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给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猛地落入了一个宽厚带着浓烈酒气的怀抱,鼻尖正好磕在霍彦朗的胸膛,他沉猛的心跳声一声声传来。

    慕安然忽然鼻子一酸,想到两个人的关系就此打住,不由得丝丝发凉。

    霍彦朗这男人,她从来看不透,经过这次的事情,也不再奢望能读懂他。

    “你放开我!”慕安然急叫。

    忽然,察觉自己的睡衣领口被人猛地一拎,慕安然被迫抬起头来,下一刻,温润的唇已经堵住了她所有叫骂的话语。

    “霍彦朗,唔……”所有的气恼、不甘、心寒都被迫吞咽回去。

    只有带着浓烈酒味的气息缭绕在自己唇齿间,这个味道并不好闻,可霍彦朗的吻太有侵略性,她被迫接受他的气息。

    昨夜他的动作还那么温柔,这一刻却像变了一个人,动作霸道,带着一点愠怒。

    “霍彦朗!唔,你放开我……你这是做什么?你不要这样!”

    霍彦朗不听不闻,没有情绪的声音从牙缝间挤出来:“你如果非要这么大声,我不介意将你家人全都吵醒。”

    “你放开我!”她忽视他的警告。

    慕安然没想到,霍彦朗是真的不打算放手了。他将她猛地按倒,慕安然摔躺在床上,这一按,弄出不小动静。

    外头,也随之传来走动的声响。

    慕安然猛地一点声音也不敢出,只是愣愣望着霍彦朗。

    身体每个神经仿佛都在抽搐,她哭道:“你到底是想做什么……霍彦朗,够了好吗?”

    “我们可不可以好聚好散?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不要怎样。”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伸出了手,轻轻缭绕着她的发丝。

    她身上的馨香如此熟悉,就在昨晚,她的头发还缭绕着他的手臂。早上起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在打闹,她撒娇的样子那么可爱,羞怯的样子也让人不忍心在逗弄她,而现在,慕安然却圆瞪着眼睛,眼底全是对他的排斥。

    对他所有触碰的排斥。

    “你今天早上才答应我,不会离开我。”霍彦朗沉了声。

    “那是今天早上!”

    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两个人发生改变,从此就该形同陌路。

    慕安然抱着肩膀缩成一团,尝试坐起来,离他远一些:“放手吧,霍彦朗。”

    “让我有些尊严的离开,好不好?”如果她继续和他在一起,她会愧疚一辈子!

    “如果姐姐不出事,没关系,我们可以在一起,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和你在一起?”

    霍彦朗凝着阴沉的眸子看着她,一言不发地又将她按下来,他的唇舔舐着她的唇瓣,慕安然意外发出难堪的声音,他干脆将她堵得齐齐全全。

    “够了。”

    霍彦朗声音沉哑,被她弄得很烦躁。

    慕安然继续请求道:“所以,霍彦朗,求求你,我们放过彼此吧,好不好?”

    她含着泪,“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以不正常作为开端,现在这样刚刚好,可以让一切回归正轨,你就当没认识我,我也当做没和你在一起过,行吗?”

    霍彦朗不说话,慕安然难受地望着他:“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从一开始,我就是被你们逼着走,我是人,不是动物!这一次,让我自己决定行吗?”

    “你的决定就是离开我?”

    “是!”

    霍彦朗的手慢慢收紧,炯炯有神燃着怒火的沉眸看着慕安然,仿佛想把她的心和肺看穿:“有时候,我真想知道你的心是拿什么做的。”

    慕安然哽着声。

    她不回应,一室的寂静。

    这种安静让人觉得无助和尴尬。

    霍彦朗酒劲上头,直接返了身,按住了她。

    慕安然一动也不动,咀嚼着他刚才的话,一双委屈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霍彦朗又再一次看得心烦,没想到她是真的要和自己断绝关系,心底一燥,又再一次吻了上去。大手停在她的腰间,一点点收紧,缓缓往上。

    慕安然呼吸急促,就在又一次意乱情迷之前,收回了思绪,使了浑身的劲推开他:“够了!霍彦朗……真的够了!”

    霍彦朗盯着她看,房间里没有开灯,狭小的床上两个人彼此亲近着,没有灯光,只有窗外的月色带来的光亮,让他能隐约看到她的神情。

    慕安然眉眼稍间全是痛苦:“霍彦朗,我们的关系就此打住吧!”

