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我连在你房里呆着都不行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学长,我们回去?”

    薛北谦开车,霍彦朗坐后座,这两天酒喝得有些多,下午本来就有个饭局,晚上又和司启明喝了几瓶,霍彦朗难受地捏了捏眉心的穴位。

    “今天是月末,也是周五,学长你回霍家还是回‘时代’?”

    汽车后座上,霍彦朗突然抬头,他虽然头有些痛,但目光却分外清明。

    “把车调头,去慕家。”

    慕家,暴风雨之后的寂静。

    霍彦朗站在慕家之外,静静看着这栋价格不菲的宅子。

    这些天,慕家接二连三地出事,就连慕方良都没怎么休息,不过晚上十一点,整个慕家就漆黑一片。霍彦朗站在楼下往上看,看到唯有慕安然房间的灯亮着。

    不一会,就连角落里的这间房,都灭了灯。

    “你在这里等我。”霍彦朗对着薛北谦道。

    薛北谦站在这里等了霍彦朗很久,现在又要继续等,他看着霍彦朗:“学长,嗯。”

    霍彦朗也没再多说什么,让薛北谦把车子引擎熄掉,直接当着薛北谦的面把西服外套脱了,搭在车上,挽起了白衬衫的袖子,直接翻了进去。

    霍彦朗这不拘小节的样子,让他想到在国外留学时品学兼优的学长,一下子觉得亲切,于是直直盯着霍彦朗矫健的身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霍彦朗跳进了院子,来到了慕安然房间前的树,借着树干的便利,从院子里爬到了慕安然窗外,慕安然没有关窗,他一下跳到了窗台上。

    慕安然在里头已经睡下,但还没睡着,看到房间突然蹿出了人影,猛地吸了一口气。

    “是我。”霍彦朗缓声道。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酒味。

    慕安然一下子从床上坐直起来,看着月光下坐在窗台上的霍彦朗,他出现得像梦一般,虚幻得一点儿也不真实。

    “霍彦朗……”慕安然喃喃道。

    而下一刻,慕安然的心仿佛被人捏住似的,像是袋鼠被人踩住了尾巴,不得不放开了怀中的幼儿,那种不忍心偏偏要割舍的痛,就好像钝了的刀子一直在她心口间磨蹭,切割得她血肉模糊。

    “你来做什么?”言语里带着戒备,还有刻意拉开的距离。

    “安然。”霍彦朗带着酒气。

    “你离我远一点!”慕安然叫。

    霍彦朗眼底,竟浮现出一点点受伤的神情。

    “你昨晚坐在这里等我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霍彦朗指了指昨天的书桌。“才过一天,你就要把我当仇人了?”

    不,不是一天,只是一个晚上。

    慕安然咬着唇,满心痛楚:“……”

    她顺着他的手势,往他所指的地方一看,昨天晚上他心情不好,也是喝醉了,所以来她这儿。那个时候,她正陷入胡思乱想中,接到他要过来的电话,高兴得不行。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看书等他,翻来覆去都是那页纸。

    满页的字一点儿都没读进去,泄露了她的心思。

    想到昨夜的沉沦,甜蜜到喉间发甜,现在却让她四肢末骸都在发寒:“不要说了。”

    霍彦朗黑着一张脸,步步逼近:“不要说,为什么不要说?”

    慕安然忽然觉得难堪,她只想静一静,所以她逃一般上来了,和他说完“分开”,就像逃避现实一样,躲到了这儿来。她明明看到他开车走了,现在却又看到他回来了。

    慕安然惊恐地望着霍彦朗,闻着他身上的酒味,难受道:“你醉了!”

    “我没醉。”霍彦朗沉声。

    他步步逼近,靠近了她的床。

    慕安然闻到了浓浓的酒味,随着他的靠近,这味道一点点加重,仿佛他呼吸出来的,全是酒。

    霍彦朗挑了挑眸,越发觉得好笑。

    昨晚他明明没醉,却因为想见她,想要她,想缠着她,所以告诉她,他醉了。

    而今晚他明明真的有些醉了,心情差到了极点,却迫切地想告诉她,他没醉。

    他不是因为醉了,所以才想来缠着她。

    霍彦朗心里不是滋味,盯着慕安然脸上疏离的表情。

    慕安然惊恐看着霍彦朗,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咬着唇,舌尖一点点苦涩蔓延。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阵。

    霍彦朗突然头疼,他坐了下来。

    慕安然下意识吓得一退,退离得他远远的,一个人在床边,而她缩到了床角。

    霍彦朗回头看了她一眼,这目光过于深沉复杂。

    慕安然的心瞬间被一揪……

    “是不是出了这样的事,你就决定判我死刑了?一点点也不考虑我的想法,不想理会我的初衷到底是为什么,总之就是无法原谅我做出这样的事?”

