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都怪你的好未婚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每个人都会有失控的时候,都会做出伤人的事,但只要悔过,就应该被原谅。

    她原谅了霍彦朗,慢慢了解了这个男人,虽然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霍彦朗的深情从何而起,但是她感谢霍彦朗,给了她不一样的爱情。

    她正在学着怎么样去喜欢霍彦朗,去接受霍彦朗……

    可现在,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慕岚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真如宋连霆提醒的那般,是她太过于轻信霍彦朗,一切真的是霍彦朗做的么?

    “那好,既然你说我是你姐,那么我问你,如果有人伤害你姐姐,你会怎么样?”

    “姐……”

    “怎么?慕安然,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既然你没办法回答,就不用再叫我姐了!”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后,慕岚就从未这么好好和她说话过,就连方才她进门,慕岚都是那般冷嘲热讽。

    经过了慕岚疯了这件事,慕安然不舍得再让自己的姐姐伤心难过。

    慕岚遭遇了那种事情,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她都不忍心再令自己的姐姐心寒。

    慕安然咬了咬唇:“如果有人伤害了你,我会讨厌他……”

    霍彦朗冷冷站在门口,垂放的手稍稍一僵。

    慕岚终于满意地勾了勾嘴角,看向霍彦朗,嘴唇上写满了得意,涂着大红色的唇像是一朵娇艳的罂粟花,仿佛淬着毒:“霍彦朗,听见了么?”

    慕岚笑:“你当初那样对我,一定没想到我心智竟然这样强大,不仅没有彻底崩溃,而且还清醒了,记起了一切!霍彦朗,你不是对我赶尽杀绝么?你不是说,安然不会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你不会让她知道么?那好啊,现在我就坐在这里,你过来把我的嘴堵住,如果这一刻你没办法做到封住我的嘴,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岚岚!”柳眉惊恐一叫。

    慕方良听了好一会,这会儿脸色都白了,一直盯着眼前三个年轻人。

    慕岚和慕安然是他的女儿,而霍彦朗就像一只毒蛇,冷静而残酷,如此深不可测……

    “你、你们!”慕方良脸色惨白,气得一口气险些上不来,拄着拐杖难受。

    历经商场,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他向来不把年轻人当回事,哪怕让慕安然好好与霍彦朗在一起,或者让慕岚给宋连霆道谢,都不过是他布罗的一颗棋子,他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还长,女儿应该为自己的事业做贡献,就连霍彦朗……

    慕方良甚至认为,霍彦朗也只是他的一颗棋子,一颗能让他攀上霍家的权势的棋子,一条捷径罢了。

    他对霍彦朗的客气,也不过是伪装出来的虚情假意。

    可现在,他却发现似乎自己才是被玩弄的对象,被霍彦朗蒙在了鼓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慕方良气得狠狠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

    慕岚笑着看着这一切,也不看着霍彦朗了,而是盯着慕安然看:“安然,你知道我出事的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什么吗?你感受过那样的痛苦,应该很明白我的感受才对。”

    慕安然害怕地发起了抖。

    慕岚似乎在故意诱起她痛苦的回忆:“那种被人捆按住手脚,挣扎不得,一双双陌生的手在你身上游走,触碰你最隐秘的地方,你本能觉得恶心,却无能为力,你求他们不要碰你,可没有人会听你说话,你求饶得越痛苦,他们越快乐,这种崩溃的感觉,你尝试过吧?”

    慕安然不禁想起自己在厂房被侵犯的那一次,她简直犹如从地狱坠入了天堂。

    慕岚勾着唇望着慕安然笑:“是不是想起了那种感觉,很痛苦对不对?可惜,我受到的折磨比你所受到的折磨,更残忍,更持久!”整整大半夜,她在近十个男人身下痛哭求饶。

    慕岚想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喊叫,仍然阻止不了那些下贱的男人在她身上弄来弄去,想到那些犹如硬铁一般的器物刺进了她的腿间,她就忍不住想去死。

    可是,想到这些都是拜霍彦朗所赐,她便又舍不得去死。

    她要活着,报复霍彦朗,报复慕安然。

    “安然,你知道姐姐为什么这么惨?都怪你的好未婚夫,是霍彦朗!”

    慕方良一张脸已经黑得像炭一样,慕岚说的每一句,不仅是发生在慕岚身上的耻辱,更是慕家的耻辱。

    堂堂慕家大小姐,竟然被一群穷鬼流氓欺负!

    如果他不能替慕岚讨回公道,那么也不配当一个父亲!

