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说你昨晚……喝醉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电话里霍彦朗说他一会儿会过来,慕安然忐忑不安等了半小时,半小时后慕家院子里传来停车的声音。

    霍彦朗走进慕安然房间的时候,慕安然正坐在书桌前看书,书页有明显的折痕,半个小时里慕安然翻来覆去看的全是这页纸。

    霍彦朗清冷的气息带着自然的清香,熟悉的感觉笼罩了慕安然,慕安然温软的身体打了个哆嗦,而后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唔……”慕安然惊叫了一下。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响起:“别动,让我抱抱。”

    慕安然承受着霍彦朗的力度,他力气大得像是要把她揉碎似的:“轻……轻点。”慕安然不由得叫。

    霍彦朗倒是没放轻力度,只是把她整个身子一转,让她面对着她。

    慕安然就这么被从椅子上提了起来,转了个圈,原本面对书桌而坐,现在背对书桌而站。

    霍彦朗稍稍一用力,直接将她往下一按,慕安然坐到了书桌上,把刚才那本书压住了。

    “书……唔。”她的书。

    霍彦朗按在她肩胛的手用力一捏,捏得她痛吟一声。

    “霍彦朗!唔……”

    慕安然想反抗,结果就连抗议的声音都被他压回了肚子里,只剩下嘤咛婉转令人羞涩的声音。

    她用手抓住霍彦朗的肩,想要将他稍微推开,结果霍彦朗力道之大,完全不容质疑。

    这感觉,让慕安然觉得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她脑子里闪过今日见到的惊恐画面,又想到霍彦朗发白的面孔,推开的动作微微迟疑,双手收回了些,牢牢抓住他的衣角。

    慕安然想他,这欲拒还迎的姿态,任何男人都受不了。

    霍彦朗眸眼一深,直接更深入地吻了下来,舌尖探入她的口腔。

    慕安然终于从他唇齿间闻到了酒味,他喝酒了?

    原本被体香味掩盖的酒味淡淡散出,慕安然这一刻感觉自己也像喝了酒一样,有些醉。

    热吻喘气间,慕安然寻了个空隙问道:“你醉了?”

    “嗯。”霍彦朗沉沉一应。

    他一定是醉了,所以才会这么想她。

    失常了好一阵以后,终于恢复了正常,然后那么想见到她。

    他应该远离她,可却一点点任由自己沉沦。

    慕家,慕安然……

    霍彦朗放在慕安然腰上的手一收,将她整个人带上前,拢得越加亲密无间。

    慕安然觉得自己一阵失重,接下来已经被人从书桌上抱了起来,她一阵惊慌失措,下一刻整个人已经牢牢落入了一个软绵绵的地方,她的身体陷入了被子里头。

    霍彦朗将她抱到了床上,甚至没留任何余地给她思考。

    慕安然刚回过神来,结果又被霍彦朗带着些凉意的吻亲得神思迷离,她脑袋向后仰,深呼吸,整个人紧绷成虾子的形状,可落到霍彦朗眼里,却又像是无声的诱惑。

    他冰冷的唇流连到慕安然的脖间,温热的气息洒在她敏\感的肌肤上,刺激得慕安然连脚趾头都紧绷起来了。

    霍彦朗说:“慕安然,我爱你。”

    慕安然在迷迷糊糊中,听不清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感觉身\上的男人动作越来越不安份。

    紧闭的空间里,慕方良还没回来,柳眉将慕岚哄得睡觉了,就匆匆出门去警局了。

    整个诺大的慕家,只有霍彦朗和她是清醒的,但现在,慕安然也快要不清醒了。

    慕安然紧紧抓着霍彦朗的衣服,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睡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男人撩起来了。

    她惊怕地喊了一声:“别。”

    但下一瞬,已经在迷迷糊糊间失了守。

    慕安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她真的喜欢上霍彦朗了吗?这些天的相处……她一点点的沉沦。

    和霍彦朗和好的这几天,所有的欢好她都是半推半就,甚至有些时候并不愿意。

    一直以来,都是霍彦朗朝她索取。

    可今夜,她竟然有一点点不安,他竟不知道他的情绪由何而起,为何而消?只是觉得霍彦朗这个男人,像是身上裹着一层层雾气,令人看不通透。

    哪怕做着最亲密的事情,慕安然也发现霍彦朗深沉得令人不解,唯独心里,一点点朝着他靠近。

    慕安然心里衍伸出一点点不安,感受着霍彦朗胸膛的炙热,她咬了咬唇,竟然收了收手。

    小手主动攀上霍彦朗的胸膛,温温的唇轻轻在他胸膛上吻了一下。

    霍彦朗一僵,从没有想过慕安然会主动,低着头看着她的瞳仁里,有星星点点的幽光。

    霍彦朗翻来覆去地拨弄着她的心弦,慕安然与他缠绵中,终于忍不住长长吁了一声。

    破碎的嘤咛声,温柔细软,仿佛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对于霍彦朗来说,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让他觉得圆满了,就像是漂泊已久的心,终于找到了它想栖息的归宿。