    她推开他:“你很烦,知不知道?你给我带来的,全是痛苦。”

    “全是痛苦?”

    “对!全是痛苦,一点点快乐都没有,我搞不懂你,也不再妄想读懂你,我不想要这种反反复复的关系了,快乐是你给的,痛苦也是你给的。你不要再纠缠着我了,发生了这么多事,也证明着我们不适合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只会伤害别人……也只能彼此互相伤害。”就像这一刻,她知道这些话很伤人,可却依旧不得不说一样。

    霍彦朗问她,她的心是什么做的,她也想知道……

    可她更想知道,他的心究竟是拿什么做的?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你做了那样的事,我没办法原谅你,你就当做是我不知好歹,放了我,行不行?”慕安然心跳得好快,一抽一抽的。

    说出这样绝情的话,连她都要无法原谅自己了。

    “慕安然。”霍彦朗在黑夜里的目光,像豹子一样。

    “不要再喊我的名字了,以后我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也不要再见面好不好?”

    “如果你还算是一个男人,就不要再这样缠着我,在我心中,霍彦朗不是个无耻的人。”

    “所以,我如果缠着你,我就是无耻的人?”

    “是!”

    “那你就当我是个无耻的人。”

    只要别让他放开她,无耻也好,卑鄙也行。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沉沉的暗光,刺得她眼睛发痛,激动得嘴唇都在哆嗦。

    “如果无耻就能够得到你,那么我愿意无耻下去。”

    “霍彦朗,你!”慕安然无力出声。

    霍彦朗按着她,低着头又要凑上去,心很烦,喝了那么多酒,也不能够让他冷静一些。现在唯有她身上的味道,能够让他舒服一点。

    他这辈子都不能没有她。

    慕安然看着他执着的样子,而自己非要逼他与自己分手,心窝也在一寸寸麻掉,口不择言:“霍彦朗,我不知道你的家庭教育是怎么样的,如果你认为豪取抢夺就能得到一切,如果这就是你的人生的话,那么我无话可说,但你这样逼我,我不会开心,你也不会开心。”

    “那又怎么样。”霍彦朗埋头于她颈间,低低的声音从她肩窝传来。

    慕安然打了个颤:“如果我是你父母,我会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

    霍彦朗颀长的身躯,终于猛地一僵。

    霍彦朗的手指缓缓收紧,在慕安然身侧穿过,把绸滑的床单捏出一片皱褶。

    慕安然哽声:“所以,如果你还有一点点尊严,就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你也不要再逼我了,尊重我一些好么?也是在尊重你自己。”

    “不要让彼此那么难堪。”

    慕安然的话仿佛一根针,扎得人生疼,房间里静了许久,霍彦朗低低地笑。

    “好。”

    “既然是这样,那么如你所愿。”

    她为了离开他,连他父母都扯上了。

    “……”慕安然听着他的话,一下哑然。

    慕安然怔怔看着霍彦朗,只见他皱着眉头,似是在沉思,眉眼稍间有着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绪。

    霍彦朗放开了她,从床上起来,退开了两步。

    距离拉开了,慕安然得以呼吸,可她的心里却没自己想象那般轻松。

    她……是不是说重了?

    “霍彦……”她想开口,却对上霍彦朗冷漠的目光。

    这目光,看得她一沉。

    她的话语就像一个警钟,闷声一敲,唤回了他所有的理智。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给你。”

    慕安然难受得发抖,却仍在嘴硬:“霍彦朗,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下一次,我们就是陌生人……”

    霍彦朗站在窗边,刚才几番瞎闹,她挣扎间让他也变得衣衫不整,此刻,他轻轻整理了身上的衬衫,白衬衫黑西裤的打扮,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倨傲。

    现在,眉眼间透露的冷然,眼底藏着几分黯然受伤的神情,看起来极度复杂。

    慕安然有一瞬害怕失去他的恐惧感。

    霍彦朗冷睨了慕安然一眼,转身跃上窗台。

    窗台不低,可他的长腿轻易便迈了上去,衬着月光,好像他不是翻墙而来,此时更像是在出席一场时尚宴会。

    慕安然心想,两个人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这样也好,终于能回到正轨。

    可是,看他真的要走了,也不再和她说“慕安然,我们在一起,嗯?”,她心里更是难过,但这一刻只能隐忍着,不让他瞧见。

    她语出伤人,虽然很愧疚,但也确实是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霍彦朗不再执着于她,两个人终于结束了。

    陌生人……再见面就是形同陌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