    “岚岚,还有什么,你全说出来!今天既然人全到齐了,那么我在这里就非要替你讨回个公道不可。”

    柳眉也皱起了眉头,一阵心疼。

    慕岚是她的女儿,虽然跋扈了一些,可从小被捧在手心的姑娘,怎么就这么遭遇了这样不人道的事情。

    “姐……”慕安然恐惧。

    “别叫我姐!都是因为你,霍彦朗才会这样对待我!他认为是我伤害了你,所以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被十个男人轮流玩弄,差点死在那间地下室里,这种痛苦的感觉你尝试过吗?”

    “就因为觉得我欺负了你,他就要这样对我!”

    “难道不是吗?”一直没有出声的霍彦朗,蓦地冷冷出声。

    在场的人都反抽了一口气,慕方良黑着脸看过去,柳眉也担忧地看向了霍彦朗,慕安然则白着一张脸,嗫嚅着唇,望着霍彦朗。

    霍彦朗紧抿着唇,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霍彦朗……”慕安然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好啊,安然你看看,他没有否认不是吗?他竟然反问我,‘难道不是吗?’所以,这就证明了,他果然是因为你,所以才要报复我。安然,我被轮\奸全是因为你!”

    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就连柳眉、慕方良都看向了她。

    慕安然的心像是猛然炸开,把自己的理智炸得支离破碎。

    慕岚崩溃的笑着,把自己的伤口一寸寸剖开给她看:“我知道,口空无凭,光说是没用的。”她看向霍彦朗,“我有证据。”

    霍彦朗冷冷地看着慕岚,宛如看着一场闹剧,“嗯,然后?”

    慕岚一下子又被气得不行,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这样,只要他不上心的人或事,从来这般不给面子,事已至此,霍彦朗仍像是事不关己,将一切高高挂起。

    慕岚抖着手,直接从身后拿出了文件袋:“证据!这些都是证据!”

    “霍彦朗,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么?以为我醒不来么?还是你以为,就算我醒了也对你造不成威胁?你可以不顾慕家面子,做出伤害我的事情,但安然呢?安然知道你自作主张,为了她而伤害她唯一的亲姐姐,她会原谅你吗?她能原谅自己吗?”

    霍彦朗挺拔的身形终于动了动。

    慕岚看他有反应,更加凄厉地笑着,用一种极度哀婉的眼神看着慕安然。

    这种眼神,就像是一种委屈的、无声的控诉。

    别说慕安然经历过那种可怕的事情,差一些就叫人欺负了去,她几乎可以感同身受,而慕岚……确确实实是被人轮\奸着。

    慕安然难受得发抖,浑身冒出了小鸡皮疙瘩,双眼失去了焦距,痛苦地望着所有人!

    “不……不是这样的。”慕安然喃喃道。

    慕岚笑:“不是这样的?事实就摆在面前!你们一定都想不到,我不仅醒了,我还有证据!”

    慕岚突然把文件袋里的东西抽出来,“啪——”地一声,把东西全都摔到了桌上。

    慕方良冷冷看着桌上的照片,柳眉倒吸一口气。

    慕安然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刺眼,她这些天和霍彦朗的甜蜜,突然就像个笑话。

    文件袋里的照片被人调光处理过,所以哪怕是晚上照的,照得有些仓促,也依旧清晰可辩。照片上几个身形魁梧的男人从行李箱里将慕岚拖出来,动作毫不怜香惜玉,像是卸货一样,将人搬出来。

    慕岚的目光也落到了这张照片上,再次看向被人像死猪一般对待的自己。

    慕岚大红色的唇死死咬着:“看见了吗?这就是现场!凭着这张照片,我就可以去告你。”

    “然后呢?”霍彦朗的声音丝毫没有起伏。

    就好像,今儿这晚并不是在对峙,只是在闲聊,聊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

    慕岚爱极了霍彦朗这样的男人,处变不惊,哪怕在这样的情形下依旧如此有风度,可惜这些风度这会儿变得有令人心寒,越加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谁都无法读懂霍彦朗此时深邃的目光中藏着什么,是喜?是怒?

    慕岚简直要被霍彦朗不缓不徐的声线激怒,她找出另一份资料:“然后?然后霍总可以看看照片上的人,是不是这位?还有这位名叫黑贡的男人,应该不用我多说,你认识吧?”

    慕岚自嘲地笑了笑:“也是,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不过是你手下的一条狗!”

    “岚岚!”柳眉猛地出声。

    慕岚继续说道:“只要我在口供上说出那一晚我见过你,再加上这些照片和资料,就应该能确定你是幕后主使的嫌疑了吧?霍彦朗,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坐牢?堂堂‘擎恒’集团的总裁,主使一场强\奸案,应该很精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