    一直到霍彦朗走到了眼前,他看到了霍彦朗这张毫无表情的脸,才露出了一个严肃的笑。

    “谁惹你了。”

    “你这有酒吗?”霍彦朗问。

    司启明道:“霍彦朗,你是疯了才会到军区找酒,你说我这里有酒吗?”

    霍彦朗抿着一张唇,不再说话。

    司启明冷冷看了他一眼,发觉了他的不正常:“心里不痛快?”

    霍彦朗没有回答,司启明就干脆也不再问了。

    接下来半个小时两个人各干各的,霍彦朗板着一张脸,冷冷靠在健身器材上,司启明则旁若无人地健身,把一套健身器材全都走了一遍,甚至还跑了四公里。

    司启明走到靶区,例行公事打了几发子弹后,这才慢悠悠开口:“吃饭了没有。”

    霍彦朗冷静了半个小时,终于掀了掀深邃的眼,声音里没什么情感:“还没。”

    “走吧,去吃点东西,说说怎么了。”

    司启明没有下厨,让底下的人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带着霍彦朗上了部队的天台。

    因为军事需要,部队的楼都不高,两个人坐在楼顶吹风,两罐啤酒,一只烤鸡。

    烤鸡切得整整齐齐,摆放得很有品位,霍彦朗夹了一块,就像是吃西餐一样优雅,拿起了一罐啤酒猛灌了一口。

    霍彦朗什么都没说,司启明倒是什么也没问,这大概就是他和戚风之间最大的区别,等霍彦朗喝得差不多了他才问:“开车来了?喝这么多,怎么回去?”

    “还行。”霍彦朗抬起头,整张脸迎着夜风。

    司启明和他从高中时期就认识了,甚至比戚风、宋逸松认识得都早,知道他的事情,也是最多的。

    当时慕安然给他的那一点钱,根本就不够他长途跋涉去找另一个霍家的人。他能够如愿以偿的找到能够帮他翻身的人,并且成功出国留学,当初慕安然功不可没,司启明也功不可没。

    那小子,拿了私藏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全部给他。

    司家是军事之家,对小辈的管教也严谨,司启明那个时候虽然是个红三代,可过得比他们这些富二代还不如。

    霍彦朗迎着风:“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是你这里最自在。”

    司启明没搭理他的话,冷冷道:“心烦怎么不去找慕安然,难不成……后悔了?其实我当初就劝过你,做决定三思而后行,你真的确定要慕安然?”

    “今天看到有人跳楼了。”

    霍彦朗转了话题。

    他看着远方,司启明一下噤声。

    司启明也不说什么,拍了拍霍彦朗的肩膀,自己拿起一罐啤酒,也破例大闷了一口。

    夜色冷清,霍彦朗脱了西装,直接坐到了天台的边缘,他眯着眼睛,勾勒出一个危险的眼神:“你说人跳下去是什么感觉?”

    “失重,心慌,气短,停止思考。”司启明答。

    “哦?这么有趣。”霍彦朗英俊的眉峰宛如一把锋利的刀,十年的磨练,年少时那把温润的刀已经出鞘。“你说我跳下去会怎么样?”

    司启明看着霍彦朗,心底浮现一丝烦躁,被他这话说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男人本就孔武有力,司启明健壮的胳膊直接将霍彦朗一拉,霍彦朗身材硬朗,精致得一点赘肉都没有,身体的每个部位仿佛都蕴含着无限的力量。司启明是练家子,竟然也一时无法把霍彦朗从天台弄下来。

    “下来!你疯了!”司启明怒吼。

    霍彦朗勾起薄唇,笑得好看。

    司启明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兴许是激起了他一些不好的回忆,也终于知道霍彦朗今儿为什么这么反常。

    司启明直接发了狠,再把他拉下来,道:“你疯了,竟然有这种想法。”

    “我没疯。”霍彦朗冷冷地说。

    “你说,怎么有这么多人不惜命呢?如果真想做点什么,好好活着才有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跳?”

    “想不开的大有人在,你给我下来!”司启明板着一张脸。

    霍彦朗拿起了啤酒,仰头喝尽,嘴角带着丝丝凉意:“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两个人肩并肩站在天台上吹风,风吹得司启明整齐的头发都乱了。

    今夜,霍彦朗心里十年前的悲痛再次袭来。他从家财万贯的少年一夕之间变得身无分文,原本和睦的家庭也在一夜之间支离破碎。

    霍彦朗想起自己父亲当年从霍家公司的高楼纵身一跳,震惊了整个圈子。霍家被拍卖,资产被接管,霍家的公司和别墅卖出去的钱,全部抵赔给了对方公司。那是他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当时对方为了扳倒霍家,也是使出了卑鄙的手段,勾结政府,捏造假公文,直接害得霍家家破人亡,确实可笑。

    罐子里的酒只剩下了一点,霍彦朗干脆仰头全部喝完。

    喝完了以后,倒不用司启明拉,他自己长腿一伸,直接从天台上下来。

    霍彦朗又恢复了一罐冷清的样子,好像刚才的那些疯言疯语只是一个玩笑。

    他目光清朗,一点都没有喝醉的样子,这些酒,也不至于让他醉。

    “慕安然那边,你准备怎么办?我看她好像一点也不知道的样子。”司启明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霍彦朗幽暗的瞳仁微微一眯:“还是那句话,我要她。”

    “那霍家?”

    霍彦朗并不回答,只是淡淡“呵”了一声。

    “婚礼什么时候办?”司启明问。

    “过阵子。”

    “在准备了?”

    霍彦朗走离了天台,长腿在夜风中慢慢踱着,风哗啦啦的吹,刮得他裤腿微皱。

    “嗯。”霍彦朗沉应。

    司启明严肃的脸扳着,就这么看着霍彦朗:“你自己的事自己决定,你已经决定了的话,我等着喝喜酒。”

    霍彦朗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抬起,背对着司启明,一边走着一边给他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比起刚过来的霍彦朗,现在的他已经消除了一身的凉意,又变成那个深不可测的霍彦朗。

    司启明目光朗动,原本就不爱多说的他,干脆也随着霍彦朗走出天台,送他到健身房楼下:“回去了?那我就不送了。”

    霍彦朗摆了摆手,“不送。”

    霍彦朗驱车开出“半山半岛”时,挂挡前低头看了看手机,私人手机里电话和短信一条未读都没有,他皱了皱眉头,拨通了慕安然的电话:“喂,睡了没有。”

    电话那头,慕安然穿着睡衣,正在床上握着手机,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的全是霍彦朗,皱着眉头的他,脸色苍白的他,慕安然咬着唇不知该不该发短信打扰他,此刻突然看到霍彦朗的来电,急急忙忙接通,听到他声音的这一刻,小心脏仿佛都要炸裂开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