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婚礼还没动静,老婆先没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脸色一片死白地站在慕家二楼自己房间的窗边,一双眼睛水汪汪地一直盯着楼下霍彦朗的车子,直到霍彦朗上了车,薛北谦将车子发动,她才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慕安然觉得委屈,觉得不甘,觉得气恼,却不得不死死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哭出来。

    如果都是她的错,那么就让她来承担吧!

    一直到霍彦朗的车子开出慕家别墅,慕安然才彻底蹲了下来,一个人坐在窗边一言不发,脸上白得跟一张纸一样,房间里面死一般的寂静。

    都是因为她,事情才会变成这样……霍彦朗为她而动了怒……

    慕安然心里也泛出了一点点冷意,在此之前,霍彦朗藏得滴水不漏,哪怕是慕方良请他找出背后的人,他也欣然应允,而他在她面前,也像个没事人一样,一句“不知道”便将她的疑虑彻底打消,愧疚之余,是她太相信他了么?

    慕安然把自己紧紧抱住,缩成一团。

    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读不懂霍彦朗。

    环城高速,薛北谦在霍彦朗的示意下,第三次将车提速,眼看着速度已经提到了170迈,哪怕这车性能再好,薛北谦都忍不住心慌。

    “学长,我们去哪?”

    薛北谦微微把脸一侧,入目是霍彦朗一张冷脸。

    夜色下,道路两旁的路灯照得霍彦朗眉目深沉:“停车,去买点酒,陪我喝两口。”

    霍彦朗星眸朗动,薛北谦从他眼底看到了不痛快,话到嘴边,最后还是没劝。车子驶出环城高速,薛北谦把车停在了一家小超市门店前。

    借着去买酒的机会,薛北谦偷偷给司启明拨了个电话。

    霍彦朗一向来和戚风关系最好,可戚风偏偏是个不正经的,倘若戚风来了,薛北谦已经料想到两个人大喝一夜,最后戚风拉着霍彦朗上夜店的结局,加之,戚风也不在a城。这阵子在a城的人,只有司启明和宋逸松。宋逸松性子冷淡,与霍彦朗关系在这些人里排尾,薛北谦想来想去,这种时候还是找司启明来最安心。

    “学长,给你。”薛北谦拎着几瓶酒从超市出来,直接将一部分递给了霍彦朗。

    “一会我开车。”

    霍彦朗抬头瞟了薛北谦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暗着脸色将一瓶酒打开,直接猛地一灌。

    霍彦朗素来没什么不良嗜好,在国外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去图书馆,看书之余会跑到外头走廊抽一根烟,他不嗜烟,却迷恋那种淡淡的清香味,有祖国的味道。后来回国以后,与之前的朋友联络得多了,戚风常常闹着要去夜店喝酒,霍彦朗倒也不拒绝,陪着喝上两口。

    久而久之,不开心时借酒精纾解心情,就代替了国外看书的习惯。

    司启明开车从营区赶过来的时候,看到高速路出口的小超市摆放的桌椅前坐了两个人,薛北谦显然一直在等他,而霍彦朗闷声不做气,桌子上躺着几瓶酒,看样子喝了不少。

    “怎么,不开心?谁又惹你了。”

    霍彦朗很清醒,看了一眼薛北谦。

    “学长,我去车上,你们聊。”薛北谦自觉离开,把人交给司启明。

    薛北谦一走远,司启明就动作自然地随手拿了一瓶酒,开瓶器一开,清脆的开瓶声响起,司启明也喝了一口。

    他出来得急,并没有换掉制服,于是两个相貌英俊的男人,带着格格不入的气势,屈身坐在破旧的小门店前。

    “昨天你来找我喝酒,今天你的助理找我来陪你喝酒,你最近酗酒成性,需要人来救?”

    司启明的话里带着淡淡的调笑,霍彦朗皱了皱眉头。

    “怎么?我人都到这里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回又是和慕家小姐吵架?”

    “没有。”

    “那是什么?”司启明记忆中的霍彦朗并不是这么容易动容的人。

    霍彦朗早在他来之前就喝了不少,把瓶子里的最后一口喝掉,在西服里摸索了一会。

    司启明顺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递给他。

    霍彦朗接过,声音冷冷淡淡,带着些许疲惫:“慕安然要和我分开,慕方良做主要和我解除婚约。”

    “怎么?慕方良这人向来利益为上,好不容易与霍家攀上了这门亲事,听说慕安然的姐姐前阵子出了事,他只剩下慕安然可以攀高枝,怎么舍得放开你这棵大树?”