    慕安然缩在角落里看他,月亮的光线从窗外投射下来,刚好落在霍彦朗的脸上,他的半边脸在光亮里,半边脸沦陷在黑暗中。他的眸光裹着淡淡的冷意,还有些难以言说的失落。

    霍彦朗突然觉得心口凉,他费尽心思爬进他房间,本意并不想被这样对待。

    慕安然张了张嘴,“霍彦朗。”

    她苦求:“我求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为什么做这样的事,好不好?”

    理由,大家都心知肚明,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所以也没办法再面对他。

    慕安然心口发酸:“今晚在楼下,你也听到我爸说了,我们……”哽了两声,“解除婚约。”

    “这也是你的想法?”

    “……”慕安然剩余的话卡在嘴里。

    “如果我说我没醉,我今晚来找你,就是想知道你究竟怎么想的,你愿不愿意说实话?”

    “你说我们分开,可我不愿意,你能不能考虑我的感受,哪怕一丁点?”

    慕安然僵在角落里。

    “对不起……”

    “我不要对不起,慕安然,我们在一起,嗯?”

    霍彦朗目光变得清朗,“如果我们这段关系的开始,来源于我的逼迫,那么这一次,借着这一次的事情,我们重新开始,重新在一起,行不行?”

    除非这样,否则,他绝不会允许她和他说分开。

    “霍彦朗,你不要这样!”慕安然浑身发起了抖。

    她借着月色,看到了他眼底的执念。

    慕安然突然眼睛发酸:“我不知道你究竟明不明白……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

    “姐姐说得对,我没办法面对这件事,我的姐姐因为我而受到了伤害。”

    “那她伤害你呢?”

    在s市和旧厂房对慕安然强奸未遂的人,都是慕岚安排的,如果是自作自受,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呢?霍彦朗在心里问。

    慕安然打断了他的话:“即使是那样,我也愧疚!早在姐姐疯了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恨她了。”

    “她认为我抢了她的幸福,她那样痛苦,而我还……”喜欢上了霍彦朗。

    他为了她下厨,陪伴在她身边,接她下班,两个人一起去吃a市的美食,开着车一起逛汉江……这阵子,她和霍彦朗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甚至,她刚进“慕氏”什么都不懂,而霍彦朗只因为她一条短信,就从“擎恒”来到她的身边,办公室里,还那样亲密无间。

    慕岚这样说,让她觉得自己变得很可耻,是她偷了姐姐的幸福。

    现在,因为眼前的男人喜欢自己,还让姐姐受到了这样的侮辱。

    最可怕的是,尽管发生了这样的事,在慕岚要求她和霍彦朗分开时,她还有一点不舍和犹豫,就连慕方良都说了,作为父母无法原谅这件事情,可她作为妹妹还……

    所幸,最终她做出了决定。

    慕安然哽咽道:“霍彦朗,你就当做我们有缘无分好不好?不要再因为我做出伤害别人的事了。就算姐姐不好,可她也是我姐姐。”

    “你这样对她,我没办法原谅你,更没办法原谅自己……”

    慕安然难受得呼吸都急促起来。

    只要她想到,慕岚因为自己而被人关在地下室里侮辱,许多男人对她做出一些令人难堪的事情,她就觉得害怕、惊恐、极度的愧疚。

    这种愧疚,像是被养在岸堤的白蚁,将她的理智一点点吞噬干净。

    她和霍彦朗的感情本就不纯粹,一路走到如今很艰辛,一直以来都承担不住一点点重压。

    从前,慕方良逼迫她和霍彦朗在一起,现在两个人想在一起,反倒不能在一起了。

    “我们是真的不可能了。”慕安然哽咽道:“时间不早了,你快走吧。”

    她催促他:“要不然,闹醒了家里的人,爸妈和我姐姐知道你在我房里,又要出事了。”

    “我现在连在你房里呆着都不行了?”

    想当初,他进来她的房间,慕家的人求之不得。

    霍彦朗的眉头一点点往深里皱。

    慕安然难受:“今天过后,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了,霍彦朗,我们分开吧。”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与她说这样的话。

    突然,霍彦朗发疼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他把手往慕安然所在的地方伸,慕安然本来就难受缩成一团,说出这些话就像要她的命似的,心疼得一抽一抽的,也没料到坐得有一段距离的霍彦朗伸出了手。

    他突然将她一拉。

    “唔!”慕安然一摔,整个人往前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