    一室温存缠\绵。

    ……

    隔壁,慕岚在房间里,脑袋上仰着,怔怔看着自己房间的天花顶。

    她一直傻傻的盯着,时而脸上绽开无心的笑着,像是沉淀在自己的世界里。

    忽然,她又变得敏感,听着空气里传来的声音。

    隔壁的房间隔音非常好,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什么,听着细微的桌椅碰撞声,她脑袋一歪,幽黑的瞳眸混混沌沌,但混沌中夹杂着一丝清明,就这么看着墙面。

    突然,慕岚疯了一般的乱叫,又把脑袋贴上去靠着墙。

    为了不让她伤到自己,她尖利的指甲已经被柳眉吩咐佣人剪掉了,此时她就这么拿着修得短短的指甲和手指头上的肉,一下又一下地扣着慕安然房间方向的那面墙。

    “呜呜……”慕岚呜咽。

    经过一阵子心理治疗的她,眼神难得在今夜变得不那么疯狂和崩溃。

    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痛苦,和恨。

    以及,道不清的执念……

    第二天,清晨。

    霍彦朗和慕安然在一起好一阵子了,但两人在慕安然自己的房间过夜,这还是第一次。

    早晨,阳光从窗口透进来的时候,整好打了些光影在霍彦朗的脸上。

    男人英挺的眉宇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你看着我做什么。”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刚起床的慵懒,又夹杂着三分的惊喜与惬意。

    慕安然顿时红了脸,糟糕……她比他起得早,偷偷看他竟然还被发现了。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被抓包一样害羞的表情,他内心竟升起一股愉悦。

    慕安然一紧张,便会言不由衷:“谁……谁看你了。”

    “那你刚才不是看我?”

    “当然不是!”

    她道答得痛快,可他却不舍得放过她。

    霍彦朗伸出手,想到慕安然昨晚的热情,轻轻拉过了她的手:“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不是看我,那是看谁?你放心,就算是说了实话,也不会有人笑话你。安然,反之……我很高兴。”

    天啦……

    大清早慕安然便被霍彦朗拉着手,被迫听他讲了这番话。

    慕安然原本脸皮就薄,这会儿不由得加深了脸上的红晕,更是红透了一张脸,羞愧得不像话。

    “你……”说什么呢这是!

    昨夜他突然出现在这里,说自己喝醉了,还抱着她一夜缠绵,慕安然隐隐记得霍彦朗最后说的那六个字,“慕安然,我爱你”,这是霍彦朗第一次袒露心声,虽然是在那样的情境下,可她感受得出他当时的认真。

    慕安然的心扑通地快跳两下,然后整个人羞愧得恍恍惚惚,最后又像是脑子里一根弦突然紧绷,顿时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似的。

    她嗫嚅着唇,打了个颤:“霍彦朗,你说你昨晚……喝醉了?”

    霍彦朗眸光幽深,眼底里还带着刚才打趣她的笑意,听到慕安然这么问,一下子就伸直了腰,躺得正经起来,阳光正好,落了几分光线在他的肩上。

    两个人都没穿什么,他避而不答。

    “你骗我的?”慕安然看见他的反应,顿时恼羞成怒。

    慕安然想到自己昨夜借着他醉了做出的那些时,脸上色彩斑斓,羞得一阵一阵的,怒道:“霍彦朗!”

    “你呢?”霍彦朗突然问。

    “什么我?”慕安然不解。

    霍彦朗的眼底,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认真。

    他说他爱她,那么她呢?

    霍彦朗就这么盯着慕安然看,慕安然好像有一瞬被这灼热的目光看穿,整个人僵在原地。

    然后,她脸上的羞怒,一点点收起,最后咬着唇。

    慕安然连耳根都红透了。

    “我不要和你说话!”慕安然详装生气般扭开了脸。

    霍彦朗看着她红透了的耳根,小巧的耳垂子都蔓上了别样的色彩。

    霍彦朗脑中,昨夜和司启明喝酒的记忆回现,他突然把被子一掀,又把慕安然按倒在床上。

    “别离开我。”他沉沉道。

    “嗯……”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常,但慕安然依旧小声应。

    霍彦朗盯着她看,看到她答应了他,不再似以前那样的抗拒他、讨厌他,心底有个地方被蓦地拨动,胸腔里回荡着一阵阵的沉响。

    “安然。”

    “嗯?”

    霍彦朗强有力的胳膊将她一揽,把她沉沉抱住,抱得慕安然都甚至喘不过气来了才将她放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