    霍彦朗轻嗤一声,喝了一口酒。

    “慕岚的事,我做的。”

    司启明顿然止住了接下来的话,干脆一言不发陪着霍彦朗喝酒。

    过了一阵子,司启明才说道:“你早知道会有今天。”

    霍彦朗突然抬手,捏了捏自己眉心。

    “慕安然是我的底线,我知道如果动了慕岚会有这种后果,所以当时那种情况下,根本就不考虑这些,就算考虑了也根本不会改变当时的决定,所以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司启明噤了声,远远看着霍彦朗停在远处的车,薛北谦站在车旁边正在低头想事情。

    似乎知道有人在看他,薛北谦抬起头,远远对上了司启明的目光。

    司启明百无聊赖地挪开了视线,又落回到霍彦朗身上:“你对付慕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我眼里再正常不过,不管是因为慕家的缘故也好,还是因为慕安然也好,慕岚都不可能安然无恙。撇开对付慕家不说,身为男人你要保护慕安然无可厚非,只是恕我多嘴一句,你对付慕家的人的时候,就应该早想到这一点。”

    霍彦朗皱了皱眉头,不否认,只是重新开了一瓶酒,又喝了一口。

    “然后呢?”

    “然后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差劲,但这件事情是情理之中。之前我就问过你,那件事情,想好了?你说,慕家你不会放过,但慕安然你也要。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慕安然在我眼里看来,也没那么好。就因为她救了你,给了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种可能,所以她在你眼里是个宝贝,但目前为止,她只是我人生里的陌生人。”所以,他能够冷静地看待问题。当然,这后半句司启明并没有明说。

    “要不然,你二者选其一,放弃为难慕家,或者放弃慕安然。为了慕安然而放弃你霍家家破人亡的仇恨,你愿意?”

    “司启明,你知道什么叫执念?”

    司启明不回答,干脆挑眉恭听。

    “这个词原来是佛教用语,指对某一事物坚持不放,不能超脱。要对付慕家,是我这些年来活下去的目标,是心里的执念。而慕安然,她也是我的执念。”

    那些远在大洋彼岸的日子,他为了出人头地,受再多的苦也不怕,一是为了讨回公道,肮脏的人坐拥荣华富贵地活着,而正直的人却坟头青草都与人齐高,如果不做些事,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了正道可言。但一个人不能永远陷入那种痛苦的状态中,长久以来,慕安然是他唯一的信仰。

    他盛势归来,不仅仅是为了复仇,更是为了她。

    “执着于事和执着于人都一样,没有谁轻谁重,既然都是执念,就哪个都不能放下。”

    司启明蹙眉,也不再劝,“既然如此,随你。”

    霍彦朗看得比谁都清楚,这些事情他想管也管不了。

    “喝吧。”司启明换了一副懒散的态度,打趣道:“上次你不是说在筹备婚礼了?婚礼还没动静,老婆先没了,打算怎么办?”

    “……”

    “慕方良做事向来周全,底气这么硬,非要以慕岚这事做借口解除婚约,想必也是考虑好了。这位慕总倒不见得有多生气,而是嫌你太难拿捏。”

    “呵,是吗。”霍彦朗一声冷笑。

    那他倒要让他看看,他霍彦朗真正动起怒来,到底有多难拿捏?

    司启明正好坐在霍彦朗的侧面,从这个位置看去,眼前的男人暗瞳深邃,嘴角轻扯,冷冷勾出冰冷的弧度。司启明摇了摇头,之前霍彦朗对霍家做的,不过是小打小闹。

    慕安然是慕家人,霍彦朗再过分,也会看在慕安然的面上,思前想后。

    慕岚如果不是太不长眼,偏偏触及了霍彦朗的底线,也不会被霍彦朗如此教训。

    司启明拿起酒,又喝了一口:“好了,太晚了,我明天早上还有事,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叫薛北谦过来。”

    “不用。”霍彦朗拿着空酒瓶罐子,眼神明明灭灭。

    他的嗓音低沉,不缓不徐:“我还好,自己可以回去。”

    “呵。”司启明笑了一声,“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少做些让人担心的事情。”

    司启明站起身,远远朝薛北谦打了个招呼,让薛北谦送霍彦朗回去,这阵子情况都不会太明朗。

    “对了,顾盼回来了。”司启明走之前,冷不丁丢下了这句话。

    霍彦朗拿着酒瓶子的手一收,将东西一放。

    霍彦朗盯着司启明离去的背影,他上了车,什么也没再多说,而是在黑夜里留下了一道汽车启动的声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